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老照片故事/34年前的賈伯斯竟做這1件事 藏她又深愛她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這是一個曾經被父親消失的女兒,又如何從父親得到滿滿愛的故事。她從受傷到療癒,他則從污辱到懺悔。幸好在生命消逝之前,停格在兩人之間的是,父女永恆的愛。他是締造蘋果傳奇的賈伯斯,她就是那位電腦以她名字命名,全球都知道她的麗莎‧布倫南-賈伯斯。一張34年前的父女合照曝光,賈伯斯緊緊抱著才8歲的麗莎,這時候的賈伯斯不是蘋果創辦人,他只是一位跟全世界千千萬萬父親一樣,疼愛女兒的爸爸而已。

 ▲麗莎說:我不是一個錯誤,寫作是對過往的一種理解與療傷。 (圖/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從一開始的不承認 到最後哭說「我欠你1回」

這張黑白照片,時間大約是在1986年。身形高大賈伯斯露出溫柔的笑容,緊緊抱著年約8歲的麗莎。麗莎隱約露出害羞的神情,卻也陶醉在失而復得的父愛中。麗莎在第一本著作《小人物 我的爸爸是賈伯斯》中這樣描述…

我一出生,他不斷對別人說「那不是我的小孩。」

直到他臨終前,一遍一遍重複哭著對我說「我欠你一回。」

血緣不一定等於愛,家也不一定代表溫暖。

每個孩子,都曾從父母那裡受傷。

每個父母,也都還在學如何去愛。

 ▲小時候的麗莎與父親賈伯斯一起玩跳跳床。(圖/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賈伯斯締造蘋果傳奇之前  他有了女兒但一開始拒絕承認

故事從1972年的春天開始,賈伯斯與麗莎的母親認識了,到了1978年的春天,

他們二十三歲時,麗莎出生了,書中描述麗莎母親從陣痛到分娩,從頭到尾用了三小時,賈伯斯當時不在場,晚了幾天才到。卻說「那不是我的小孩。」

麗莎描述:

爸媽把我帶到田野間,讓我躺在一張毯子上,他們一頁一頁翻著寶寶命名書。他一度想叫我克萊兒。他們挑了好幾個名字,但始終沒有共識。

「麗莎怎麼樣?」我媽媽最後說。

「好,就這個了。」他高興地說。

隔天他就離開了。

幾星期後,媽媽帶著我住進她姊姊凱西家裡。媽媽依然靠社福補助生活。我爸沒來探望,也沒幫忙出子女撫養費。我們住了五個月以後離開,開始一連串的搬家。

兩歲以前,媽媽都靠替人打掃房子與當服務生來補貼社福救濟金不夠的部分。我爸沒有幫忙。媽媽的父親和姊妹有能力時會資助她—但金額不多。她在一所由牧師太太經營的教堂托育中心找到保姆工作。有幾個月,我們住在某棟房子裡的一個房間。那裡是媽媽在公告欄上看到、提供給考慮將孩子送養的懷孕女性的暫時居所。

「你老是哭,我只好跟著你一起哭。我太年輕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看你傷心我也傷心。」麗莎母親這樣對長大後的她說。

 ▲ 小時候的麗莎與母親相依為命。那時候賈伯斯不承認她。(圖/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賈伯斯一度狠心  點名另一個男人才是麗莎生父

1980年,我兩歲,加州聖馬提歐郡的地方檢察官就子母撫養費起訴我爸。我爸的反應是否認父親身分,不僅宣誓作證說他不能生育,更點名另一個男人才是我的生父。該男子的牙醫與醫療紀錄經法院傳喚,證明血緣不符,我爸的律師還宣稱「1977年8月至1978年1月初之間,原告曾與特定一人或多人發生性行為,被告不清楚這些人的姓名,但原告想必知道。」

 ▲麗莎說:我不是一個錯誤,寫作是對過往的一種理解與療傷。 (圖/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我被要求做DNA檢驗。結果出爐:我們有親緣關係的機率為百分之九十四點四,已達到當時技術所能測量的最大值。法院要求我爸償還大約六千美元的社福補助金,並在我滿十八歲以前,每月支付子女撫養費三百八十五美元(他自己提高到五百美元)以及我的醫療保險。

一切的一切已成過雲煙  剩下的只有滿滿的愛

這是編號第二三九九四八號案件,這起訴訟在一九八○年十二月八日定案,爸爸的律師群急於結案,媽媽則搞不懂拖了好幾個月的案子,怎麼現在突然急著結案。四天後,蘋果公司公開上市,爸爸一夕之間身價突破二十億美元。

不過在那之前,法院訴訟剛結案的時候,爸爸曾到我們在門洛帕克橡木林街的住處,探望過我一次。我們在這裡租了獨立套房。我不記得探望的細節,但那是我在俄勒岡州出生以來,第一次見到他。

「你知道我是誰嗎?」他問,伸手撥開眼前的頭髮。

我才兩歲半,我不知道。

「我是你爸爸。」

「我會是你這一生認識最重要的人。」他說。

故事的最後  麗莎長大了透過寫作理解與療傷

後來,麗莎與賈伯斯的關係很好,也見證賈伯斯與妻子蘿琳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教堂婚禮。故事的最後,麗莎長大了、也向前走。麗莎說:

 ▲麗莎(左一)後來走進賈伯斯的生命。見證他與愛妻蘿琳的結婚。 (圖/翻攝自記者藏書-賈伯斯傳)

 ▲ 麗莎( 中)後來走進賈伯斯的生命。參與他的新家庭。(圖/翻攝自記者藏書-賈伯斯傳)

寫作是為了回到過去,與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已經不在的人,多相處一些……

我不是一個錯誤──寫作是對過往的一種理解與療傷。

蘋果的傳奇持續進行著,而賈伯斯剛開始之初的故事,隨著麗莎的筆,讓世人知道第一手消息(不是那種創業與管理風格傳奇等等)。賈伯斯與麗莎的母親以愛開始雖然沒有結局,但賈伯斯與女兒麗莎圓滿以愛道別。老照片有無盡的相思與感動。

 ▲現年42歲的麗莎說:我不是一個錯誤,寫作是對過往的一種理解與療傷。(圖/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本文報導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之《小人物 我的爸爸是賈伯斯》

【娛樂左星室】過年婆媳大戰千百回!未來媽媽如何破解?!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