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金曲33/大支出道20年!靠熱情堅持 曾為創作每月借錢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鄭尹翔/台北報導

大支二度入圍金曲台語歌王。(圖/記者楊澍攝影)

▲大支二度入圍金曲台語歌王。(圖/記者楊澍攝影)

二度提名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的大支,專輯《台灣隊長》從疫情期間開始發酵,感念不少無名英雄,都用自己的長才守護台灣,帶著台灣發光,大支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也覺得,近年嘻哈音樂終於慢慢被大眾接受,不過自己能不能得獎,早就已經平常心,不過很重要的是,這次可以用母語台語,唱戳這麼多人的故事。

大支透露:「就我這張專輯,是我自己覺得,對我來說,雖然台語是我母語,那可以用母語講出這麼多人的故事,除了史料的搜集,把這些東西轉換成台語的文字,轉換成故事,是蠻大的一番工程,我覺得要喊話,也沒什麼要喊的,那我相信現在普羅大眾,對嘻哈會那麼熟悉,不會只是覺得是什麼音樂,聽不習慣,而是這幾年大家一起努力的推動之下,好像大家聽到搖滾、主流,現在也習慣聽到嘻哈。」

大支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大支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大支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過去曾創作過無數歌曲的大支,有些歌曲批評意味較為濃厚,也笑說自己常常會被父母念,雖然家人力挺他做音樂,不過也曾勸他「不要寫歌罵人」,建議他用詞文雅一點,尤其是警察爸爸和老師媽媽,大支說「我們家算蠻保守的家庭,就會覺得不要去攻擊別人,講自己的好就好,不要去罵別人,就會有很多這方面的建議,這現在也是某種程度,也是覺得同意,同意這種觀感,說話的藝術,要怎麼樣去說服我們對立面的人,也聽得下去,而不是做給同溫層聽,就很爽,像是寫罵人的歌,同溫層就會很有共鳴,就會很爽,那我就覺得,如果要講一個笑話,不是只有一些人在笑就好,而是要講的大家都在笑,才是說話的藝術。」

而在音樂路上即將滿二十週年,大支回想過往,還真的有過不少艱困的時期,除了為發行專輯,相親捧好友借錢,也曾需要父母的金援,每個月跟爸爸求助,要他救濟五千元維持基本吃飯開銷,「生活上經濟上的壓力接踵而來,這時候就是看你有沒有這種決心,『ㄍㄧㄥ過』不一定會成功,但希望自己面對未來的自己的時候,是沒有遺憾,我有努力過,嘗試過。」

而入行這麼多年,大支看著嘻哈音樂的盛起,也語重心長的說,「很多新興的饒舌歌手,會像雨後春筍出現,又消失,可能覺得唱饒舌蠻帥的,可以把妹,但後來覺得沒賺到什麼錢,又很多挫折,就會放棄了,那我都會跟他們說,你要找到這東西對你的意義,才有辦法保持熱情,找到意義,才有辦法這樣不斷的做下去」。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
大數據推薦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