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朱熹21代孫管員工餐廳 連五星飯店都來取經

  • A-
  • A
  • A+
打賞星星

圖、文/CTWANT

調查局退休的朱振藩,出版了50多本飲食、品酒、面相等書籍,被稱為現代食神

▲調查局退休的朱振藩,出版了50多本飲食、品酒、面相等書籍,被稱為現代食神。

父親當過板橋地院(現為新北地院)代理院長、庭長,伯父做過高檢處(現為高檢署)主任檢察官,表姑父則當到最高法院院長,出身自這樣司法世家的子弟,通常職業不是法官、檢察官就是大學教授,不過這位宋朝大儒朱熹的第21代子孫有點特別,雖然也曾從事司法方面工作,卻被兩岸美食界譽為「現代食神」,他就是曾任法務部調查局調查官的朱振藩,退休前把調查局員工餐廳搞得嚇嚇叫。

提到為何考進調查局,理個小平頭、講話慢條斯理的朱振藩頓了一下,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我大學考了4次,曾經英數加起來只有3分,可是其他3科幾乎滿分,最後上了輔大法律系」,不過在學期間「不務正業」的他,雖然也念書,卻不念法律,其他時間不是打球、就是研究命相、幫人家算命。「大四時,當板橋地院庭長的爸爸看不下去,要我考法警,我一氣之下,剛好碰到調查局在招考,不考英文數學,我不用準備就考上了。」看起來老實溫敦的朱振藩有點得意,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剛進調查局的工作忙碌而辛苦,在台北縣調查站上班的朱振藩,一有案子忙到凌晨是常態。「只要長官發現煙毒犯,就一定要抓到『大魚』」,「發現小科員收賄,就一定要逮到幕後主使者」。當時期別最低的朱振藩,成了長官的小秘書,每次辦案都忙到三更半夜,在這樣的精實工作下,朱振藩所屬調查站團隊布線半年,辦出了台灣第一件餿水油案,社會為之震動。不過現實是殘酷的,「我爸爸之前常從板橋地院員工福利社買一小瓶小磨麻油回家,說這個味道香醇,佐菜、拌麵都好吃,不料竟也是這家餿水廠商的黑心產品」,朱振藩苦笑。

朱振藩(右)的父親(左)曾任法院庭長和法官,原本希望他繼承衣缽當法官,但他毫無興趣

▲朱振藩(右)的父親(左)曾任法院庭長和法官,原本希望他繼承衣缽當法官,但他毫無興趣。

調查站的工作告一段落後,朱振藩調到「匪情資料研究處」研究台獨,撰寫了厚厚一本的「黨外活動大事記」,後來還編輯內部刊物「自強月刊」,直到他當初在「展抱山莊(調查局訓練所)」受訓時的輔導員當上事務科長,要他去幫忙,他才調去當總務、管房舍,連員工餐廳也歸他管。由於出身在講究飲食的大家族,自小吃美食長大,對食物有著特殊的敏銳度,管理員工餐廳剛好讓他一展長才,不少調查局老同事都說,朱振藩管理期間也是員工餐廳最好吃的時候。

在朱振藩和餐廳包商及長官的規劃下,員工餐廳每周一到週五的午餐都有變化,周一是日式招牌拉麵,週二是大滷麵、週三牛肉麵、週四牛肉乾麵、週五炸醬麵,加麵條、加湯都不用錢,一律50元。其中週三、週四的牛肉麵和牛肉乾麵是員工餐廳的排隊美食,廣受調查官們的歡迎。另外,需要自費的菜肉餛飩也是一絕,「不比台北市寶慶路一帶的老店差」,這點朱振藩很有自信。

至於早餐則是手工饅頭、稀飯和手工磨的豆漿,再搭配3樣小菜,只要25元,晚餐就是4菜(一葷一素再加上兩個半葷半素的菜)1湯、和早上剩下的稀飯,晚餐和午餐一樣50元,每到周五下午,餐廳還會滷一大鍋滷味,裡面有兩隻雞、一個豬頭、豬腱、豆干和海帶,不少同事喜歡滷味裡面的滷汁,還包一袋回家拌菜、拌麵。

朱振藩主持下的調查局員工餐廳名聲遠播,晶華、圓山等5星飯店都曾來取經

▲朱振藩主持下的調查局員工餐廳名聲遠播,晶華、圓山等5星飯店都曾來取經。

五星級的晶華飯店和圓山飯店的主管甚至慕名而來,由經理帶著實習生到調查局員工餐廳觀摩,調查局員工餐廳的包商還因此承包晶華飯店的員工餐廳,當時來訪晶華飯店的經理,現在負責管理晶華最高檔的「蘭亭」餐廳,一直都還和朱振藩保持聯絡。

由於調查局員工餐廳用餐時,加麵、加饅頭又不加價,每次餐費也只是銅板價,包商實在沒甚麼利潤,朱振藩鼓勵包商在三節時順便賣水果禮盒,補貼營收。朱振藩說,吳東明擔任調查局長的時候,不准外食,加上以前局本部從外地調來的人員比較多,因此員工餐廳用餐的人數不少。言下之意,他認為現在時代不同,加上疫情影響,員工餐廳更不容易經營。

延伸閱讀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