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觀察/ハイタッチ!擊掌打氣降失落 世界盃輸了也要嗨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日本觀察/ハイタッチ!擊掌打氣降失落 世界盃輸了也要嗨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陳怡秀

日本時間6月15日上午10時,日本進行了世界盃的第一場賽事,雖然在開場16分後,就由王牌本田圭佑踢進一球,但下半場卻在關鍵2分鐘風雲變色,被對手象牙海岸踢進兩球,最終無力回天,以1:2吞下初敗。


圖片說明:世界盃足球賽事,吸引日本球迷紛紛前往有轉播服務的運動酒吧、餐廳等,一起感受足球熱。(陳怡秀/攝影)

在我身邊藍色的球迷們,臉上掩飾不了失望憂鬱的氣息,步出運動酒吧,耀眼的陽光顯得有些不合時宜,街上佈滿著警察,胸前掛著黃色的大聲公,溫言引導、疏散球迷。在渋谷車站前的十字路口停下時,氣氛卻開始出現微妙的改變。騷動、竊笑、摩拳擦掌,一種蓄勢待發的惡趣味蔓延。警察拿著廣播器,「各位請迅速通過十字路口,不要停下來」,接著燈號由紅轉綠,所有球迷瞬間開始高聲吶喊、尖叫、唱著加油歌,往對街跑去,和迎面的陌生人們一一「ハイタッチ」,30秒後,燈號由綠改紅,有些人玩不膩,到了對街,又再多等30秒,重複擊掌唱歌,大喊「日本!日本!」的聲音久久未歇。


圖片說明:無論輸贏,球賽後到車站前的十字路口惡搞騷動一番,已經成了球迷們的儀式。(陳怡秀/攝影)

儀式的行程彷彿沒來由的、約地俗成地就這樣延續下去了。從2002年日韓合辦的世界盃之後,只要關乎足球國際賽事,前往渋谷似乎就成為日本球迷理所當然的選擇。尤其是渋谷車站前的十字路口,更會上演著如祭典一般的群眾「ハイタッチ」(high touch,日本人自己發明的和式英文,事實上就是high five,擊掌之意),在過馬路時和對面迎來的人擊掌自嗨,引起如同笨蛋一般的騷動,讓熱度在90分鐘正規時間後持續延燒。日本警察自然也嚴正以待,昨天新聞就已經報導,為了因應任何「騷動」,從上午10時至下午2時,劃分車站2公里範圍為「重點整理區域」,出動800名警力維持「秩序」,畢竟這番騷動光景已經成為習俗早已不是第一次。

 
圖片說明:出動800名警力維持秩序,也有警員專門負責廣播,內容包括「不要造成他人困擾」,「人群中還有老人、小孩」,希望能夠「動之以情」,喚起日本人怕給別人帶來麻煩的性格。(陳怡秀/攝影)

──但為什麼是澀谷?

根據由東京急行電鐵出資的網站「渋谷文化」中,刊出了東急綜合研究所的調查報告。其中指出,若是要為足球隊應援會選在哪一座城市,第一名是澀谷(10.9%)、第二名為大阪(9.1%)、第三名是札幌(7.7%),該項調查的實行期間為2012年12月27日至2013年1月7日,有效回答數為628人(撇除掉對應援足球無興趣者)。

會聚集在澀谷,只是因為平常就容易聚集群眾嗎?再使用美食評論網站「食べコレ」查詢距離車站一公里以內的居酒屋店鋪數(調查時間為2012年12月20日),澀谷為712家,輸給銀座、有樂町的1372家,以及新宿的1177家與秋葉原的884家,若直接鎖定運動酒吧的數量,以專門調查運動酒吧、咖啡店的網站「スポーツカフェ」來看,澀谷的56家仍輸給港區的82家和新宿區的59家。

以地形的角度來看,澀谷車站一帶是被稱為「スリバチ」,(「凹凸を楽しむ 東京『スリバチ』地形散歩」一書中,更將澀谷車站形容為「谷のターミナル」,即谷之車站)在澀谷各個角落、酒吧、餐廳觀看比賽的人,在賽事結束後都會從四面八方凝聚到車站前,因其地形關係,道玄坂、宮益坂(日文的「坂」,即坡道之意)使得該地人數變得更密集、吵雜,氣氛自然容易炒熱。

其實東京巨蛋、六本木的電影院中,也都特別開放這場賽事的轉播,不同地點都有各自的「嗨」法與樂趣。在經過渋谷車站交叉口時,我後方的日本男生和他的朋友說,「我們,應該是輸球了對吧?」小小的自嘲,口氣中卻帶著一股笑意,在胡鬧、意義不明的動作中,吵雜的氣氛,多少也紓解了失落和遺憾。


圖片說明:高舉旗幟,騷動不止,是球迷宣洩心情的方式之一。(陳怡秀/攝影)

要離開前,我看到一名電視台的女記者訪問一位年輕的男球迷。男球迷和他的夥伴搭著肩,頭上戴著爆炸頭套,「為什麼會選在這裡呢?」「我也不知道,但總覺得,應該要做點甚麼才行」這份不知道為何而做的傻氣,雖然造成了一些小小的困擾(但在紅綠燈前還是好好停下,遵守交通規則),卻也是這份傻氣,讓日本球迷比起足球「流氓」的姿態以外,又多添增了一分可愛。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