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書摘/梅艷芳已逝18年 劉培基說她外界不知道的天大秘密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SONY影業提供)

▲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SONY影業提供)

18年前,2003年的12月30日,華人巨星梅艷芳因為子宮頸癌過世。2021年的《梅艷芳》傳記電影,讓人更加忘不了她。無論是與張國榮合演的《胭脂扣》、與周星馳合演的《威龍闖天官》,梅艷芳豪氣百變,能歌能演,是華人娛樂圈的不朽傳奇,年輕網友一定要知道她。梅艷芳恩師劉培基在自傳《舉頭望明月》中曝光一個梅艷芳天大的秘密,以及在巴黎發生的小故事。

梅艷芳已經過世18年 她已經是華人娛樂圈不朽傳奇

梅艷芳已經過世18年了,但她的專輯《赤色梅艷芳》、《女人花》、《親密愛人》等,還有電影無論與張國榮的《胭脂扣》、《金枝玉葉2》,與周星馳的《威龍闖天官》(香港片名:審死官)、與梁朝偉關之琳的《新仙鶴神針》、與張曼玉、楊紫瓊的《東方三俠》,百變梅艷芳已經是華人娛樂圈的不朽傳奇,年輕網友一定要知道她。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2003年梅艷芳唱夕陽之歌前的一段話 逼哭粉絲18年

2003年,梅艷芳身穿白紗禮服,嫁給舞台,演唱人生最後一首歌曲《夕陽之歌》前的一段話,逼哭粉絲18年。

梅艷芳:我想提醒你們,如果你們在拍拖,不要考慮太久,不然妳身邊的那一位想得太久,變會作罷,女孩子的夢想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愛情,擁有愛自己丈夫,有一個陪伴終老的伴侶,夕陽雖然很美麗,但眨眨眼便會變成過去,所以我們要把握每分每秒,夕陽很美麗,但是,只是近黃昏。

 梅艷芳已逝18年( 左一、劉培基 左二),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劉培基Eddie Liu IG)

▲ 梅艷芳已逝18年( 左一、劉培基 左二),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劉培基Eddie Liu IG)

《舉頭望明月》梅艷芳恩師 香港時尚大帝 劉培基說…………

從前,過去,任何的人和事,我相信都不是一時一刻能夠蓋棺定論。無數的年月過去了,我記得的,比遺忘的,多得多。  

我們只有一次的緣分,最初我把妳長髮剪了,最後我給你做了嫁衣…長梯後面我接過你,幫你摘下頭紗…人生終點幫你穿好。

我知道歲月極美,在於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這世界每天都有太多的遺憾。卻來不及歌頌。

人的一生經歷太多離別。一轉身就是一生!從此後會無期!1982年7月18號。到今天2017年7月18號。這就35年了,夜有點涼,讓晚星將漆黑天際再燃亮 。(梅艷芳在這一天贏得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冠軍)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梅豔芳恩師劉培基在電影《梅豔芳》海報前合影。(圖/翻攝自劉培基Eddie Liu IG)

▲ 梅豔芳恩師劉培基在電影《梅豔芳》海報前合影。(圖/翻攝自劉培基Eddie Liu IG)

梅艷芳天大的秘密  原來一開始她不會跳舞

《赤色梅艷芳》大賣,華星計劃替梅艷芳出版第二張個人大碟《飛躍舞臺》,蘇孝良再次找我幫手。「在臺上我 覓理想⋯⋯」,從碟名到歌詞,都令我與陳幼堅腦裏浮現出一個動感的梅艷芳,我認為很需要一個真正的舞臺, 讓她飛躍,我說:「借用利舞臺吧。」那是無線的物業,華星的寫字樓也在裡面。

我帶她去剪頭髮,因為她的髮型有點老氣。在髮廊裏,我坐在她後面,看著鏡子裡的她,我拿起她右邊一大撮長髮,揮刀一剪⋯⋯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舉動,梅艷芳和髮型師Andy(梁家安)都一大跳,沒有人敢發一言。(我與Andy合作多年,他幫了我不少,梅艷芳形象上的成功,他應記一功。他從加拿大回流香港,我再度找他剪髮。)

