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蔣孝嚴重磅回擊周玉蔻黃清龍 曝殺母兇手竟是他 一個神秘男子

  • A-
  • A
  • A+
打賞星星

資深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章亞若手抱與蔣經國所生的雙胞胎-蔣孝嚴(左)、蔣孝慈(右)。(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章亞若手抱與蔣經國所生的雙胞胎-蔣孝嚴(左)、蔣孝慈(右)。(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台北市長選舉,蔣萬安身世話題炸開。蔣孝嚴在16年前出的書《蔣家門外的孩子》書中,「早已重磅回擊」黃清龍、周玉蔻的質疑。書中疼惜母親章亞若為愛受苦、被人注射毒針冤死,點出孝嚴、孝慈的名字是阿公蔣中正所取,感謝外婆與舅舅的養育之恩,一路走來的心酸路令人動容。並曝光殺害母親章亞若的兇手,是桂林醫院的一名神秘王醫師。

1989年6月12日,蔣孝嚴與妻子黃美倫在台北婦聯會與宋美齡會面。(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1989年6月12日,蔣孝嚴與妻子黃美倫在台北婦聯會與宋美齡會面。(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他的父親是蔣經國、祖父是蔣中正,是大時代的權力中心,但母親章亞若卻死於非命,有苦難伸。「蔣」姓也許是光環,卻也是蔣孝嚴人生最大挑戰。

《蔣家門外的孩子》早已揭露 章亞若與蔣經國相知相愛

16年前,2006年出版的《蔣家門外的孩子》,蔣孝嚴記錄了母親與父親的相知相愛,母親的驟逝、外婆哭天搶地悲痛女兒死於非命、外婆與舅舅如何從大陸來到新竹的波濤洶湧過程、成長的辛酸以及漫長從姓章到姓蔣辛酸路。

蔣孝嚴花了三年時間,親筆記錄身世與成長歷程。作為「蔣家門外的孩子」,不同於同父異母的兄姐弟們,他與外婆、二舅及弟弟孝慈遠居在新竹,在窮困的日子裡,靠自己的努力,經歷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三個時代、將近四十年重要的黨、公職,其中以從章姓到蔣姓的情感交纏,最令人感傷慨然。

2002年12月24日歸宗茶會正式從章改回姓蔣。蔣孝嚴(中)、黃美倫(右二)、蔣萬安(右一)與女兒蔣惠藍、蔣惠筠一起上台。(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2002年12月24日歸宗茶會正式從章改回姓蔣。蔣孝嚴(中)、黃美倫(右二)、蔣萬安(右一)與女兒蔣惠藍、蔣惠筠一起上台。(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母親的悲苦‧堅貞的愛情 蔣孝嚴感謝外婆與舅舅養育之恩

蔣孝嚴在《蔣家門外的孩子》說….

不只一次為了母親的死因不明,我和孝慈相對唏噓。最初感受到母親並非自然死亡,是在外婆告訴我們身世的那晚。外婆一口氣說出許多難以置信的往事,當她吞吞吐吐的說到:「……紀琛只是你們的大舅媽,亞若才是你們的親娘……」時,她再也無法抑止長年累積的哀傷,掩面而泣,痛苦的喃喃自語:「……我的心肝女兒亞若才是你們的親生娘,但是她死得好慘啊!你們一定要為娘爭口氣!如果亞若還活著,日子不會這麼苦,你們要爭氣哦……」

我流著淚追問外婆,母親是怎麼死的?外婆難過得直搖頭,只重複的哭著說:「你們娘死得好慘唷!死得好慘唷…」

▲1943年蔣孝嚴與至親合影。外婆周景華(中)手抱孝慈、四姨媽章亞梅(左二)抱孝嚴,二舅章澣若(右一) 攝於江西萬安老家。(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2002年8月,蔣孝嚴與妻子黃美倫前往美國洛杉磯探視大舅媽。(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2002年8月,蔣孝嚴與妻子黃美倫前往美國洛杉磯探視大舅媽。(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章亞若在廣西桂林醫院奇猝死 孤獨死亡沒有親人在側

一九四二年八月十五日上午,母親在廣西桂林醫院暴斃時,外婆一家人遠在江西贛州萬安,毫不知情。四姨媽亞梅(章亞若妹妹)告訴外婆,母親生病當晚,是從外面用餐回來,回家途中就曾嘔吐。正巧那幾天大姨媽懋蘭從貴陽趕到桂林作伴,母親生病當夜,懋蘭也在場。

