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反正我很閒內鬨!猛將「曬證據」再開轟:太多不符合的事實

  • A-
  • A
  • A+
打賞星星

反正我很閒在網路擁有高聲量,曾引發全台「羅馬競技生死鬥」的風潮。(圖/翻攝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

▲反正我很閒在網路擁有高聲量,曾引發全台「羅馬競技生死鬥」的風潮。(圖/翻攝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

娛樂中心/陳又瑞報導

知名YouTube團隊「反正我很閒」近日爆發資遣爭議,元老之一的「猛將」指控遭到先簽約再以「告知資遣」的方式讓他離開,還收到公司的存證信函。對此,反正我很閒在臉書發出聲明回應。不過猛將今(28)日再度回應,痛批「因為有太多不符合的事實」!

猛將表示,反閒說頻道是「由佳播與樂咖發想主導、由猛將掌鏡的side project」,但從過去三人接受專訪就可以發現,「鍾佳播自述是他先找我拍『告白目』,我建議鍾可以繼續拍攝,最後才是提議找樂咖(陳奕凱)加入,才有現在大家看到的反正我很閒」。

猛將指出,反閒提到「當猛將此時決定前往日本發展並結束與『反閒』的關係」,但事實上他即使赴日也未主動結束關係,強調當時他是趁著打工度假的最後29歲年限圓夢,「至始至終,我們都有共識,我是會再回來的。也是因為從來不認為自己離開過,在日本期間,我頻繁地和鍾佳播溝通、討論頻道狀況,也討論團隊的執行,並擔任團隊溝通的角色,這些都有對話紀錄可供證明」。

猛將強調,反閒聲稱公司成立時,4人出於理念決定以收入均分、薪資均等的方式共同為「反閒」努力,但其實他們有討論過薪水問題,「我負責⾏政以及主要對外接洽窗⼝,福林為次要窗⼝以及攝影腳⾊,鍾佳播及樂咖主要負責腳本及剪接的⼯作,但也不算是太強硬的分⼯,彼此都會⼀起討論解決各種問題。針對露臉的鍾與陳(樂咖)的月薪,是比幕後的我和福林還高許多的,獎金部分也並非回覆聲明中所說僅拿3000,這些都有實際匯款資訊與薪資單的,還請公司提供所聲稱『收入均分、薪資均等』的證明」。

針對反閒聲明反控「團隊決議辭退猛將的最大理由」,頻道開始接廣告製作案(不露面、不掛名)後,猛將「開始主張由他負責聯絡的案子必須分佣金給他(4成以上)」,比例讓其他團隊成員無法接受,團隊因此產生爭執;猛將表示,當時他仍有廣告製片本業,朋友詢問他合作意願後,他才回頭和公司討論,最後達成廣告製作案以公司名義承接、公司提供1/4「執行費用」的共識。猛將指出,廣告案本來就是他的拉進公司的客戶,和公司夥伴達成不接廣告案協議後,他為了業界誠信進行收尾,最後由於客戶意願,他自己繼續接洽、找朋友公司製作。

猛將強調,「三人壓力下使我同意簽署聘雇契約,成為被解雇的稻草」,認為簽約過程顯失公平、自己並未「曠職三日」,自己是考慮5個月後才終於決定發聲,希望能獲得一個應有的尊重、一個合夥關係的承認,「希望曾經的夥伴們也能夠正視問題,好好溝通,而不要變成毫無根據的口水戰」。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