我對Andy說:「把它都剪短吧!」

「她接受得了?」

「我已剪了一刀,還有救嗎?」

接著我安慰梅艷芳:「放心,一定好看的,夠時代感,有型。」

她的臉容瞬間便放鬆了。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就是這樣奇妙,從一開始,她已非常信任我。

「自由發揮,舞動吧!」

她穿起連身的皮衣褲。我叫她站到舞臺上,「自由發揮,舞動吧!」 然而,無論音樂多強勁,她也只是揚揚手,哪有「飛躍」的感覺!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始料不及 原來她梅艷芳根本不懂跳舞

由於過去的《心債》、《赤的疑惑》都是慢歌,演出時毋須大動作,她只是揚一揚手,擺擺POSE,看上去已經很有型,因此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個「天大秘密」。

我與陳幼堅商量解決辦法,他建議把照片變成噴畫,用美術代替真人;這可能是唯一可行之法,既有現代感,而且可以為梅艷芳守住不會跳舞的秘密。

「平日沒去跳舞嗎?」

別人以為我天馬行空,替新人連續造兩張唱片都沒有用常規手法,其實這次是情非得已。

勉強完成拍攝工作,我與梅艷芳坐在第一行的座位,看著空蕩蕩的舞臺,問她:「我很明白,要你勁歌熱舞拍照很有難度,平日你沒去跳舞嗎?」

她搖頭。

那是的士高(DISCO)最流行的年代,她只有二十歲,竟沒有去那種地方玩!是因為從小為奔馳,口袋裏既無餘錢,也沒 有時間容讓她「奢侈」吧?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從今天起,你要常常去DD(Disco Disco),有多勁跳多勁。」

「公司會不高興的。」

「如果有人責備你,你就說是我吩咐的。」我苦口婆心的對她說:「你要在舞池裏大動作的跳舞,對著鏡子跳,將來你必須做到勁歌熱舞。」我看到她信任的眼神。因著這眼神,我更用心幫她,扶持她。 她很聽話,從此成為DD常客,每次 都跳到店子關門才離去。在那裏,她常遇上張國榮、陳百強,聽慣了他們喚我作「Eddie哥哥」,她也改口這樣稱呼我。

「one more, one more

閒聊間,提及昔日到倫敦、巴黎參加時裝展的往事,俞琤問我會否再度參展?我說:「到歐洲參展其實是很吃力的事,而且環球經濟也不知何時才會復甦,暫時不會考慮了。」

回想當年常常坐火車到巴黎參觀博物館,與同學們拿著畫簿作畫,做功課, 在很多美麗的地方留下足跡。 俞琤又問:「巴黎你熟不熟?」「比香港還要熟。」並不是誇口,倫敦、巴 黎這兩個城市,我合上眼也不會迷路。就這樣,我與梅艷芳、俞琤和她的朋友Judy相約到巴黎玩一轉。

十月的巴黎,天氣開始轉冷。我們住在Hotel Bonapare,那是我過去連續五年參加巴黎時裝節入住的酒店,價錢不貴,但十分舒適。

梅豔芳帶著華星給她預支的版稅,第一天已在香榭麗舍大道瘋狂物,我陪伴著她,教她如何選擇一些有品味的衣服和飾物。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梅艷芳與劉培基為了牠  在巴黎上演「爭犬大戲」

商場裏有一間毛公仔専門店,阿梅一 馬當先沖進去,她首先看中一隻小狗,第一時間放到收銀櫃檯,然後繼續發掘其他好東西。

我立刻走到收銀處把小狗買下,請店員包起,若無其事的坐下來等候她。當阿梅抱著很多東西預備付款時,發覺小狗不見了,慘叫一聲,「我的小狗 不見了!」

我平淡地說:「我買了。」

她很高興,「你替我買了?」

「我替自己買了。」

她著急得瘋了似的,口裏說:「one more , one more』,還借助身體語言, 手舞足蹈,店員明白了,給她一隻一模一樣的,她連忙一抱入懷。回到酒店,在大堆戰利品中,我們各自抱著小狗,拍照留念。

