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被當神崇拜!真實邪教體驗 分析教主的「洗腦術」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換日線/被當神崇拜!真實邪教體驗 分析教主的「洗腦術」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劉庭安/換日線Crossing

今天我們來聊聊邪教。

1995 年 3 月 20 日,東京發生了著名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五名奧姆真理教的教徒,乘坐不同的列車,在東京地鐵上施放沙林毒氣。沙林毒氣是納粹德國開發出的生化武器,成本低廉,擴散速度快,殺傷力大。毒氣施放後,大量乘客吐血倒地。這次攻擊造成 13 人死亡和 6,000 多人受傷,是二次大戰後日本發生最嚴重的恐怖事件。

發動這次攻擊的奧姆真理教,是近代亞洲最臭名昭彰的邪教,如果我們回頭去看它的歷史,比較今日仍然盛行的許多邪教,是非常值得玩味的。

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出生在 1955 年,看照片就是個貌不驚人的胖大叔。他謊稱自己能夠漂浮在空中,在喜瑪拉雅山得道,把一個瑜伽館經營成為巨大的教團,吸引了一萬多名教徒。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圖/翻攝網路)

真理教鼎盛的時候,教團強迫教徒捐獻所有的財產。忠誠的教徒陷入了對教主麻原彰晃狂熱的崇拜當中,而對想脫離教團的教徒,教團施之以迷幻毒品和精神控制,甚至把人關進牢房裡監禁洗腦。

真理教的教義綜合了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瑜伽和一堆其他的亂七八糟的思想──麻原彰晃自稱是印度教神濕婆的化身,要求教徒喝他的血和洗澡的髒水來尋求悟道。就是這麼七拼八湊的畸形教義,麻原彰晃還是吸引了大量的教徒,其中不乏社會頂層菁英和高知識分子。據他的女兒回憶,麻原彰晃在教徒裡控制了 100 名性奴隸,生了 15 個私生子女,真是不可思議。

1990 年後,真理教「轉型」成一個宣揚世界末日的武裝宗教,開始策劃針對平民的屠殺。

東京地鐵發佈恐怖攻擊的後兩天,日本警方在真理教總部逮捕了麻原彰晃,並搜出了沙林毒氣的製造設備,散布毒氣的軍用直升機等。直到被捕前,麻原彰晃還在計畫要在日本國會的開幕式上,用直升機散佈沙林毒氣和肉毒桿菌,殺死更多的人。

聽起來很像天方夜譚對吧?但這是真實歷史!

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會有上萬人,把一個又醜又肥的中年男子當神來拜,貢獻自己財富和肉體,甚至參與他的屠殺計劃呢?

一般大眾在看這一萬多名的教徒的時候,通常覺得這些教徒要不是壞,要不就是蠢!一個邪惡的魔王聚集一群壞蛋跟傻逼,進行他的滅世計劃。

但如果我們把事情看得這麼簡單,其實是在逃避思考了:因為無論是「魔王」、「壞蛋」或「傻逼」都不是「正常人」,都離我們日常生活很遙遠──我們若輕易的把「他們」和「我們」切割,彷彿就能繼續安心過日子。

然而,這些教徒一開始也都是跟你我一樣的普通人,麻原彰晃一開始也不是魔王,不過是個善於利用人心的高手而已。

我的邪教體驗──孤獨到歸屬感

利用人心的第一招,首先是抓住你的孤獨和脆弱,趁虛而入。

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參加過各式各樣的「邪教組織」:有批著佛教外衣的,有批著基督教外衣的。而那段時間,正好就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候。

而我身邊的教友們多跟我一樣,在投入邪教懷抱的時候,通常也是自己的人生出了問題的時候:失戀、失業、生病、破產、父母離婚、家人過世等等。

當人在面對重大變故的時候,往往會產生極大的壓力,極端壓力會讓自己產生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孤獨感。正常情況下,極端壓力可以透過親密關係去紓解,尋求慰藉的對象可能是身邊的父母、丈夫、妻子、朋友、老師等等。

然而,向周邊的人尋求慰藉,這條路卻常常行不通。

因為有時候,身邊的人就是壓力來源──像是被情人分手、被朋友背叛、被父母拋棄。

有時候,我們更不願讓身邊的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和挫折──譬如失業的丈夫,寧可穿著西裝到公園假裝上班,也不敢跟妻女坦白。

這種時候,邪教總是能夠給我們溫暖的慰藉,給我們安全感。

拿我自己的體驗來說,當時我加入了一個教團,裡面的「師兄姊」都很熱情的歡迎我,不斷的說我很有「佛緣」、說我很幸運、說我很特別。當時處在人生低谷的我,立馬覺得心理暖洋洋的。

而後我參加了教團舉行的「千人靜坐會」──當我與一千名教友同時靜坐冥想時,確確實實也感受到了一種「集體安全感」。

這種集體安全感是我在家庭、學校、社會裡都沒感受過的,它的確是十分美好的感覺。而這種安全感,是非常讓人上癮的。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每日精選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