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獨家/6字爆《華燈》兇手!中村懊悔床戰失利:應該更深入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洪素津/專訪報導

日籍名模加賀美智久(Tomo桑)1999年來到了台灣工作,經過5年日本、台灣來回,最後Tomo桑落腳台灣,而這麼一待就超過20年的時間,也得到台灣「永久居留證」,正式成為台灣新住民。這次Tomo桑在《華燈初上》大放異彩,演出光酒店的常客,除和謝瓊煖有床戲之外,也暗戀媽媽桑楊謹華要把她打包回日本,然而這次床戲也是Tomo桑的處女秀,事後Tomo桑打趣懊悔說「我應該再激烈一點、再深入一點」;至於大家關注的兇手,Tomo桑坦承自己也是嫌疑犯之一,「愛容易變成恨」。

加賀美智久在《華燈初上》大放異彩,知名度大增。(圖/記者楊澍攝影)

▼▲加賀美智久在《華燈初上》大放異彩,知名度大增。(圖/記者楊澍攝影)

加賀美智久在《華燈初上》大放異彩,知名度大增。(圖/記者楊澍攝影)

50歲的Tomo桑身材保養得宜,視覺上看起來也頗為逆齡,這次演出酒店恩客引起頗大的迴響,就連到台東出外景也被阿嬤認出直呼「你就是《華燈》中村先生」,讓Tomo桑訝異的是,「我以為Netflix只有年輕人在看,除了阿嬤,我在機場也被年輕女生認出來要合照,在台北我最近也常被認出叫我中村先生」,但其實Tomo桑對自己戲劇表現沒有自信,「拍戲的時候我很不確定自己對不對,對手都很專業,我就是客串,我對自己演技沒有那麼有信心,但看完粉絲留言稱讚『覺得我演很好』,我才發現我有感動到別人,看到留言真的感動,所以這次我應該有成功」,Tomo桑也坦言自己因為中文不好,角色相當受限,不是演日本人就是混血,但經過這次戲劇磨練,也希望能挑戰各種角色,就算有大尺度也願意嘗試。

加賀美智久對自己的演技不是很有自信。(圖/記者楊澍攝影)

▼▲加賀美智久對自己的演技不是很有自信。(圖/記者楊澍攝影)

加賀美智久對自己的演技不是很有自信。(圖/記者楊澍攝影)

而講起和謝瓊煖的床戲,一訪問才發現兩人都是床戲初體驗,Tomo桑表示兩人第一次見面的第一場戲就是床戲,前一天晚上就在想「會想說要真的親嘴嗎?那舌頭是要伸進去嗎?要怎麼脫?真的很謝謝阿季比較主動帶我」,這次的床戲也驚動到友人,頻頻問Tomo桑和阿季的床戲細節還有吻戲,讓Tomo桑哭笑不得說「這是工作!」而問及給自己床戲打幾分?Tomo桑有點懊悔說「床戲就是很陌生事情,不曉得我做的好不好,看到播出,我覺得我要更誇張一點誒!要深入一點,我太沒力了」;Tomo桑表示演出床戲真的很挑戰,尤其和謝瓊煖都是第一次,只要導演喊卡「我們就一直說謝謝和對不起」,不過未來如果也有大尺度的戲,Tomo桑願意接受挑戰,「我可以!但怕對女生不好意思,女生可能比較保守,但我願意嘗試」。

加賀美智久和謝瓊煖的床戲都是獻出彼此的第一次床戲體驗。(圖/記者楊澍攝影、翻攝自臉書)

▼▲加賀美智久和謝瓊煖的床戲都是獻出彼此的第一次床戲體驗。(圖/記者楊澍攝影、翻攝自臉書)

加賀美智久和謝瓊煖的床戲都是獻出彼此的第一次床戲體驗。(圖/記者楊澍攝影、翻攝自臉書)

而說起演中村先生角色難處,Tomo桑笑說「我經營酒吧!但是我不喝酒」,於是透過顧店期間,觀察各種酒客,還真的找到中村先生的原型,我就把他演成中村先生;至於兇手,Tomo桑笑喊被朋友私訊灌爆,「我不會說!」也有網友直喊「中村先生也可能是兇手」,Tomo桑笑回「我也有可能,我不能說,因為『愛容易變成恨』,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加賀美智久表示自己也是嫌疑犯之一。(圖/記者楊澍攝影)

▲加賀美智久表示自己也是嫌疑犯之一。(圖/記者楊澍攝影)

點我看更多「加賀美智久」精彩照片➜https://reurl.cc/ARV8O8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