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年輕人為何赴柬埔寨?醫揭台灣極端M型化、嘆另類死無全屍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刑事局中打三隊查獲張姓女子等人,涉嫌在網路社團張貼高薪工作,以中低收入戶為目標,騙往柬埔寨從事不法。(圖/翻攝畫面)

▲刑事局中打三隊查獲張姓女子等人,涉嫌在網路社團張貼高薪工作,以中低收入戶為目標,騙往柬埔寨從事不法。(圖/翻攝畫面)

柬埔寨犯罪集團以高薪資,加上包吃包住包交通等誘因騙人到當地工作,卻在落地後慘淪「豬仔」遭囚禁、虐打甚至性侵、活摘器官,引發高度關注。姜冠宇醫師直言,柬埔寨詐騙是一回事,但這也反應,台灣確實是極端M型社會。

何以會這樣說?姜冠宇醫師表示,他跟很多年輕朋友吃飯,都道出年輕人普遍只有三萬,卻工作到抽屜都是NSAID止痛藥、胃藥,就不多說了。

「在另一邊,我也有和一些曾離婚的朋友吃飯,這才知道社會上居然真的有這種存在:她那個離婚的丈夫,整天生活沒有正式工作,完全只有消費,收入是來自家族企業內部開給他的職位,躺著領高薪,一個月領有近百萬吧!」而這樣的人,完全沒有在家族外的公司工作過的經驗,他就一直待在自家公司過他爸爸媽媽給他的好日子。

姜冠宇醫師還說,他覺得,這整理起來好驚人。可以想像成一家公司,它基層生產工作的人都是30K上下,也頻頻大量流動,留不住人才;但是越到管理階層,卻有那種幽靈位置在核銷公司預算。

「其實我是可憐這些年輕人的,智慧不夠的,因為也找不到好機會,所以才最後器官也丟了命也沒了,另類的死無全屍」,智慧夠的,其實也是在社會也是拼命生產他的理想,但是這些初衷必定會被這些待遇磨掉。

姜冠宇醫師感嘆,少子社會也隨之而來,他們根本就沒有本錢養育教育下一代,而沒有生產力卻享有高待遇的,可能他家跑車都是公司核銷的預算的,都是確實存在,「當然,我也相信這種公司,也必然會崩塌」。

「我有聽過新創大公司,最後國發基金被政府決定追討回來的案例,當初企劃案整個騙得天花亂墜,最後預算都去請妙齡冗員和政商應酬來核銷」。

姜冠宇醫師還說,台灣是不是有點發展出少子化,但是下一代勞動條件也集體惡化,像是我們過去看待東南亞,勞工正在輸出的狀態?「我不知道,但是這真的要改革,不然成為另類新南向,真的很不好」。

 

推薦專題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