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吳姍儒分析走出悲傷五階段秘密 感謝閨密這一句話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即將步入婚姻禮堂的吳姍儒,主持節目功力實力一流。真實的她善感謙和,在她的書中《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你青睞》曾經感性分析「面對悲傷,我們仍在學習」以及自省「從謙卑後開始真正的驕傲」,文字深邃動人,是一篇篇給粉絲的溫暖情書。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 (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 (圖/翻攝自吳姍儒ig)

「面對悲傷,我們仍在學習」 讓快樂不請自來

吳姍儒(Sandy Wu),在《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暢銷書中提到每個人都應該知道的悲傷五階段,明白了,讓快樂不請自來……….

有一次,來了個年輕的男講者,他依照心理學系的背景講述人「面對悲傷的五個階段」與「畫界線的藝術」。那年我二十三歲,即便大學時期修過人類異常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的課,聽到這簡單明瞭卻容易被遺忘的步驟依然覺得驚訝萬分。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原來,碰上悲傷,所有人的深度不同,所以表現出來的強度也就相去甚遠,但在面對悲傷之前先對悲傷有足夠的理解,或許我們會更知道自己何時能夠強韌到可以走出傷痛。

悲傷的第一個階段拒絕與隔離(Denial and Isolation):

這實在是人類很妙的地方,面對苦痛,為了自我保護,往往先否認現實或以封鎖隔離自己來隱藏事實。試想,一生中從未有人教導我們應該先否認與隔離去走過第一時間的衝擊,但我們的腦袋知道自己的主人現在正在經歷可能漸強或漸弱的情緒攻擊,為了生存下去才發展出保護機制,先把通往外界的大門統統關上了。果然,把心理學研究得再怎麼透徹,還是必須回歸到人類本是依著動物性存活下去的需求做選擇和行為導向的生物啊!

悲傷的第二個階段憤怒(Anger):

許多人面對悲傷會延長待在第一階段的時間,但順利的話,很快速地我們會自己走到第二階段,憤怒(Anger)。畢竟,對於大腦這個執勤單位來說,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事實會自然地溜進情緒中樞,誘導出脆弱感,進而引起憤怒。說到這,實在是完整地解釋了為什麼我聽到第一位講者講述」愛與人的無知」會悲憤不已。因為我太替聽過所有故事的主角們感到悲傷了,我太過於把自己的感受投射在這些破碎而在社會上堪稱」折舊」的人兒身上,尤其年紀更小的時候接收到的,早已遠遠超過我可以消化理解的。

悲傷的第三個階段談判(Bargaining):

因此我順勢走到了第三階段,也就是談判(Bargaining)。當時我的脆弱與無助迫使我做出破格的動作,目的只是為了重新在現實中獲得控制。衝上前去提出質疑與破壞,試圖與狀況中的權力者做交易當然,那時候什麼都沒有改變。因此以極快的速度,我踏上了悲傷旅程的第四階段,抑鬱(Depression)。

悲傷的第四個階段抑鬱(Depression):

高中時期老師就說過,這個字眼將會在接下來的二十年間被廣泛地運用,雖然社會對於許多病徵、病症、病識感都增強是絕對有益的,但現在看來不免讓人感到有夠諷刺。何止廣泛,根本氾濫。不過悲傷旅程裡的抑鬱分成兩種,若我們正視之,其中一種真正的需要,並非被拖拉出來曬太陽,而是需要獨處或是由可信任的人安靜陪伴,讓人帶著私密細膩的情感,與逝去的關係過往say goodbye。

另一種悲傷抑鬱偏向的是意識到損失與關係成本被剝削的恐懼感,往往我們稱之為遺憾。像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中,K 跟Cream彼此之間永遠在繞圈圈的那種無奈,也有點像是電影《真愛繞圈圈》裡的Rosie跟Alex勾勾纏卻總是錯過的遺憾。這一階段若是我們懂得尋求專業幫助或身旁有好友家人的安慰,的確會比較容易脫離。

我在這一階段的經歷,除了狂奔回家大哭寫筆記本抒發之外,真正比較強烈的感受就是在被好姊妹切割之後。大量地抑鬱感受耗費我許多時間消化。我找好友、長輩、前輩闡述深刻經歷到的失去、恐懼與憤怒。爾後,當然在大量moral support(道德支持)幫助之下,我慢慢地離開這種被拋棄的傷痛。

悲傷的第五個階段接受(Acceptance):