她看見母親從外面回家進門時就跌跌撞撞,路都走不穩,而且臉色蒼白,嘴角上還有一小塊飯菜殘渣,顯然先前嘔吐過。懋蘭阿姨原以為母親喝醉了酒,走進身邊卻聞不出酒味,所以並非酒醉,而是得了急病。母親進房後,她便急忙在屋內找出「濟眾水」、「萬金油」等成藥給母親服用,總算熬過漫長的一夜

第二天清晨七點多鐘起床後,母親再度嘔吐並腹瀉,匆忙間決定到省立桂林醫院看診,同時通知桂昌德(章亞若葆靈女中的要好同學)前來,由她攙扶母親前往,亞梅阿姨則留在家裡照顧雙胞胎。

懋蘭姨媽後來跟外婆說,她才到桂林不久,因為自己身子也有病,另外當時看不出當時二妹的病情有那麼嚴重,所以便在家裡幫亞梅照顧孩子。她怎麼樣都想不到,二妹竟然就此死在醫院裡,頭都不回的丟下兩個心肝寶貝。要是她看得出任何妹妹亞若的病,會有生命危險,無論如何她也會陪同著去的,而且一定還要抱著這兩個可憐的孩子一道去。

章亞若優雅美麗與蔣經國相知相愛。(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 章亞若優雅美麗與蔣經國相知相愛。(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蔣孝嚴章孝慈為母親修築的母親章亞若之墓。(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蔣孝嚴章孝慈為母親修築的母親章亞若之墓。(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他替章亞若注射毒針 之後再也找不到人的神秘男子-王醫師

母親是上午近九點步行到醫院,手續辦妥後,原本精神略見好轉,住進單人病房,桂昌宗和桂昌德兩兄妹事後分別向懋蘭和亞梅阿姨轉述:

那天上午母親在病房稍歇之後,有位王姓醫師由一位護士推著藥車陪著進來,說是要為母親打針,也沒說是什麼針,或是母親害的是什麼病,直接撩起母親袖子,就扎進左手腕血管,打完針後隨後一言不語的迅速離去。幾分鐘後,母親還在用右手按著左手打針處,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眼前漆黑,叫了一聲:「不好了,我什麼都看不見了……」隨即昏了過去。

在旁見狀的桂昌德急著大聲嚷著要那位姓王的醫生回來,一會兒來了好幾個醫生,七嘴八舌的圍在母親病塌前,但那自稱王姓的醫生已不見蹤影。其中有位大夫要請桂昌宗去買冰塊,說是病人體溫太高,需要冰塊。桂昌德隨即上街去找冰塊,半個小時左右回到病房時,氣氛已完全不對,幾位醫生正在為母親進行搶救,醫院院長楊濟時聞訊也趕來現場,並且交給他和他妹妹一張病危通知書,說母親是「血中毒」;未幾,即宣告急救無效。

母親就這樣孤零零的,沒有任何親人在旁的情況下,孤獨的走了、含冤不白的走了、對兩個稚兒放心不下的走了!從母親進到醫院,一直到臨終,都沒有親屬在場。當懋蘭和亞梅阿姨接到電話後,才從家裡心驚膽戰的急忙先後趕到醫院,但母親已被推進了停屍間。

1974年蔣孝嚴(右二)與弟弟章孝慈(左三)兩家人在美國的留影 。(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1974年蔣孝嚴(右二)與弟弟章孝慈(左三)兩家人在美國的留影 。(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早上明明她還可以自己走到醫院看病  中午就宣告不治

母親被診斷死亡後,很快便被推入太平間。在家裡照顧我們的懋蘭和亞梅阿姨,被這突如其來的死亡信息,嚇得目瞪口呆、手足無措。懋蘭阿姨還是鼓足勇氣,趕到醫院見了母親最後一面。等她哭著回來後,亞梅阿姨也才單獨趕到醫院,看到斷氣多時的母親,竟然已靜靜的躺在太平間,怎麼想也不敢相信,早上她還可以自己走到醫院看病,中午就宣告不治。懋蘭阿姨真的嚇壞了,深信這是一樁謀害,有不祥之惑,連夜收拾簡單衣物,一聲不響的離開了不平靜的桂林,丟下亞梅阿姨一人看顧這對沒爹沒娘的雙胞胎。

亞梅阿姨後來帶著我和孝慈趕到萬安一見到外婆,就抱頭痛哭,進到房內哭訴說,三姊死得很淒慘,到醫院太平間裡看到她露在床單外的臉和手臂,都呈深褐色,幾近黑色,一定是被毒死的。

外界對母親的死亡,有不少穿鑿附會的推測,近二十年來坊間有不少專書和專文做不同角度分析,歸納起來,不外將元凶的關聯指向四個方面:

