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他山之石可借鏡 台灣生育率盼追上日本的1.3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盧素梅/專題報導

少子化已然是全球先進國家面臨的問題,但是法國卻可以達到2,高居歐洲第一,歸功於良好的社會制度,例如有生育津貼、親子假、公共托育、兒童免稅額等全套政策;德國、日本生育率一度掉到1.38、1.36,經仿效法國的鼓勵生育政策後,至少生育率不再往下掉,台灣也希望學習這些國家的經驗,至少先追上日本的1.3生育率。

李鴻典攝 幼兒園 兒童 少子化 資料照

▲台灣今年的生育率恐降到二十萬以下,政務委員林萬億所召集的「少子女化對策專案」將借鏡法德日等國經驗。(資料照/記者李鴻典攝)

為了能夠提出完整的「少子女化對策」,政委林萬億除了努力研究歐美等國家如何提升生育率的政策,也到過日本考察生育政策,希望做為台灣應對少子化政策的參考。

林萬億說,法國、瑞典等國家的生育政策,是世界各國參考的,除了法國達到2外,瑞典即使生育率掉下來仍有1.6。其中,法國1970年生育率是2.48、1990年掉到1.78,面對生育率下滑,法國在1980年啟動全新的生育率政策,兼顧生活及工作,拉回到1.99。

法國的生育率政策首先是給予生育補助,如果是第一、二胎,每個月就給129.9歐元,(折合台幣約4300元),如果是第三胎或以上,就給165歐元(折合台幣約5876元),鼓勵多生。第二是托兒公共化,0到2歲的公幼比率是42%,3至5歲,的公托比率則是100%。林萬億指出,法國不希望0到2歲的小孩都到公托或公幼去,所以鼓勵0到2歲的小孩自己照顧,但無論是自己照顧還是請保母,政府一樣會給予補助。

第三是親子假,法國的產假有16周,薪水百分之百;育嬰假,第一胎6個月,每個月給575.68歐元(將近台幣2萬元)、第二胎以上則有3年的薪水;陪產假有11天(林萬億解釋因為法國女性比較獨立,所以天數短)。第四則是所得稅扣除額,小孩若送到公托或公托有免稅額。

柯文哲走讀愛德幼兒園 盧冠妃攝

▲公托或公幼嚴重不足,導致台灣的兒童照顧負擔沈重。因此蔡政府提升生育率首要就是要擴大公共托育。(資料照/記者盧冠妃攝)

德國的生育率1970年是2.03、2002年掉到1.38,但是早在1990年,德國就預測到少子化的問題,並在2002年重新啟動調整獎勵生育政策,朝向法國、瑞典的模式,把過去相對不足的公共托育與公共托育及親子假擴大。其中0到2歲托嬰,從2002年只有9%提升到2016年已快到30%;3至5歲學齡前兒童公托,東德原本有94%、西德79%,後來就把東西德一起拉齊到94%。

在育嬰假方面,為了鼓勵就業,所以德國在2007年把相關親子假範圍加以擴大,其中育嬰假一年,薪水是67%;陪產假是兩個月,薪水也是67%。兒童津貼,第一、二胎每每個月是184歐元,第三胎有192歐元,第四胎則給215歐元,補助到18歲。若18歲還在讀大學,德政府還會補助到25歲讀完碩士。另外,在稅賦優惠下,也提高兒童照顧的免稅額。

日本的生育率在1970年是2.13,到2000年掉到1.36,讓日本很緊張,因此2001年設立「少子化對策部」來因應。在家庭津貼方面,原來3歲以下的小孩,從1972年每個月補助5000日幣,到了1999年全面擴大,3歲以下提到到每月1萬5000日幣;3至12歲的兒童,若是一、二胎,每個月是1萬日幣,第3胎以上,3至12歲每個月有1萬5千日幣;12歲到15歲則是每個月1萬日幣。

日本的親子假則模仿德國,產假是14個月,薪水67%;育嬰假52周,薪水50%;陪產假2個月,薪水是50%。兒童照顧方面,0到2歲的公共托育,拉高到28%;3至5歲拉高到90%。林萬億指出,2012安倍經濟學,又提出增加40萬個公托的照顧額度,希望公私可以達到6比4;幼保人員也計劃要增加到40萬人。另外,日本也擴大不孕症補助,還有懷孕的婦女、有孩子的婦女,這兩種家庭優先到公共住宅,另外還有針對比較窮的家庭,有依賴配偶津貼。

政務委員林萬億專訪 圖/記者林敬旻攝

▲政務委員林萬億所召集的「少子女化對策專案」,希望年底提出搶救少子化對策,並急起直追,至少先追上日本的1.3%。(圖/記者林敬旻攝)

反觀台灣有關鼓勵生育的措施,產假是八周,陪產假是5天,育嬰假在每個小孩3歲前有兩年,但有薪水的只有6個月。林萬億說,人家親子假不但比台灣長、配套也多,像是明確規範期間的薪水、夫妻輪流輪請假的規定,例如瑞典規定一方育嬰假不得少於90天,丹麥也要求夫妻要各請一半育嬰假等,另外還有年金的保證、甚至是回到原單位原薪水的工作保障。

另外,台灣的公托或公幼嚴重不足,導致台灣的兒童照顧負擔沈重。林萬億指出,由於台灣托嬰主要都是靠家庭或父母,導致就業率降低,加上公立幼稚園不到3成,大多數父母只能把3至5歲學齡前兒童送到私立幼稚園,造成經濟負擔。另外,面對年輕人低薪及房貸問題,其他國家有配套,讓經濟有困難的夫妻住到公共住宅或社會住宅,例如日本公宅有5%以上,德、法國則有15%到20%,有足夠的空來迴旋,但台灣現在社會住宅只有0.1%,蔡英文總統提出的二十萬社會住宅也還在努力中。

林萬億表示,搶救少子化需要很多配套,不能單靠一帖藥,因此難度不小。例如蔡總統要求提高公托比率,但要將現行公私比例3:7拉高到6:4,要找很多場地,還需要增加幼保員,不容易,德國努力了幾十年,公托也才快到30%;而安倍努力最多的也是擴大幼保人員,想從10萬提高到50萬人。另外,稅負也有好多種,設計出來後還要做很多效果評估,要增加多少扣除額、或是免稅額,若沒有效果又要如何調整。

林萬億坦承,搶救少子化錢要從哪裡來是問題,他認為一定要從國家預算來,但經費要等到政策設計出來再考量。他表示,在政策形成過程中,會參考法國、德國的完整設計,還有德國在生育率下降過程如何去回應,有些內部因素值得參考,而日本在生育率在1.3時有守住,則是可以提供台灣當作參考值。

★★★少子化專題》http://act.setn.com/childrenless/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