觀點/捐血中心是黨產?──政爭共業,要全民承擔嗎?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本文為「名家專欄」投稿文章,言論與圖片皆不代表本站立場。 按此投稿

觀點/捐血中心是黨產?──政爭共業,要全民承擔嗎?

2017/01/14 18:00:00
  • A-
  • A
  • A+

文/Cansi Tu

你可以與我為敵,但請不要與捐血中心為敵。因為,每一袋血,都是捐血人無私的愛心,和用血人的救命希望。

105年12月28日鏡週刊做了輸血感染愛滋病的不實報導,時隔2星期,在106年1月11日再次刊登了賣血買屋坐擁大筆資產的攻訐報導;前者道了歉,後者呢?就算再次道歉,也已經造成名譽上的傷害。

週刊一出,許多電子媒體紛紛轉載,詢問、質疑、指責電話不斷,聲明稿發布後,秒進萬人。我不知道使用「爭政」二字是否貼切,但對於週刊標題中的「不當黨產」這樣的字眼,我只能聯想到政治糾纏與理不清的原罪。

身為一個將目前為止半輩子歲月奉獻在捐血事業中的我來說,接了一整天關於捐血中心員工有高薪、捐血中心有房產、捐血中心賣血、捐血中心是國民黨黨產、捐血中心應該收歸國有……等的電話轟炸,回想十年前水果日報類似的抨擊,我也是日夜與輿論搏鬥,發表報上短文隔日,民眾打來指名道姓的謾罵,也讓我一度對人性失去信心;就算如此,即使經歷過這些,寫了無數新聞稿、聲明稿後,我仍然忍不住落淚哽咽。

我難過的是,不論執政黨是要炒作或是有什麼陽謀陰謀,難道可以棄民眾的醫療權益於不顧?民眾容易受到媒體煽動,尤其關於黨產的敏感話題,民眾不捐血,受害的又是誰?這些無的放矢的人,如果對民眾造成影響,降低捐血意願,造成傷病患者急用血時卻無血可用,又該怎麼辦?設身處地想想,若正好您的親朋好友要用血,那種焦急的心情又該如何面對?

我自己的父親、母親都用過血,當血袋掛上,我真心感覺那是救命的血液,雖然我的母親最後仍然過世了,但是曾經使用過別人的愛心,那感謝是無法抹滅的。所以我很痛心,不論是民進黨立委們的虎視眈眈,眼裡只有資產和黨產,或是聽信謠言認定血都是拿去賣的所以不應該捐血的人們,我只想說,當有一天,自己或是家人需要用血時,真心祝福大家都有血可以用,不要擔誤任何救命的片刻。

▲捐血車。(圖/翻攝自藝人林珈安臉書)

週刊報導:我們是黨產,已送黨產會處理?

我都做了這麼久,我從來不知道我們是黨產?請問國民黨養我們了嗎?在我們曾經吃緊的時候有伸出援手嗎?有人真的關心過台灣醫療用血一路走來的艱辛路嗎?

早期的醫療用血都是由一批職業的賣血者在把持,就是俗稱的「血牛」;但對於捐血者及受血者而言,倚賴職業血牛其實是有風險的事。雖然自民國44年7月1日由紅十字會台灣省分會成立血庫管理委員會,分在台大醫院,及各地省立醫院設置血庫,號稱血液銀行;但國人觀念保守,再加上職業賣血者因為有價供應而能獲得報酬,在供需無法獲得自然平衡的狀態下,就會形成一個供應鏈。而血液買賣的行為不僅有金錢誘因,而且有違文明、傷害國家形象,也會造成道德低落;但在血液銀行無法滿足醫療用血的狀況下,只得使用血液買賣供應鏈所提供的血液,為了提高血液供應量,就會降低整體的血液品質,如果血液的供應只有利益,就會助長不法的血牛組織,擴散血液疾病,造成更多的醫療負擔。

所幸時任血庫管理委員會執行委員的季怡先生,已料得此風不可長,因而擔任開路先鋒,多方奔走,獲得一些企業、社團的支持,進而籌組捐血機構,並由當時的台灣紅十字會分會會長蔡培火先生領導,結束血液銀行20年來無法滿足醫療用血的歷史,積極推動捐血救人的觀念,將台灣血液事業帶入一個新境界,成為歷史的創造者。

為了實現無償捐血並且供應無虞的目標,在經費拮据的草創時期,包括捐血車、血庫、離心機等設備,均靠勸募捐助而得;甚至連採血人員也難以招募,有時還需要請三軍總醫院、榮民總醫院支援人員採血。民風未開,加上中國人傳統觀念使然-「血液是何等寶貴之物,怎麼可以捐出去?」的想法,捐血機構的工作人員在外出宣導及勸募時,可謂挑戰重重。

說穿了,如果沒有今天的茁壯,仍然是一個爛攤子,這些有心人士又何故覬覦資產?

