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關鍵字:

帶女友回家激情啪啪!他開浴室門…「一顆人頭飛出來」嚇歪

2019/08/19 19:23:00
  • A-
  • A
  • A+

文/陳為民


鬼故事人人都愛看卻又怕看,蒙著眼睛、蓋著厚厚的被子看完以後,多數人都會心跳飛快,血液在皮膚下衝的比戰鬥機還要快,卻仍拍著胸口直說:其實不恐怖嘛!因為不是自己碰到當然不恐怖啊!


很多「小小」的鬼故事,像上廁所聽到怪聲,半夜好像有人在門外走動,這種疑神疑鬼的小兒科,的確不是自己親身碰到不會覺得恐怖,那到底什麼樣的鬼故事才叫恐怖,如果你要我說的話,那我覺得是,自己住的地方有鬼的話最恐怖!



▲陳為民。(圖/翻攝自臉書)


趙俊的家住在景美的興隆路,是邊間所以光線很好,可惜太靠近馬路有點吵,更糟糕的是,樓下又是一家生意還不錯的牛肉麵店,他就住在牛肉麵店樓上二樓。


家裡經濟狀況還不錯的他,因為念書的關係,一個人住在這裡,三不五時就會帶個女朋友回家睡,同學也常借他住的地方打麻將,久而久之,家裡偶爾會出現一些趙俊不認識的朋友的朋友。


你知道為什麼進到飯店的房間走廊就會不由自主的嚴肅而安靜下來嗎?因為進出飯店的人很多,而且三教九流都有,各種「氣」的人也都有,雖然不像醫院那麼「衰」,但是各種氣流的人匯在一起,那地方的氣就會混亂,呈陰或呈陽,可完全不一定,很倒楣的,趙俊住得地方剛好呈「極陰」!


有一天趙俊家裡又聚了五、六個同學,桌子一擺,幾個人就輪番上陣「廝殺」了起來,沒輪到的人就坐在客廳看電視。將近半夜兩點多了,好不容易一個八圈打完,下場的人累了,走到客廳倒頭就睡。


「到房間睡啊!」做主人的趙俊說。


於是這個同學迷迷糊糊的撐起身子,漫步到趙俊說的房間,門才剛打開,一陣逼人的寒氣迎面撲了上來,冷得他立刻倒退了兩步,人也覺得清醒了很多,他兩隻手縮在胸前喊:「你家好冷喔!」


「櫃子裡有棉被啦,白癡。」趙俊看也不看的回他。


衣櫃打開,果然有床棉被,他拖下棉被丟上床,正要上床睡覺的時候,突然發現床上已經躺了個灰色頭髮的老頭。


 同學們都知道趙俊是個「老來子」,但從來也沒有人見過趙俊的老爸,這時他心想:這位大概就是趙俊他爸了。突然,老先生翻了個身,並且淺淺的笑了一下,同學也衝著床上的「趙伯伯」點了點頭。很快的,他退出了房間,但奇怪的是她走出房間裡還是覺得像走進了冰窟,冷得不得了。


可是現在是七月,大家都穿著短褲,熱到都要可以煎蛋了,大家看他冷成這樣都覺得很奇怪。


「身體這麼虛啊!」


「不是,你家好冷。」


「我們都熱的跟什麼一樣,你還好冷?」他就這麼在旁邊陪打,也沒有像同學們提起「趙伯伯」的事情,到別人家碰到長輩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的潛意識裡面是一直這麼認為。


七月底的某一天,同學又一票人在趙俊家打麻將,才打到西風底,趙俊就接到一通電話,那是他的女朋友之一,她要趙俊去接她過來。


「你們自己打,我出去接個人。」說完趙俊就出門了,同學也繼續打,打到北風北最後一圈了,趙俊卻還沒有回來,連電話也沒一個。大夥兒正在討論要不要繼續打的時候,突然有一間房間的門打開了,從來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趙俊家還有其他人,大家都被開門聲給嚇了一跳。


「我跟你們打嘛!」從門裡走出來了一個灰頭髮老頭,穿著深色的褲子和米色的襯衫,外罩一件咖啡色的毛背心,走路很快,奇怪的是他沒有自我介紹,也不問這些人是趙俊的什麼人,甚至也沒有問他們是不是歡迎他加入牌局,輕推了一個同學,然後就一屁股的坐下來,丟了這麼一句話,就洗起牌來了,讓在場所有人都很尷尬的跟著洗牌和切牌。


這實在太莫名其妙了,但是在別人家看到別人的長輩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大夥兒也只有尷尬而安靜的陪著「趙伯伯」或「趙爺爺」打牌,牌局顯得很煩悶,不像平常那麼熱鬧又好玩,今天的牌局反倒像是參加喪禮,非常的悶。而且老頭除了開頭那句話以外,從坐下以後就沒再說過半句話,連吃牌、碰牌、胡牌,甚至算台都沒發出半點聲音,整個過程讓原本就尷尬的同學更顯得尷尬,打著打著,連沒有下桌的人都覺得越來越冷,可是,應該要很熱的不是嗎?


