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稱「Meta大裁員」為虛擬世界遭遇無情現實

記者吳康瑋/台北報導

臉書母公司Meta將旗下13%的員工裁撤調,以節省成本。(圖/資料照)

▲臉書母公司Meta將旗下13%的員工裁撤調,以節省成本。(圖/資料照)

外媒《金融時報》指出,臉書(Facebook)母公司Meta將旗下「臉書、IG、whatsapp」各分部成員的13%進行裁員,一共裁掉1.1萬名員工,梗突顯旗下擁有3大社群的Meta,面臨財力雄厚的中國競爭對手TikTok來勢洶洶的挑戰感到威脅。

此次裁員還首次表明,在投資者對支出加大關注的背景下,投入重金想要打造一個充滿數位化身的元宇宙的扎克伯格被迫(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在這一豪賭上放緩腳步;更有一名前員工直言,「市場泡沫已經破裂」。

Meta裁員是科技行業更廣泛裁員的一部分。在高通脹和高資本成本的背景下,品牌紛紛削減預算,使嚴重依賴廣告營收的公司受到重創。根據追蹤科技公司裁員情況的網站Layoffs.fyi的數據,11月頭9天的裁員人數已超過2022年其他任何月份。

分析師們指出,即使在裁員後,Meta的員工人數仍多於去年,表明該公司在疫情期間膨脹得有多快。截至2021年12月末,該公司有近7.2萬名員工;周三的裁員將員工人數從逾8.5萬縮減至約7.4萬。

以前是風險投資家、現在是獨立技術分析師的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更直言,自己認為,Meta 裁員1.1萬人使團隊水平大幅倒退;也有許多投資者甚至部分員工都曾批評祖克柏的做法,認為他利用疫情期間的趨勢(包括在線交流和購物增多)過度招聘。

「他們擴編得如此之快,而且福利如此慷慨,」前高級工程經理、2021年離開Facebook去創立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平台Niche的扎文•納哈佩蒂安(Zaven Nahapetyan)表示。「有那麼多團隊根本不需要存在,還有那麼多產品沒人知道。我對現實現在趕上他們不感到驚訝。」

報導指出,祖克柏於周三沉著臉出現在裁員後的全體員工會議上,並指出「我知道肯定會有種種不同情緒。我首先要聲明,我對這個決定負全部責任,」他在該公司與全國廣播公司新聞部(NBC News)分享的會議視頻中表示。「而這是我不得不做出的最艱難決定之一。」無論如何,此次裁員都讓許多現任和前任Meta員工感到震驚。

一名前員工將公司的內部氣氛描述為「一團糟」,並補充說:「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狗屎秀。」一名實習生表示,已接到入職邀請、未來可返回公司任職的實習生們擔心自己的崗位是否仍有保障。

另外兩名內部人士稱,在某些情況下,此次裁員似乎在更大程度上瞄準特定職位和團隊,而不是績效不佳的員工。祖克柏承認招聘團隊「受到不成比例的影響」,但表示Meta正在「更為實質性地重組我們的業務團隊」。就連Reality Labs支持祖克柏元宇宙願景的增強和虛擬實境部門也進行了裁員。

對於那些留下來的員工,主要情緒是困惑。「目前不清楚誰接管了哪些項目,誰來對接關係,」一名現任員工表示。此人補充說,即使是那些留下來的人也情緒低落。「此舉完全是無情的。」

不過也有報導指出,透過種種跡象顯示,這波裁員確實達成對投資者的安撫,雖然在Meta公布營收下降後,10月下旬該公司市值曾蒸發逾890億美元,但Meta股價在周三收盤順利上漲逾5%。

Meta股東聯博負責美國成長股的首席投資官吉姆•蒂爾尼(Jim Tierney)表示,此舉「絕對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他質疑,為什麼儘管進行裁員,該公司仍預計2023年支出增長10%至15%。他補充,自己仍然認為Meta需要進一步收緊成本控制。

市場投資人更提出警告,Meta的前景依然黯淡。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表示,「祖克柏終於看明白了現實並採取行動」,這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不過他補充「對祖克柏及其公司來說,Meta裁員是未來黑暗日子的不祥跡象。元宇宙戰略仍然令人頭疼,而社交媒體的逆風正在積聚。」

加入 @setn 好友

【#直播中LIVE】遭欠債10年居然被告 徐乃麟衝法院按鈴追討正義
大數據推薦
三立新聞 24小時直播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