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國小立誓殺人…鄭捷如何步上捷運殺人魔之路 判決書曝析他的特殊世界觀

社會中心/陳弘逸報導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圖/資料照)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圖/資料照)

台中市捷運昨(21)日驚傳持刀攻擊案,對比10年前的5月21日,恰逢鄭捷在台北捷運犯下4死24傷的無差別殺人案,引發各界聯想。回顧判決,鄭捷從國小就開始萌生「殺人誓言」,直到大學啟動「大規模殺人計畫」,成為台灣重大刑事案件,更被冠上「捷運隨機殺人魔」的稱號,他雖在8年前槍決伏法,但仍陸續有人效法犯案。

判決指出,鄭捷出生在父母俱全一家四口的小康家庭,1999年就讀北市國語實驗國民小學,當時並非行為偏激或思想怪異的學生,但國小五、六年級某次音樂課,因亂吹直笛,被鄰座女同學告狀,老師當眾要求鄭道歉,讓他感覺遭受傷害。

儘管國小時期男、女同學相處,偶有對立、打鬧,但鄭捷因此,立下殺死該2名女同學報復的誓言。

國小畢業後,2005年9月就讀北市弘道國中,導師對學生期許高,管教嚴格,讓鄭捷自認受不公平對待,心存刺殺老師念頭,還隨身攜帶美工刀長達1個月;此外,又被國中同學多次辱罵鄭,還拿噴劑噴他眼睛。

鄭捷為反抗同學挑釁,拿安全剪刀戳同學,被要求悔過,此時的他,面對挫折、壓力,經常以殺人意向或念頭作為宣洩方式,轉成將來殺人作為長期因應忍耐挫折的策略,使得殺人思考模式受強化。

此外,因鄭捷先前爭執的2名國小女同學久未聯絡,無法得知該2名國小女同學下落,加上他具有不在乎社會規範,及自我為中心的反社會、自戀人格特質,也因常有標新立異之舉,欠缺對他人遭遇同理心,認為世界是虛無、人生無意義,傾向悲觀,對應付人生的事覺得麻煩,具特殊世界觀等特質。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最終遭槍決伏法。(圖/資料照)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最終遭槍決伏法。(圖/資料照)

雖旁人看似偏執無法理解,但對鄭捷而言卻是一種價值選擇的哲學觀,且發誓殺人,就要將誓言貫徹,否則就是否定自己。

國中畢業後,鄭捷2008年9月到新北板橋高中就讀,當時寬鬆教育政策、壓力較小,雖他自我毀滅的迫切性不高,但高一時就在個人無名小站網誌上留下「殺人誓言」及其他殺人相關文章,並分享給同學或友人,從網誌及同儕互動中,強化殺人誓言。

鄭捷為求順利完成已日漸強化的殺人誓言,決定報考國防大學理工學院,以利接受相關軍事及體能訓練,但2013年成績未達標遭退學,為了給父母交代,他轉學考進東海大學環境與工程學系二年級就讀。

但鄭捷學業成績不理想,無法從學歷文憑上獲突破,希望直接就業的想法與父母期待發生衝突,當時,高中同學曾將鄭的網誌告知高中輔導老師,但大學端沒能制止,接著他便毅然決定,在被退學前,正式啟動「大規模殺人計畫」。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最終遭槍決伏法。(圖/資料照)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最終遭槍決伏法。(圖/資料照)

鄭捷為達在短時間大量殺人的目的,選定大眾捷運車廂內犯案,2014年5月14日晚上,還找國中同學吃午餐,並預告「星期三要殺人」,15日凌晨還傳訊息,「下星期三放學時間別搭地下交通工具,我要動手了」。

2014年5月21日鄭捷跟同學用餐後,到超市購買鈦鋼刀1把後,從搭乘捷運,並在下午4時24分23秒在車廂內,亮刀行兇,共造成4死24傷,犯下台灣首起捷運無差別連續殺人事件。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圖/資料照)

▲鄭捷犯下震驚社會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圖/資料照)

2015年3月6日和10月30日,新北地院一審、高院二審,皆判決鄭捷4個死刑,並褫奪公權終身。

高院合議庭法官認為,鄭捷在捷運車廂內犯案,目睹民眾尖叫哀號、奔逃閃避,竟無任何憐憫或同情之心,繼續執行瘋狂殺人行為,可見已泯滅人性而如豺狼一般兇殘無情,且無教化可能。

2016年4月22日,最高院三審維持原判定讞,被法務部核准執行槍決;同年5月10日行刑前,鄭捷只要求要喝水,家人也未出面,於晚上槍決,三槍伏法9時11分確認死亡。

加入 @setn 好友

三立新聞 24小時直播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頻道推薦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