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連俞涵喊「我是共產黨我自首!」 《流麻溝十五號》預告超揪心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廖俐惠/綜合報導

連俞涵為《流麻溝十五號》苦練山東腔。(圖/牽猴子提供)

▲連俞涵為《流麻溝十五號》苦練山東腔。(圖/牽猴子提供)

首部史詩鉅作《流麻溝十五號》被選為今年高雄電影節雙開幕片之一,近400張門票一開賣就被秒殺完售。今(30)日公開揪心的正式預告,從主演余佩真、連俞涵、徐麗雯三位不同身份地位的女性政治受難者視角,帶觀眾還原那個被消失的1950年代。導演周美玲坦言,最大的考驗就是演員功課:「包括他們要如何進入那個時代、那個角色的狀態,其中語言、口音是一個最浩大的工程,也是一個最細膩的工程。當我們連這個都講究到的時候,那個時代氛圍才會真的出現!」

在最新的預告中,女學生余佩真無辜入獄,連俞涵則護在一群女學生前,勇敢喊出「我是共產黨,我自首」甘願淪為階下囚,而徐麗雯堅持獨立思想,忍痛母子分離,預告讓人超級揪心,看了很不捨。

在片中飾演山東煙台人的連俞涵,除了上劇組準備的語言課程外,自己也去尋找有沒有會講山東話的人,並試著了解他們如何來到台灣。連俞涵問了許久終於找到一群真的從山東來的人,他們是先到韓國、才來台灣念大學,雖然背景跟角色設定有些許不同,但藉由聊天過程中,她也逐漸抓到山東腔的訣竅。

《流麻溝十五號》徐麗雯認為最難的演員功課就是學日語。(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徐麗雯認為最難的演員功課就是學日語。(圖/牽猴子提供)

徐麗雯在片中是一位以日語為母語的角色,她直呼:「最困難的演員功課就是學日語,我一天到晚都戴著耳機聽日語,做夢都是講日語。」徐麗雯也透露,由於大家說的都是非母語,所以現場無法臨時加詞,不能及時給予臨時反應。

因為每一位政治受難者都是從各個地方被帶到綠島,為了還原當時的時代氛圍,光是語言訓練的老師就有十幾種不同的語言,每一位演員都是做足了功課才上陣。從最新發布的正式預告中,也能聽到余佩真同時說著流暢的台語和日語,還有其他角色口中的粵語、各地鄉音等。

連俞涵說:「我們都是從各種語言中去尋找彼此的意思,有時不是透過語言傳達,而是情感上的共感,每個人都有苦衷、壓抑難受的部分,我們一起待在這裡,你不說我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這是共同的記憶、共同的情感與那個環境的連結。」

《流麻溝十五號》將於10月28日全國上映。

《流麻溝十五號》《流麻溝十五號》導演周美玲認為最大的考驗是演員功課。(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流麻溝十五號》導演周美玲認為最大的考驗是演員功課。(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被選為今年高雄電影節雙開幕片之一。(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被選為今年高雄電影節雙開幕片之一。(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中每一位政治受難者都是從不同地方被帶到綠島,因此片中充斥著各種語言。(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中每一位政治受難者都是從不同地方被帶到綠島,因此片中充斥著各種語言。(圖/牽猴子提供)

余佩真在《流麻溝十五號》中同時說著流暢的台語和日語。(圖/牽猴子提供)

▲余佩真在《流麻溝十五號》中同時說著流暢的台語和日語。(圖/牽猴子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