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USR省思〉USR是大學的負債還是資產?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李建興/遠見雜誌

自教育部2018年啟動大學社會責任USR計畫以來,歷經五年洗禮,USR早已風行草偃。只是各大學在經費及生源拮据下,除了既有的研究與教學外,還要執行USR,會不會成為學校的無形負債?

「USR(大學社會責任)絕對不是『志工服務』,USR的國際連結,更不是大老遠跑到國外去當志工!」 

1月25日,由教育部主辦的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集結全台上百位校長在朝陽大學開會。其中一場名為「從USR到SDGs永續高等教育」的主題分享,由於場內不少校長對於教育部如何評定各學校USR專案的良窳,以及如何才能得到經費的青睞,都感到納悶而紛紛提問,這使得目前負責綜理USR事務的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忍不住拉高了八度音回應。 

但事實上,校長們的疑問其來有自。 

USR風行草偃,成大學必要任務 
教育部從2018年開始推動「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USR計畫),短短六年,台灣高教圈刮起USR風潮,從萌芽階段,如今發展為百花齊放的盛況。 

各校報予教育部的案件,累計至今已逼近700案。此外,從2024年《遠見》USR大學社會責任獎的參賽熱況,更可看出USR已成大學例行公事。其中,今年參賽學校由上屆的44校提升至54校,成長22.7%;報名件數更由120件增加至171件,成長42.5%。 

但如此高的參與度,到底是學校已參透USR價值,而全力響應?還是只為了爭取教育部經費,被迫而進行的功課? 

從部分校長們為難困惑的表情看來,顯然「USR對大學來說,到底是資產還是負債?」已是令各校糾結的「價值難題」。 

雖然在高教圈,誰都心知肚明,大學除了研究、教學、培育人才的本分外,更得扮演「社會智庫」,為社會解題的角色。但USR動輒耗費數年的時間、數十萬的金錢、數十人的人力,卻往往無法像執行產業專案、辦個招生博覽會一般,有立竿見影的回饋。對於人力、物力及財力拮据的各大學院校來說,USR儼然是樁苦差事。 

「利他」之餘,收到更多回饋 

然而,USR真的只能是血本無歸的投資? 

「絕對不是!」向來答話堅決的楊玉惠,再度不假思索地肯定USR的價值。她強調,USR並非要各大學去做慈善志工,而是藉由USR與外部連結,為社會創造價值,更要將資產帶回學校。 

對此,向來有USR模範生的成功大學,該校社會創新型USR 資源中心召集人暨副校長陳玉女就呼應楊玉惠的話。她以成大多年來的執行經驗表示:「成大之所以會不計成本進行USR工程,正是因為我們從中累積了更多的『無形資產』。」 

多年來,一談起USR,話題幾乎都鎖定在學校貢獻社會的「利他」面,但逆向盤點,USR回饋學校的資源,其實不少。 

值得深思的是,隨著企業不再把獲利視為唯一KPI,而開始重視社會影響力,未來愈來愈需要能創造社會影響力、社會對話、社會永續實踐的人才。USR提供學生提早進入場域,開啟與社會對話的機會。就算計畫會有結案的一天,但大學的社會參與,必然永續。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4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

加入 @setn 好友

三立新聞 24小時直播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