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台大「實體」畢典僅6百人!管中閔:有比這更刻骨銘心的嗎

  • A-
  • A
  • A+
打賞星星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台大今(111)年恢復實體畢典。(圖/翻攝自台大YouTube)

▲台大今(111)年恢復實體畢典。(圖/翻攝自台大YouTube)

畢業季來臨!為避免感染擴大,台北市政府日前宣布各級學校畢典防疫措施,北市校園畢業典禮「不開放外賓」,可以採取全線上或是混成模式等2種方式。今(21)日為台大系統3校「台大、台師大、台科大」畢業典禮,台大校方表示,今年初估1萬名畢業生,實際報名人數則僅約600多人。其實因為疫情影響,台大去年改採線上畢業典禮,今年則是恢復實體畢典,這也是歷年來最早舉行的一次,校長管中閔也於致詞時表示,「不一樣的年代,值得不一樣的畢業典禮。去年我們第一次採用線上畢業典禮;今年,我決定為大家朗誦詩歌」。

管中閔表示,過去四年中,大家有兩年半必須藏在口罩之下,在遠距學習,以及參與受限制的課外活動。大家或許會想:還有比這更悲情,更刻骨銘心的大學生活嗎?有的,明年畢業的學弟妹們肯定會打破你們的紀錄;這樣想來,大家或許會釋然一些。

這是疫情蔓延的年代,戴著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的年代;這是鎖國封城的年代,許多人透過線上聯繫與溝通,但在線下感覺孤獨與無助。這也是烽火連天,攻城掠地的年代。戰爭似乎很遠,遠到我們無法聞到硝煙味;戰爭又似乎很近,我們彷彿能感受到戰火中身不由己的悲哀。不一樣的年代,值得不一樣的畢業典禮。去年我們第一次採用線上畢業典禮;今年,我決定為大家朗誦詩歌。

台大今(111)年恢復實體畢典。(圖/台大提供)

▲台大今(111)年恢復實體畢典。(圖/台大提供)

管中閔提及199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爾蘭詩人Seamus Heaney 有一段話:「某種意義上,詩歌的功效等於零--從來沒有一首詩阻止過一輛坦克,但在另一種意義上,它是無限的。」,詩的確無法阻止坦克,也無法抵抗病毒,然而在這個年代,詩歌是一種撫慰,也是一種治療。日本曾在贈送的防疫物資上寫下「豈曰無衣,與子同裳」,「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寥寥數語,感動無限。英國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醫護人員則將詩作結集(如`Small Book of Covid Poems’, `Smile with Your Eyes: poetry, prose and pictures’),匯成疫情中的一股清流。

管中閔送給畢業生楊牧的「答舞」一詩,以及Walt Whitman「大路之歌」(Song of the Open Road) 開始的一段:

答舞– 楊牧

在荷葉的這一邊,一些些興奮和倦怠,我們談論著夏天和秋風的方向陽光明亮。

在荷葉的這一邊,一起觀察飛鳥如何停止在花上,學習一些些搖曳和平衡的技巧。

這一生久遠又長這一生

你剛剛開始察覺到,我為你講解幾個詩詞常見的典故

在荷葉的這一邊,有時以歷史的興衰為比喻,有時以博物的榮華頹廢,有時使用艱深的英文術語,有時靜默看你

這一生久遠又長這一生

你已經完全察覺到,明天是一種微微的飄搖,明天是一種發生,開始,結束,永遠

你將單獨詮釋這短暫的時刻

以具象詮釋抽象,右手一翻,使用的是我佛大悲的手勢

這是你一生之舞,允許我以抽象詮釋具象我不再使用典故

大路之歌

懷著輕鬆的心情我走上大路 ,如此健康,自由,世界就在我面前,漫長的黃土路在我面前,指向我選擇的地方,從此我不需尋求幸福,我自己便是幸福,從此我不再低聲啜泣,不再拖延,再無所求,室內的牢騷,圖書館,頻繁的責難都已與我無關,堅強而滿足的我在大路上繼續前行。

管中閔表示,我沒能在2018 年秋天歡迎各位入學,但很高興在2022年夏天用這兩首詩歡送大家。祝福大家畢業後在大路上一直向前,堅強而滿足。珍重再見。

▼【國立臺灣大學110學年度畢業典禮】(影片來自YouTube-臺大頻道,若遭移除請見諒)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