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爆發缺電危機 暴露能源調控失衡

  • A-
  • A
  • A+

中國多地陸續祭出限電措施,大範圍停產衝擊產業,甚至影響經濟,「為什麼來得又急又快」成了眾人的疑惑。從「能耗雙控」到煤炭短缺,都暴露這個製造大國的能源調控明顯失衡。

▲中國多地陸續祭出限電措施,大範圍停產衝擊產業,甚至影響經濟,「為什麼來得又急又快」成了眾人的疑惑。圖為浙江玉環市電力維修作業。(圖/翻攝自weibo.com/sgcczj)

9月21日,浙江省下令多個高耗能行業即日起停產,「早上告知,晚上就斷電」,讓企業措手不及。透過媒體與網路傳播,浙江此舉被視為這波限電的起點,隨後各省市的調控政策陸續被端上檯面。

政策不是橫空出世

若將時間拉長來看,這場規模史無前例、史上最嚴的限電政策並非「橫空出世」。

公開資料顯示,廣東省的部分地區從今年5月起就開始執行「開5停2」的錯峰用電方案,進入6月升級為「開3停4」。到了9月後,隨著無法達標的壓力漸增,又被中央點名,只好進一步升級成「開2停5」;有些地區甚至傳出「開1停6」。

廣東並非個案,發電大省雲南同樣從5月開始執行錯峰限電的措施,依產業類別不同,制定不同的降低用電標準。在發布能耗雙控通知後,進一步對鋼鐵業、水泥業與工業矽等高耗能產業,祭出新一輪的限電,一路到年底。

這些針對特定領域的措施由於遠離民生,而且範圍侷限在特定省分,因此許多其他地區的企業、民眾感受並不深。直到9月底,各省爭先恐後祭出限電,範圍如雪球般越滾越大,再加上東北甚至無預警暫停民生用電,使得這個醞釀已久的「拉閘限電」問題終於爆發。

雙控指標無法達成的壓力

從9月底開始,「為什麼限電」成為各地企業、民眾,甚至是國際投資者與分析機構都想要了解的問題。

首先,第一個答案著重於政策層面:中央推動「能耗雙控」。

中央社記者近日走訪江蘇昆山等台商聚集地,同時也是限電政策較為嚴格的城市。台商多半提到,年底確實是調控的重點時期,加上今年因為中國的疫情防控得宜,上半年產業復甦明顯、滿手訂單,因此耗能與碳排放的情形較去年更大,加上今年加強落實減排,使調控政策的影響更加明顯。

中國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國,約占全球排放量的28%。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20年在聯合國成立75週年視訊大會上表示,中國在2030年達到用碳高峰後,將在2060年前邁向「碳中和」。

不過,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今年8月發布的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顯示,多個省分能耗與去年相比不降反升,與全年目標相去甚遠。

而且公告發布之時,離第4季已經不遠,中央對於各地方的指標考核也要開始。在時間不足且無法有效應對上半年透支的情形下,由上而下強制並且層層加碼的限電、停產措施,成了各地政府簡單粗暴的求生手段。

另一方面,不少地區在2030年達到碳高峰的預期下,2020年後搶著給違規「兩高」 (高耗能、高排放)工程「開綠燈」,一些地方甚至出現未批先建,更加劇超標的壓力。

各種原因堆疊,使得原本北京中央希望長期規劃達標的政策,到了地方卻變成必須短期突擊才能達到的目標。

▲中國這波限電的關鍵除了有無法達到雙控指標的壓力,還包含面臨煤炭短缺。圖為江蘇一處電煤儲存場。(圖/中新社)

煤炭缺口擴大影響發電

除了無法達到雙控指標的壓力外,近日「煤炭短缺」也是這波限電的關鍵之一。

從需求面來看,中國今年面對疫後復甦,全國用電需求大幅成長;從供給面分析,中國的火力發電量占總發電量的7成以上,然而今年煤炭價格飆升,部分地區的煤炭價格較去年同期翻了一倍。

中國國內煤炭短缺的一大原因,來自於中國近年持續推動能源轉型,在減緩建設火力發電設施建設的同時,關停了大量小型煤礦。此外,在官方核定產能、產地安檢與環保等各項政策之下,短期供給量明顯減少。

供不應求自然造成煤炭、天然氣價格高漲,加上收購電價維持不變,造成火力發電企業面臨大幅虧損,自然發電的積極性不高,停機檢修的機組明顯增多。電廠不堪虧損自主降載,電力缺口因此加大。

於此同時,也有人把缺煤的矛頭指向去年開始的澳洲煤炭禁令,造成中國煤價飆升,並且使中國需要找尋新的替代品,加劇了煤炭短缺的情形。中國煤炭工業協會近日發文給國內煤炭企業,要求確保發電用煤炭的供應量。

此外,原本被寄予厚望的綠色能源卻來不及補上火力發電的缺口,使得電力供應陷入了青黃不接的窘境。風電和太陽能的裝機量與發電量不成正比,反而是火力發電的供電量並未受到暫緩建設而影響,顯示中國對於火力發電的依賴仍然較重。

整體而言,發電端面臨的問題在於電力需求增加、煤炭價格暴漲,但是市場採購煤炭與電力機制並未完整成型,使得發電淪為虧損的事業,加上綠能無法有效補足火力發電缺口,從而影響電力供應。

中國藉限電下大棋?

中國這波限電引發熱議,甚至出現了一些陰謀論,將限電和中美博奕、金融戰掛鉤,指中國在「下大棋」,限電是「國際大宗商品定價爭奪戰」、「國與國之間的金融戰」,甚至是對外輸出通貨膨脹。

但這番說法受到中國官媒駁斥。中國中央電視台便刊文強調,限電主因是煤炭緊缺等問題;新華社則稱,受控電價無法反映煤電企業購煤成本的問題,削弱企業擴大發電量的動機。

儘管官方不斷強調限電背後的結構因素「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複雜」,但這波缺電危機已暴露中國能源調控明顯失調,短期除要解決缺電,中長期限電已難以避免。

中央社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