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深一度/首位棒球女主審 克服迷信、歧視站上夢想之位 | 節目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新聞深一度/首位棒球女主審 克服迷信、歧視站上夢想之位

新聞台
  • A-
  • A
  • A+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棒球被視為男性運動。

記者謝璧蓮、賴興俊/綜合報導

棒球堪稱是台灣人的全民運動,但其實存在著嚴重的性別歧視。台灣第一位女性國際主審劉柏君,擔任過美澳的棒球比賽主審,回到國內卻飽受「言語霸凌」,被虧「穿裙子的不准進棒球場」,甚至連摸球也被痛罵,帶您看劉柏君如何以實力破除迷信,成為台灣首位棒球女主審。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台灣首位棒球女主審劉柏君。

要成為一名棒球選手不容易,要培養一位專業的棒球裁判也很不簡單。通常大家只會注意球員的精彩表現,很少人注意到球場上的裁判。台北市成棒隊球員廖家彬:「以前打棒球都是男生是裁判,就是比較不會有女性裁判出現。」這袋裝備至少10公斤重,換上有如鋼鐵戰士的護胸裝備,劉柏君是國內第一位棒球女主審。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球員也坦言球場上女性裁判很少見。

女裁判劉柏君:「就有裁判、老裁判就講,劉柏君,妳知道妳為什麼不能站主審?妳看這個護胸,護胸從來都不是為女性設計的,如果連妳都可以站主審,妳那兩顆奶奶,妳要放哪裡?」不管是棒球還是其他運動,過去幾乎都是以男性價值為主流的領域。

裁判吳宏益:「有一句俗語就是『穿裙子的最好不要進來』,穿裙子就表示是女性。」女裁判劉柏君:「我在磨(球)過程中,突然就有一個聲音跟我說,柏君妳不要摸(球)。然後我想說我是不是聽錯了,然後我就繼續用(磨球),就馬上又聽到他很大聲罵說,柏君,你查某你不要摸球!」說起被歧視的經驗,劉柏君委屈一籮筐,不諱言的說,女性在棒球場上,過去一直被視為是最大的禁忌。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裁判工作相當辛苦。

女裁判劉柏君:「以前有塑膠椅,他(男裁判)就說這個椅子給你坐,別的椅子不要坐。我說為什麼?我說那麼好喔!我有一個專屬的椅子,他說沒有啦!你們查某坐過的我不敢坐。」記者:「為什麼?」女裁判劉柏君:「會帶衰啊!」就連專業訓練考核過程的時間都比男裁判長,男裁判1個月可以主審,2006年劉柏君考取中華棒協的C級裁判證,1年後才當上主審。女裁判劉柏君:「有一次我站裁判一半的時候,教練衝上去,他不知道要幹嘛,反正他衝上去,他一看到我就大喊,女的!」棒球場上出現女裁判真的不多見,到目前為止台灣也只有2位。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棒球裁判長吳宏益。

女裁判劉柏君:「做了以後才發現裁判沒有這麼簡單,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沒有說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簡單。」裁判吳宏益:「她的技術滿……發展到現在,去過2次美國裁判學校,她的技術上、在經驗上都已經很純熟,所以當然這個……甚至她都可以站到職業棒球裁判。」若沒有熱忱,劉柏君很難撐到今天,有人說棒球就是一種肉博戰,不管任何球來,當下就要決定好壞。

豐富的肢體語言,主審一場球賽反覆蹲站,移補位至少數百次,這活兒連男性裁判都會感到吃力,但她勇敢的選了它。女裁判劉柏君:「一場球可能要200到300多這個動作。」記者:「200到300顆球?」女裁判劉柏君:「對,就是判好壞球,就是一直練習這個動作。」全身上下面罩、護胸、護擋、護腿、護肘、特製鞋,總價不便宜的配備消耗品,若找不到廠商贊助,全部要自費。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棒球裁判集中休息。

女裁判劉柏君:「有些裁判比賽的時候穿太久,它就一直……我們這樣蹲嘛!會一直往下溜,有些裁判就被打到鎖骨都斷掉。」每場賽前必禱告,因為有功無賞弄破要賠,球場最沒人緣的就是裁判,要當個好裁判更難。女裁判劉柏君:「最辛苦的不是日曬雨淋或者是受傷,最辛苦的是當我很努力的時候,還是發生誤判,那個心理上的壓力是最大的,因為我們的判決可能會關乎說誰會輸贏。」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如無廠商贊助,裁判裝備必須自己花錢。

只為站在棒球場更靠近夢想的地方,儘管每場僅有區區幾百元的裁判費,平均時薪和加油站打工差不多。裁判長吳宏益:「以前聯賽的時候,尤其聯賽經費不足,有時候甚至一場比賽只有1000、2000塊,3個裁判加1個紀錄,一個人才300塊。」棒球場上的英雄角色從來就不屬於裁判,更沒有掌聲,但劉柏君這樣一位女性以身為棒球裁判為傲。

首位棒球女主審 無悔站上夢想位置

▲劉柏君經歷了性別歧視、霸凌、迷信等考驗,終於成為棒球主審。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