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快步調社會中「慢活」 陸書畫修復師:這一行要耐得住性子

中央社
  • A-
  • A
  • A+

在快步調社會裡,書畫修復是一項高度專業的「慢活」。中國大陸上海博物館的書畫修復師說,想做這行的年輕人不多,他們必須耐得住性子,因為上博培養一名修復師要花8年。

陸書畫修復師:這一行要耐得住性子中央社

圖/中央社

書畫修復師的工作,是將已經生了黴斑、被蟲蛀、甚至畫紙或畫絹已經老化脆裂的書畫文物「妙手回春」,盡可能修復如原本的樣貌,需要細心、專業技巧、甚至繪畫能力,對於採取什麼樣的修復策略,更需要高度精確的判斷力。

1997年踏入這行的沈驊,目前是上海博物館文物科技保護中心書畫修復室副研究員,修復過的作品來自海內外各地,2015年和今年更分別受邀至大英博物館和俄羅斯冬宮博物館修復明代絹本書畫。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修復古書畫文物需要漫長的經驗積累,有意從事這行的年輕人還是有,但不多。

沈驊認為,進入這行的年輕人首先對此領域要有興趣愛好,願意投入學習研究,然後要耐得住性子,「不能受這個花花綠綠社會的影響」。上海博物館對培養修復師有一套師徒制,花8年的時間才算是能「出師」。

他表示,台南藝術大學博物館學與古物維護研究所有幾屆的學生都曾到上海博物館交流學習。他們畢業後,有些就在國立故宮博物院或其他單位從事裝裱等相關工作。

沈驊6日在一場講座中分享修復書畫的經驗。受損書畫文物從清洗、拼接、補洞、補色等,每一道工序都考驗專業。

他透露,不同國家或派別對書畫修復有不同做法。英國不使用化學藥劑,修復過程只要殺死黴菌即可,但黴菌生長留下的色素不一定會處理。日本則是不對缺失的繪畫「補筆」,認為補筆就不是原畫。

但沈驊認為,所有的修復技巧都不是絕對「用」或「不用」的原則,應該根據文物狀況來決定。

他說,上海博物館主張「完美性修復」,如果畫作缺失不多,可以看出畫意和足夠的繪畫線索,就可以補筆;若是書法,缺漏的字就不補,「因為書法更能展現作者的個性,運筆的偶然性更大」。

沈驊說,因為博物館培養的是修復國寶級文物的人,「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所以需要長時間經驗的積累,培養修復師對每一件受損文物採取步驟的判斷能力。這個領域博大精神,即使到現在他仍在學習新知甚至新科技,應用於書畫修復。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