梅艷芳恩師回憶兩人在巴黎爭買毛毛狗的舊事。 (圖/翻攝自《舉頭望明月》)

▲梅艷芳恩師回憶兩人在巴黎爭買毛毛狗的舊事。 (圖/翻攝自《舉頭望明月》)

我其實只是鬧著玩,因為知道她愛狗如命,每當她飼養的寵物死掉,她那種悲痛欲絕,呼天搶地的畫面,旁人實在難以想像。三位女士巴不得把整個巴黎抬回香 港,我當然沒那麼瘋狂,我買了一件很好的皮褸,盡管後來我的衣服多得要把大部分放進貨倉,這件皮褸卻一直留在家裡,因為它有著我對故人的懷念-當梅艷芳演唱《壞女孩》和張國唱《Monica》時,都穿過這衣服。

「巴黎和倫敦都一樣呀!」 我深信,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是讓阿梅學習的好機會,我要帶她看世界。

在巴黎的街頭,活生生的素材,俯拾皆是―-長髮女子從跑車下來,走到路旁的咖啡座閒坐著,墨鏡隨手往上推,擱在頭上,襯衣的鈕扣有幾顆沒扣上,若隱若現見到裏面的胸圍;穿短樓、窄 腳褲、平底鞋的少女,拖著一隻狗,站在路旁等候過馬路⋯⋯。簡簡單單的生活,不自覺、不經意的神情,流露出來 的是「有型」。我不斷向她灌輸。

然後,我又單獨與阿梅遊倫敦,重遊真正令我成長的舊地。

在回港往機場的路上,我問她:「你 喜歡哪個城市多些?」

她說:「巴黎和倫敦都一樣呀!」 我心裏想:「怎麼可能?要讓這孩子明白不同國家的文化,與它們的優缺點,還需要長時間耐心教導。有機會要再帶她歐遊。」

「何以覺得勁?」 再過數月,我問阿梅:「跳舞跳得怎様?」

她說:「其實跳得不錯了,我覺得自己都頗勁,但不知你覺得我勁不勁。」

「何以覺得勁?」「因為很多人走過來跟我鬥跳。」

我忙得頭昏腦脹,無法抽時間泡的 士高,只能再三叮囑:「總之你要記著,一定要給觀眾勁歌熱舞的感覺。」

我們開始著手籌備第三張唱片。作為電影主題曲,《似水流年》充滿滄桑,再加上《夢幻的擁抱》與《蔓珠莎華》,感覺同樣很女性。假若循「正路」 構思,應該把她塑造成非常女性化的形象,然而,當我們同遊巴黎的時候,我已萌生讓她穿男裝的想法⋯⋯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 梅艷芳已逝18年,世人仍忘不了她。(圖/翻攝自梅艷芳永遠的粉絲IG)

香港時尚大帝劉培基自傳《舉頭望明月》有珍貴故事。(圖/翻攝自誠品線上圖書)

▲ 香港時尚大帝劉培基自傳《舉頭望明月》有珍貴故事。(圖/翻攝自誠品線上圖書)

本文撰寫與摘自明報週刊出版之《舉頭望明月》

劉培基(Eddie Lau)介紹:

香港最負盛名的殿堂級時裝設計師及形象設計師;一手把梅艷芳打造成「百變」的樂壇天后,攜手創造出不朽的傳奇。他在自傳中,首次談論自己的身世、感情生活、與摯友們很多不為人知的往事。

劉培基重情義,一生中真正的朋友不算多,但都是拿出真心交往,包括著名作家金庸、粵劇名伶白雪仙、多才多藝的黃霑、才女林燕妮、一代名模柴文意等;香港樂壇舉足輕重的巨星羅文、張國榮與梅艷芳,均與他識於微時,巨星們罕有表達於人前的脆弱一面,在他面前卻是毫不掩飾。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