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美高日前的投手論 許銘傑也談噴射球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蕭保祥/桃園中壢報導

台灣中華職棒今年幾名外籍投手身高200公分以上,走的是高出手點去壓小擊球面,日本投手則是強調延伸身體、放球點盡量靠前,樂天桃猿投手教練許銘傑在日本職棒生存14年,提出他的理解。

山本由伸出戰2019年世界棒球12強賽。(資料照)

▲山本由伸出戰2019年世界棒球12強賽。(資料照)

美高日前

18日青埔樂天桃園球場賽前受訪,許銘傑說,「很簡單的道理,美國人比較大隻,東方人體型比較小,所以要把動作延伸到最前面,讓球速愈快,跟本壘板距離會拉近。」

許銘傑說明,日本人會比較講求轉速,外國人力量夠,「白話一點就是靠蠻力就可以丟球,但是東方人沒有辦法,老一輩的人說協調性,就是延伸投球動作,手、腳愈前面,距離本壘板愈近,相對出手點愈晚,球會愈難(被打者)看到。」

如果在日本,要求高大投手走靠前的協調性,訓練有侷限性。

許傑說,美式投球要求短、快,日本要求協調性,「高大的投手再教要延伸還是有困難。」許銘傑說高大型投手,「(踏)下去重量更大、速度要更快,要練的東西會更多。」基本上日本的高大投手也會練協調性,但沒有那麼要求,根據許銘傑說法,高大投手踏出去比一般人多半步,若是太強調協調性,不會丟球也有可能。

Brock Dykxhoorn(布雷克)身高205公分。(資料照/記者劉彥池攝影)

▲Brock Dykxhoorn(布雷克)身高205公分。(資料照/記者劉彥池攝影)

後援投手生存在連投

許銘傑在日職登板301場,先發與後援經驗都很豐富,年紀愈大時,變化球球種學習愈多,「我對自己要求是均速維持一個速度,變化球,要丟到讓打者無法猜測要丟什麼變化球。」

闖蕩東瀛最大的衝擊是投球量,許銘傑能體會、理解也認同。

「(投球)量,你要一直丟丟丟(球),丟到是生活的一部分,這我是蠻贊同的。」許銘傑說,習慣常投球的訓練能讓自己不容易受傷,再來是動作不需要調整,「我是贊成丟多一點」。

許銘傑說,「中繼是143場要打,你要丟幾場?要把連投的場次拉長,才有辦法生存在一軍,你想投1休1(天)?基本上在一軍是無法生存,起碼我可以(連)投2、3天。」

根據許銘傑說法,春訓期間後援投手連續3天進牛棚練投,在日職是很基本的事情,投球量可以自己調整,「踏上投手丘,習慣每天丟球感覺。」

「理解也接受,不能讓自己有惰性出現,心魔就會出現,日本教練跟我講說『你要學會自虐』,要虐待自己才有辦法強迫自己,教練跟你講,你可能做得心不甘情不願;如果是自己覺得不足,就會心甘情願虐待自己。」許銘傑說。

許銘傑現職Rakuten投手教練。(資料照/記者劉彥池攝影)

▲許銘傑現職Rakuten投手教練。(資料照/記者劉彥池攝影)

想學噴射球嗎?

許銘傑的噴射球在日職有高評價,被問到「現在台灣職棒有誰投得比較好嗎?」

許銘傑搖頭,「我是沒有看到有投手敢丟這顆球(噴射球),台灣要丟內角,裁判會不會賞賜?很難講,台灣也都太熟識了,可能會打到(觸身球),或許有(考量)啦,我不知道,我有在教育選手,或許他們還沒練起來。」

許銘傑說明,他到日職後期是讓打者出棒打不好的投手,不追求三振,「用最少球數,最快拿到出局數,明天午才能上場。」不能讓教練感覺今天用球數較多,影響隔天出賽機會,這會壓縮自己的空間,會慢慢失去機會。

「告訴我自己,看棒次決定用球數,盡量讓自己可以接受範圍,完成任務。」

許銘傑學習噴射球的用意,尾勁走平讓打者揮棒無法延伸到最前面,想要製造小飛球;伸卡球的尾勁則是走下,能製造滾地球做雙殺,讓野手去守備,「面對左、右打,有不同的(配球)順序。」

噴射球兼具可看與實用性,台灣職棒已經好久不見。

許銘傑說,「說實在,台灣(職棒)的投手比較溫柔,怕丟到人比較不好意思。」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