1.祖父老總統。

2.父親經國先生。

3.軍統局特務。

4.父親的死忠幹部。

蔣孝嚴高中時期(右三)。(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 蔣孝嚴高中時期(右三)。(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1964年蔣孝嚴在金門當兵,在「毋忘在莒」前留影。 (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1964年蔣孝嚴在金門當兵,在「毋忘在莒」前留影。 (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祖父蔣中正不可能殺害母親  他親自為雙胞胎取名孝嚴孝慈

父親在贛州與母親相知相愛之初,暫時瞞住了老總統,但老總統對一九四二年母親遠赴桂林產下一對雙胞胎的事,則知之甚詳。父親身邊有老總統的眼線是極自然的事,根本不是秘密。

母親曾要父親盡快將身懷蔣家骨肉一事稟報老總統,並要求接納。父親於一九四一年十月為此專程前往重慶,伺機做了稟報,返回桂林後非常興奮的跟母親說,委員長對整件事情表示瞭解,而且很高興又有了兩個孫兒,並立即按照家譜排輩親自取名,一個叫「孝嚴」,一個叫「孝慈」,涵意是一個「孝順父親」,一個「孝順母親」。

母親聞此,至為快慰,毫不猶豫的照著老總統的意思,為我們取名為「蔣孝嚴」和「蔣孝慈」。母親也很興奮的把這個過程與喜悅,和在桂林幫忙的大姨媽懋蘭和四姨媽亞梅分享,並且告訴了遠在贛州的外婆。

老總統不僅接納了母親,更欣喜獲得一對純中國人血統的孫兒,而親自取名。老總統與經國先生父子情深,且又欣慰接納了這對孫兒,但外界不察,卻憑空臆測指稱因老總統顧慮到父親的政治前途,而下令派人向母親下毒手。另有不明究理的人宣稱,老總統對整件事完全被蒙在鼓裡,若果真如此,則更沒有任何邏輯推論,他會以血腥手段殺害一個無辜弱女子了。

2002年12月24日,蔣孝嚴在歸宗茶會中回想歸宗崎嶇路,悲從中來。(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 2002年12月24日,蔣孝嚴在歸宗茶會中回想歸宗崎嶇路,悲從中來。(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他們從來沒有對父親 有任何不滿或暗示性的懷疑

外婆、舅舅和姨媽等家人只要提到贛州的事,無不表露對母親冤死的悲痛和氣忿,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在我和孝慈面前表示過對父親的任何不滿或暗示性的懷疑。假設外婆認為母親被害與父親有涉,就絕不會要我們爭氣,為的是有天能回到父親身邊。

有若干研究歷史的人推演,舉證父親在剷除政治異己上心狠手辣,要去除一個弱女子,應是易如反掌云云。但是,母親除了是個弱女子之外,更是他唯一流著純中國人人血液的兩個孩子的母親。

跟張俐敏爸爸有關?軍統局是添油加醋的天方夜譚

有人言之鑿鑿的說全案是軍統局介入,是老總統下令主動策畫謀害。其中有位自稱是情報頭子戴笠手下的張建國老先生,長期住在加拿大,沒有人知道他退役前的真正軍階,但人們都以「將軍」稱之,是歌星張琍敏的父親,幾年前九十多歲才過世。

十四年前(2006年書出版)章老先生寫了封信給我,透露母親被害的「秘密」,說了一大串,直指「軍統局」是幕後殺手,且說自己就是電影中的「長江一號」,直接參與了軍統局的「刺章行動」,要約我見面,俾報告更多的「內情」。

蔣孝嚴前往美國參加蔣萬安賓西法尼亞法學院畢業典禮。(圖/天下雜誌提供)

▲ 蔣孝嚴前往美國參加蔣萬安賓西法尼亞法學院畢業典禮。(圖/天下雜誌提供)

類似想像中的「資料」從不同來源湧出 以後還可能層出不窮

由於所述內容只是一種拼湊的「諜報故事」,與我早已掌握的資訊偏差太大,我就婉謝了。類似想像中的「資料」,過去十多年裡從不同來源湧出,我接獲不少,以後還可能層出不窮。

我在政府裡擔任幾項比較重要的職務期間,包括外交部次長、部長及國民黨秘書長,因公務上有機會和情治首長接觸,曾利用工作之便,多次探聽數十年前「軍統」人員涉案「刺章」的可能性。有位宋姓首長以負責任的口氣斷然回覆說:「那是添油加醋的天方夜譚。」

蔣孝嚴在早《蔣家門外的孩子》中,重磅回擊黃清龍、周玉蔻。(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蔣孝嚴在早《蔣家門外的孩子》中,重磅回擊黃清龍、周玉蔻。(圖/翻攝自《蔣家門外的孩子》)

本文撰寫與摘自天下文化出版之《蔣家門外的孩子》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