我進入最後一個階段,接受(Acceptance)。不論無奈地、歡樂地,或苦甜與共地,「接受」都會帶來相對平靜的安穩,在對於發生過的事上不會再有強烈的情緒波動,甚至終有一天可以強韌到從中學習,並進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在與她切割的過程中,我感受到被拋棄、無助,有時還會有一點罪疚感。但後來我也只能被迫接受她不喜歡跟我做朋友的事實。不論我如何如何地願意改變自己,又怎樣怎樣地欣賞她真實的樣子,在她的認知中我已經是過往的友誼。

我是捲好線的風箏,方才那陣風停了,我在一片寂靜內等啊等,風再也沒有吹回來。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閨蜜一句:「妳會不會覺得是因為妳的驕傲呀?」讓吳姍儒頓悟

吳姍儒談起閨密點醒自己的一個故事……….

我和蜜奇的友誼很晚才開始建立,認識大概四、五年之後,才單獨約出來喝喝茶聊聊天。

蜜奇是個很甜美的女人,小小的臉上硬是放了兩顆骨碌大眼,是甜美到大家會以為她是我的小妹那樣青春無敵的面孔。更氣人的是,她非但大我不少歲數,最大的孩子都已經上國中了!

跟她熟識之後我才發現,她最有魅力的地方是靜靜觀察、思索統整的特性。她在群體中很亮眼,也很樂意與旁人分享生命,但她總是能清楚記憶身邊人說過、提過、爭論過的內容,進而分析判斷,並在最神來一筆的時刻給你一記當頭棒喝。

有一天,我如常說著人生碰到的煩惱困擾,說著工作夥伴如何如何在重要時刻做錯決定,還差點得罪廠商代表﹍﹍她突然打斷我的節奏,劈頭問了我一句:「妳會不會覺得是因為妳的驕傲呀?」

「一道閃電從夜空中劃過,倏忽即逝卻在漆黑中割出了比海溝還深的尷尬。」這就是我那刻精準的感受寫照。

驚訝詫異、疑惑不解、莫名其妙!我在講東,妳怎麼突然跑到西去了?老實說我有點生氣,甚至懷疑她剛剛到底有沒有在聽。為什麼會突然丟出一句如此傷人的話呢?怎麼會用這麼強烈的字眼來質疑我呢?況且我講的是我碰到的煩惱,跟驕傲有什麼關係啊?

她也沒與我爭辯,只說:「我只是在想,妳的煩惱會不會是因為妳太過驕傲造成的?」為了鞏固友情,我按捺自己的情緒後隨意搪塞了幾句,速速讓話題無疾而終。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關於「驕傲哲學」與關於「錯誤認知」 讓吳姍儒分析驕傲

相隔多年後,某個沒安排工作的早晨,我悠哉在家獨自坐在房間,難得沒有播放任何音樂,靜靜在網路上讀了一篇關於「驕傲的哲學短文」,又聽了NPR(美國國公共廣播電台)關於「錯誤認知」的廣播。

一股強烈的渴望油然心生,讓我覺得務必要來好好釐清何謂蜜奇口中的驕傲。還用審慎的態度開始試圖找尋自己內在不夠謙卑的根源,用以肅清自我。

我沒開燈,刻意安靜思想要如何讓自己謙卑下來(或者更正確地說是「如何證明我沒有驕傲」)。

驕傲呈現人內心的恐懼  有過分自負與過分自卑兩種不同行為呈現

一旦開始搜尋「驕傲」這攸關生死的人生大事會立馬發現,驕傲呈現的是人內心的恐懼:怕自己比不過人、怕自己不夠被接納、怕自己沒被肯定……有過分自負與過分自卑兩種不同行為的呈現。

我們都聽過「驕傲的人其實很自卑」。因為覺得自己不夠好而先發制人,用自身成就和聰明去壓倒其他人,以證明自己的價值,但別忘了「過度謙卑也是最要不得的驕傲」。把承讓掛嘴邊如同「齊國黃公好謙」的故事一般,正話反說,刻意隱藏美好真相,以期換得更大褒獎,這也是驕傲的一種面貌。

更深入查找資料後,我發現「驕傲」居然不只是一種人類展現出來的自滿行為狀態,而是對於個人成就或地位自我膨脹炫耀的一種情緒。既然是情緒,就有來去,它出現的時機和強度可能有跡可循,而所有的情緒都來自於更內在深層的感覺,但感覺通常毫無目的(感覺→情緒→行為)。