▲圖/中央社

週刊報導:本會由國民黨政要掌控,資金流向不受控制?

血液機構成立之初,有其時代背景,為了要推動這個大型的社會運動,必須要有有力人士來協助推動,所以找了在那個年代有影響力,也願意推動這件事的人來參與,不是再正常不過了嗎?民國60年代,和現在是截然不同的社會環境,當然不可同日而語,連這種簡單的邏輯也不能思考嗎?

所有的收入、支出,都要受到檢覈的,扁政府時代開始安排官方董事4席,說扁無力影響,扁總統當時可是樂得來捐血,怎麼不說?小英總統,支持捐血嗎?今年例行的高次數績優捐血人晉見總統活動沒有參與,大家都感到遺憾,對於這些熱心的捐血人,要見元首的機會一生就這一次。

歷任董事長,做最久的是林國信老董事長,是台大醫院院長,也不是什麼國民黨政要,而且他可是位深綠人士,又避而不談了嗎?

週刊報導:43年來不斷在全國購地買房,坐擁50億元資產,儼然成為房產大亨?

一個捐血機構,從募血到供應,中間有多少繁複的流程,請問這些不做功課也不求證的人知道嗎?捐血、分離所使用的儀器、耗材,檢驗篩檢的設備、試劑,供應端的儲存、運送,全都需要成本、人力,每天要處理大量且適應不同病患所使用的血品,需要的是專業的技術和人員;難不成大家以為血從左手捐進來,右手就輸到病人身上嗎?這樣的血,大家敢用嗎?

為了要處理這些醫療用血,我們當然得要有自有房舍,去規劃各種專業設備的建置,如果今天我去租個房,隔個幾年,對不起,租約到期,再重新找新地方租賃、重新建置設備、重新評估,然後捐血人又找不到習慣捐血的地方,一切招募又要重新再來,有更省錢嗎?大家有看過哪個大醫院租約到期在搬家的?捐血中心也一樣啊,這有很難理解嗎?

我們購置房舍是為了要更穩定捐供血作業而且能永續經營,是有在炒地皮嗎?這的確也是早期衛生署建議我們要這麼做;這樣一個肩負全國醫療用血的機構,不能有自有房舍來深耕捐血事業,我不懂這樣的邏輯和指責,到底是經過深思的,還是意氣用事隨之起舞?

▲圖/中央社

週刊報導:應視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收歸國有?

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說法,真的是空穴來風,草創時代和現在能相提並論嗎?我們沒有收過政府或任何政黨的捐助,這個是無庸置疑的;任何一個團體,若是想要有更好的勸募效果或者廣宣效益,當然會找有名望的有力人士擔任董監事或理監事,這是人之常情,找個NOBODY要怎麼募款?尤其在那個媒體不彰又沒有網路的年代。

收歸國有其實也不錯啊,公務人員在這個世道不好的時代,應該是個好選擇。爆料者說我們員工月薪七萬,我好想問問,收歸國有後能把欠我的補給我嗎?我也想要傳說中的七萬啊!一切的一切都是無稽之談,名嘴們卻還能指鹿為馬,助紂為孽,是禍不是福。

總之,要搞政黨鬥爭,是你們的事,不要拿全民醫療用血來做賭注,人民的健康福址不是政治人物的操弄工具,當你們在任意污蔑、勾起全民的敵意後,政治污染了公益,也污辱了這些存有愛心的捐血人們;有朝一日,沒有血用,不是求天跪地,血就會從天上掉下來的。

所謂的爆料者,台灣百合正義會的藏鏡人,還有想操弄民粹的人,罔顧傷病患的醫療權益,只想著鬥爭,只想著打國民黨,到底對人民、對社會有什麼好處?這將會是一場共業,由你們而起,也要你們概括承受。

  原文出處:https://goo.gl/ZiKHJw

    作者簡介

    鄉民開講

    噓!仔細聽,來自世界各地鄉民的聲音。

    大數據推薦
    來源網址: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16318
    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留言

    名家們| 看全部 |
    三立粉絲團
    關於三立 | 關於三立新聞網 | 隱私權政策 | 三立新聞自律守則 | 合作提案窗口 | 企業徵才 | 頻道位置 | 意見反映 | 我要爆料

    ©2017 Sanlih E-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盜用必究 台北市內湖區舊宗路一段159號 02-8792-8888

    直播✦活動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