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段聲勢跌 分析:2023在野陣營最好時機

  • A-
  • A
  • A+

土耳其民調顯示,總統艾爾段聲勢處在低檔;分崩離析的在野陣營加緊整合,盼複製兩年前巿長選舉的勝利。分析認為,若經濟沒起色,2023年大選艾爾段恐在第2輪投票落敗。

▲土耳其政體於2018年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總統大權獨攬,因此擊敗現任總統艾爾段(圖)才可能使得安卡拉政壇發生有意義改變。(圖/土耳其總統府提供)

距土耳其下一場總統和國會大選還有約20個月,民調顯示,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和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日益失去優勢,有的民調結果甚至認為AKP和右翼民族主義盟黨民族行動黨(MHP)組成的人民聯盟(People's Alliance)在兩場重要選舉中恐雙雙落敗。

報導中東新聞的Al-Monitor網站以「土耳其在野陣營會白白浪費擊敗艾爾段的絕佳機會嗎?」報導指出,儘管各別候選人中,艾爾段目前民調仍高居第一,但若經濟繼續毫無起色,他可能在第2輪投票中敗北。

安卡拉研究機構MetroPOLL創辦人森佳爾(Ozer Sencar)17日公布最新調查結果顯示,49.8%受訪者認為艾爾段將輸掉下一場總統選舉,44.1%認為他會贏。此一民調結果認為他會輸的比例高於認為他會贏的比例,這還是第一次。

撰寫報導的記者扎曼(Amberin Zaman)寫道:「艾爾段孜孜矻矻築起的恐懼之牆看起來已搖搖欲墜。」

曾受AKP青睞的ORC民調公司10月調查結果顯示,僅11%的Z世代選民(1997至2005年次)表示會投給AKP,多達兩倍的比例表示會投最大在野黨、左翼的共和人民黨(CHP)。報導指出,「長期分崩離析的土耳其在野陣營從不曾如此逢其時」、「在野黨之間達成了正義發展黨來日無多的普遍共識」。

扎曼認為,如果在野陣營運作得宜、如果艾爾段沒有採取諸如推遲大選、作票或開啟戰爭等激烈手段,則他和執政黨可能得下台一鞠躬。不過,艾爾段對手們也不該高興得太早,畢竟八字還沒一撇。

也有小道消息在艾爾段健康上作文章,說他可能沒等到投票身體就會出狀況,不過這種說法近年來已經傳過好幾回。67歲的他正對非洲進行4天3國訪問,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期間,這是他今年第8場外訪。

反對黨無法團結向來是艾爾段最大優勢。CHP、右翼民族主義政黨好黨(Iyi Party)、親庫德族的左翼人民民主黨(HDP),以及數個較小伊斯蘭主義或自由派團體罕見合作的結果,已在巿長選舉中證明可以拉AKP下馬,例如2019年首都安卡拉、第一大城伊斯坦堡都因此「變天」。

2023年反對陣營也想要複製此一致勝絕招,檯面下談判早已展開,這麼做可能讓他們在下一場國會大選出奇制勝。那麼,總統選戰呢?

土耳其政體於2018年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總統大權獨攬,因此,擊敗艾爾段才可能使得安卡拉政壇發生有意義改變。這意味反對陣營必須整合出贏面最高的單一候選人。但是在這一點上,目前看來依舊混沌不清。

可能也因為如此,MetroPOLL民調發現,22%合格選民表示還不知道會把票投給誰。倒是AKP加上盟黨MHP目前一共還可拿下近半的46%選票。

好黨黨魁阿克謝納爾(Meral Aksener)也在最可能擊敗艾爾段候選人名單上,支持度僅次於排頭的伊斯坦堡巿長伊瑪莫魯(Ekrem Imamoglu)和安卡拉巿長亞瓦許(Mansur Yavas)。不過阿克謝納爾已經宣布不選總統。

反對陣營正計劃著一旦掌權,會將政體恢復為議會制。報導說,阿克謝納爾其實志在屆時能夠擔任總理。

CHP自1999年起在野迄今。黨魁基里達歐魯(Kemal Kilicdaroglu)表示,兩名黨籍巿長伊瑪莫魯和亞瓦許都該留在原位,表面理由是假如他們辭職選總統,朝小野大的兩個巿議會將會選出親AKP人馬予以取代,但其實基里達歐魯想親自上陣選總統的態勢已日益明顯。

72歲基里達歐魯和51歲伊瑪莫魯間的矛盾讓親執政黨媒體見獵心喜。跟艾爾段一樣出身黑海地區的伊瑪莫魯有可能挖走一些AKP黑海選票。同時,2019年伊斯坦堡巿長選舉已經證明,倘若庫德族領袖登高一呼,伊瑪莫魯將會獲得庫德族人支持。

伊瑪莫魯是過去20年以來選贏艾爾段的政壇第一人,而且因為2019年伊斯坦堡巿長「重選」,他還贏了兩次、越選越贏。

基里達歐魯能夠力壓反對勢力群雄而親自出馬?艾爾段會不會無論如何都想繼續掌權,這種情況可以如何去避開?相關政治形勢演變讓20個月後的選舉越來越有看頭。

中央社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
大數據推薦
【小琉球迎王】12/6第四天 相隔六年大千歲再訪山豬溝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