一個人會生氣不管表面原因為何  最終都和兩種脆弱感受有關

就像生氣是一種情緒,而它呈現出來的行為狀態各式各樣,形形色色,包含吼叫、大哭、搥牆等等,但一切都來自於更深刻的內心感受。一個人會生氣不管表面上的原因是什麼,最終都和兩種脆弱感受有關:一是「害怕未知」,另一個是「害怕再次受傷」。恐懼所帶出的情緒會隨著成長而逐漸複雜化,但心底脆弱的感受其實就差不多那幾個簡單易懂的名詞:委屈、擔憂、沮喪、羞恥、內疚、無所適從、惆悵、詫異……以此類推。

所以當人有生氣的情緒時,真正要解決的,不是表面上爭論不休的事件本身,而是「薩提爾冰山理論」(水面上的行為VS水面下的情緒感受翻轉)中最底層那最脆弱膽小的感受。我羞愧地回想多年前蜜奇真誠的疑問,她真正想表達的是,她認為我對同事行徑的生氣反應其實來自驕傲的情緒,讓我產生這情緒的恐懼感受才是真正該探討的問題。

我才意識到自己對工作要求極高  所以害怕工作會被同事搞砸

我才意識到,由於自己對工作要求極高,所以害怕工作會被同事搞砸、害怕同事詞不達意會被別人誤會、甚至害怕對方像上次一樣推我出去背黑鍋……所以我急得跳腳,像熱鍋上的螞蟻焦急萬分。

而蜜奇早就觀察到我的緊張,也注意到我在分享自身困擾時,會不經意跳過自己的真實感受,避重就輕地只談論情緒藉以抒發。身為好友她當然願意做我的聆聽者,但同時身為育兒有方的媽咪,她在那時刻便「種下了爾後讓我恍然大悟的種子,為了這事,我實在是要好好謝謝她。」。

在理解驕傲也是情緒的一種之後,我開始想,到底為什麼承認自己的憤怒、悲傷、委屈可以如此輕而易舉,但大多數的人卻像我一樣,第一時間無法面對自己的驕傲,甚至舉起憤怒的令牌,希望將對方斬立決?

以華人高舉謙虛的文化來說,我們長時間誤以為「驕傲」是個違背善良風俗、令人深切恨惡、又沒道德的人格呈現。一旦被貼上標籤,就彷彿是在人格評分表上畫上慘不忍睹的紅色叉叉,所以這個明明幾乎所有人都有的「情緒」被視而不見,好像只要不承認就會比其他人清高一點。沒想到,當我們極力否認、深深掩埋這個情緒時,就是在壓抑它使之有機會惡化,成為膿瘡。

其實,算算自己看多少人不順眼就知道自己有沒有驕傲了

看愛表現的人不順眼,因為自認為沒有他那樣愛現;看愛自誇的人不順眼,因為自認謙虛不張揚,這些或許多多少少都有驕傲的成分在裡頭。最終,who are we to judge? (我們是誰可以下判斷嗎?)在比較中就算大獲全勝,也不過就是小池裡的一尾大魚,「看不到世界的遼闊也看不見別人的美好,真的有特別厲害嗎?」

說起來,承認驕傲也沒什麼了不得的,我甚至覺得要感謝身邊真正深入觀察、替你想、甚至發現癥結點的朋友,「畢竟發現驕傲了才正是我們可以開始探究內心世界的最佳時機」,好好釐清根本感受問題,才能讓我們日益健康,自然不需靠驕傲武裝弱弱的心。

在心理學上來說,適當的驕傲反而是種健康的發展,讓我們面對挑戰與未知時,擁有超過現實一些些的勇氣與自信。我很喜歡英文中最簡潔而可愛的肯定句:「I am proud of you.」 我為你感到驕傲、我以你為榮。充滿積極正面的鼓勵又簡單明瞭。

我想驕傲這可愛的情緒就像一把尖銳利刃

由此可見,當我們正確地使用適切劑量的驕傲,就會變成一波強而有力的助攻,順水推舟快攻上籃得分,我想驕傲這可愛的情緒就像一把尖銳利刃,每人都擁有且無需否認,只要學會小心使用就必定大有功效,「以後只要發現自己心裡頭有一股蠢蠢欲動的驕傲,我們千萬不要再避之唯恐不及了,它有它的可愛,你有你的厲害,懂得運用才是聰明。」。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圖/翻攝自吳姍儒ig)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 (圖/三采文化提供)

▲ 吳姍儒在《我的存在來就值得你青睞》書中的文字,溫暖深邃動人。 (圖/三采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三采出版之吳姍儒著作《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