「噹!噹!噹!噹!噹!」鐘響了五聲,那表示夏天的天快亮了,玻璃窗外的天空也慢慢的變成憂鬱的藍色。說也奇怪,這時才打到西風剛起,「趙伯伯」卻突然站了起來,往房間裡走去,然後「砰!」的關上房門。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趙伯伯」也沒有說要幹嘛,所以大家都僵在那邊不知道要繼續打還是離開。


「昨天戰況如何?」趙俊一整天都沒有再出現,晚上一到學校他就問。


「你昨天跑哪裡去啦?」同學問。


「我女朋友不讓我走,硬要我陪她。」


「昨天亂悶的。」


「好啦,好啦,悶個屁啊,又不是沒到過我家,我不在不能打啊?」


「不是啊,陪你老爸打牌亂悶的!」同學說。


「我老爸去?」趙俊聽到「老爸」,突然緊張了起來。


「對啊,跟他打牌蠻無聊的。」


「好在我離開的快。」
「幹麻,你們不對盤啊?」同學好奇的問。就這樣,也沒有人知道那個老頭到底是「趙伯伯」還是「趙爺爺」。


 隔沒有幾天後,趙俊回到新店爸爸住的地方。


「爸,你那天到我那打牌是輸還是贏?」


「打牌?哪一天?」趙伯伯一臉懷疑的問著趙俊。


「大前天晚上啊!」


「大前天,沒有啊,我才剛從南部回來。」趙俊一聽愣住了,這下趙俊立刻打電話給同學,電話裡同學形容得很像是老爸的樣子,可是卻不是老爸。


「你現在到我家好不好?」趙俊要求同學。


沒多久,兩個同學騎著摩托車來到趙俊家,並且進到客廳看到趙伯伯,然後偷偷對趙俊說:「我們看到的絕對不是他!」


「不要嚇我!」


「我們沒有騙你,我們看到的真的不是他!」兩個同學在看過趙伯伯以後都很肯定的說。雖然害怕,但是趙俊可沒往鬼怪那方面去想,他老爸的朋友也有可能到那裡去,反正自己家嘛,怎麼說也不可能,於是他依然像沒發生事情一樣,三不五時還是會到興隆路那裡睡和玩。


趙俊長得很漂亮,就像他得名字一樣「俊」,隨時他都能搭訕到女生。這天放學,他和小超兩個騎著兩輛摩托車,在福和橋上又搭訕到兩個女生,其中一個女生最後就跟趙俊回到興隆路的家,孤男寡女、乾柴烈火的撩起「星星之火」,很快就一發不可收拾!


完事以後,趙俊便攤在床上睡著了,女生圍了條浴巾走到浴室,關上門放水,正在照鏡子的她,竟然看到鏡子裡有一個影子,回頭一看是一個老頭,她還沒來得及反應,老頭的嘴張了開來,並且衝著她飛過來,她大叫一聲,只覺得雙腳發軟,整個人就往後跌了下去,後腦正好撞在洗臉盆上而昏倒在地。


趙俊聽到浴室裡傳來的驚叫聲,嚇了一跳,立刻爬了起來,衝到浴室門前,一手扶著門把扭開門,門一打開,老頭子的一顆頭就浮在他眼前鼻尖一公分的地方。接下來的情形更誇張,瞬間整棟房子像遭受地震般,家具彷彿都有了生命似的,桌子、椅子,甚至是電視和音響等,全都跟著老頭的一顆頭到處亂飛,玻璃器具更是到處亂砸,碎片把趙俊身上割得傷痕累累,他嚇得立刻奪門而出,也不管身上有沒有穿衣服,還有浴室裡面那個倒楣的女生。


第二天,他找來了七、八個同學,大家進門一看,果然滿屋子的凌亂,這才知道平常滿嘴胡言的趙俊說的都是真的。


「啊,浴室裡還有一個女生!」趙俊突然想起來。七、八個大男生衝進浴室救出了女孩,同時迅速的幫趙俊收拾一些他上課會用到的東西便匆匆離開。


同學帶趙俊去到台中一個地方去問神,神明說,在那塊地還沒有蓋的時候,那個老先生早就已經「住」在那邊了,因為趙俊家一直沒有人住,所以他在整棟公寓裡選擇了趙俊家住了進去,而且趙俊總是半夜活動吵到他,所以他才會出現,如今那房子已經變成「陰宅」,趙俊的命又壓不過他,所以最好不要再住了。同時給了他一些符咒,吩咐他一定要親自進到房子裡面去燒,燒的時候不得有外人在場。


「不能有外人在場。」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一票人陪著趙俊來到牛肉麵店前面,撐了好久,趙俊才硬著頭皮上去,上去以前還說:「如果太久我都還沒有下來,你們就趕快上來救我!」然後他就打開鐵門,蹲在陽台,眼睛不由自主的盯著紗門裡凌亂的客廳,一邊燒著他的紙錢。突然,灰頭髮老頭又出現在陰暗又凌亂的廚房前面,而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怎麼的,趙俊站了起來,盯著老頭,老頭面無表情的不斷看著趙俊,離開前的那一霎那,老頭淺淺的露出了陰冷的笑容,那是趙俊這一輩子看到最嚇人的笑容!



▲陳為民出新書《話鬼》。


●本文由陳為民新書《話鬼 鬼王陳為民靈異事件簿》授權提供,請勿轉載、複製取用。



 



追蹤娛樂星聞
大數據

讀者留言

© 2019 www.setn.com 三立新聞 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我要爆料

關於三立 | 關於三立新聞網 | 隱私權政策 | 三立新聞自律守則 | 合作提案窗口 | 企業徵才 | 頻道位置 | 意見反應 | 我要爆料

©2019 Sanlih E-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盜用必究 台北市內湖區舊宗路一段159號 02-8792-8888


回頂部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