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新聞深一度/醫護人員的血汗告白 寧餓死也不願回醫院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謝壁蓮、卓煥鈞/採訪報導

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來說,醫護人員起薪至少是22K一族的兩三倍,這個聽起來不錯的飯碗,卻有越來越多人寧可砸了、砍掉重練,因為動輒連續上班36小時,還得輪值夜班和大夜班,讓白色巨塔成了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卻偏偏想出來。

十幾年前,聽到醫護人員要轉行,大家會問「幹嘛想不開」?但現在換個跑道,反而是有「先見之明」。有醫生跑去擺路邊攤賣雞排或改行開果汁店,老闆兼跑腿小弟,寧可從零開始,卻「死都不回醫院上班」,今天新聞深一度繼續來看白色巨塔的淚與累。

前護理人員ANN:「記得回家之後4到6小時不要碰水。」

她們曾經以為自己是南丁格爾的化身,要為照顧病患發光發熱。

前護理人員ANN:「終身純潔忠貞職守,盡力提高護理標準,勿為有損之事。」

8年後當她踏出白色巨塔大門,心中第一句話卻是,除非連一口飯都沒得吃,否則死也不會再回到醫院上班。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擔任護理師八年之後,ANN表示絕不會再回醫院工作。

前護理人員ANN:「當時妳在南丁格爾宣言的時候,妳會覺得哇!自己是個護士、是個天使,妳都會不顧一切,可能才剛下班、剛入睡,妳也會衝起來救人,但是現在妳會覺得做這麼多根本沒有什麼用。」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ANN直言身為護理師所擁有的熱情會隨時間而消退。

台灣10家醫院9家缺護理師,是什麼樣的一盆冷水,澆熄了現代南丁格爾的熱情?

前護理人員ANN:「我曾經聽我們醫生說,他們加護病房進去10個新人,一個月內走了8個,因為真的留不住人。」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ANN指出加護病房的護理師流動率高。

憧憬自己成為白衣天使的ANN,過去平均時薪146元還要輪班,現在美睫,平均一次收費1200元,誰還願意回去醫院?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ANN過去擔任護理師的時薪遠遠不如現在美睫師的工作。

前護理人員ANN:「這樣輪班真的很累,像有時候大夜下班,可能睡到晚上起來,9點多了,妳隔天要上班白班,妳又睡不著了,妳就這樣熬到早上8點,直接去上班,然後上到隔天晚上8點,就等於妳又12小時,是24小時沒睡覺。」

醫護人員:「白袍過勞!病人不保!」

台灣每一位護理人員服務的人數是挪威的3倍、日本的1.7倍,加班變成了常態,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台灣的護理師一人所要照顧的病人數遠高於其他國家。

醫護人員:「有家人嗎?有沒有家人一起來?」

前護理人員ANN:「這絕對不會在打卡機看到的,評鑑前加班最長18到20小時都有,上完班就直接在病床上,我們也睡了就直接倒下來,連摩托車都沒辦法騎回家的那一種。」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ANN表示護理師加班時數最長高達18到20小時。

變調的護理環境,急診室有六成護理人員遭受過暴力攻擊,就連加護病房裡也有三成。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高達六成的急診室護理師都遭受過暴力,加護病房也有三成。

家屬:「待會再回來處理你!」

前護理人員ANN:「拿牛奶罐、拿剪刀對著你揮舞,然後拿牛奶罐丟妳,可是妳又不能反駁。」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病人家屬針對醫護人員所發生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等山轉,等醫護環境有一天能改變,還不如自己先轉行。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ANN透露很多身邊護理師都選擇轉行。

前護理人員ANN:「據我所知,很多人都紛紛開始轉行,我有同學轉地勤,航空的地勤,然後美甲、美睫都有,很多。」

奇美醫院住院醫師曾宣靈:「這就是綠色能量,我們用小松菜、香蕉、蘋果去打出來的,很特別的一杯果汁。」

像個魔術師,正在調配果汁的曾宣靈,其實以前是個醫師。

奇美醫院住院醫師曾宣靈:「大家可能會很好奇,為什麼一個好好的醫師不當,會來做這樣的事情?」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曾宣靈認為外人可能無法理解為何一個醫師要辭職。

每天上市場買水果,試了又試,一天至少喝70-80杯,從一個人採買、當快遞小弟送果汁,到果汁診所上軌道,有3名員工。

奇美醫院住院醫師曾宣靈:「不好意思,鮮果烤布蕾要放哪?」

人生的努力,到底是為了自己的理想,或者不讓別人失望?

曾宣靈醫師媽媽:「他只要做任何一件事都要盡心盡力去把它做到最好的,就可以了。」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不管兒子選擇做什麼工作,曾媽媽都支持。

曾宣靈醫師完成了內心深處的創業夢後,人生再度迴轉,心甘情願再回到醫院。

曾宣靈醫師:「醫界的朋友大部分真的都覺得不要再回來了,這個地方真的不是人待的,他們都這樣覺得。」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曾宣靈透露醫療工作非一般人能忍受。

離開需要勇氣,進去更需要決心。

曾宣靈醫師:「很多人真的都想要出來,想要離開那不合理的環境。」 

醫院就像是一座圍城,裡面的人想逃出來,外面的人想衝進去,進出之間,醫護人員的血汗填滿了這座白色巨塔的護城河。

奇美醫院住院醫師曾宣靈:「准許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轉行血汗告白 「死」也不回醫院上班

▲曾宣靈實現創業夢想後,又回到醫院工作。

或許行醫前那段醫師誓詞,才是曾宣靈願意重新穿上醫師袍的真正原因。(整理:實習編輯呂雪峰)

【懿想天開】史上最曬!李懿的一日高爾夫球桿弟!!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