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說各話?輔大教授夏林清:從來沒說受害者「酒後亂性」 | 社會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各說各話?輔大教授夏林清:從來沒說受害者「酒後亂性」

  • A-
  • A
  • A+

記者張之謙/台北報導

輔仁大學社科院院長夏林清今(7)日召開記者會,針對輔大校園性侵案中,朱姓學生對他的指控作出澄清,夏林清表示,朱生在網路上的文章都是去脈絡的,他從來沒說過巫同學「酒後亂性」,也沒有拖延他們申請性平會調查,但他卻因為這些錯誤言論,在網路公審中被判了死刑。

夏林清在記者會中數度哽咽,表示在事件發生過後,他一直在思考,為什麼一個他從大一就開始帶的學生,會寫這樣的文章攻擊他。夏林清強調,在工作小組討論案件的過程中,他們有提到事發當時學生們喝酒的狀況,但他絕對沒有說巫同學「酒後亂性」。

輔大社科院院長夏林清

▲夏林清在記者會中數度哽咽。

至於為什麼要求巫同學不要踩在「受害者的立場」上?夏林清說明,如果只走性平會或是法律程序,就只有加害者與受害者,事件中許多複雜的關係就會被壓縮,變得無法處理,由於當事人雙方並不是陌生人,而是學姊學弟的關係,再加上此事件有很多同學涉入,站在教師的立場,才會希望透過工作小組對學生進行輔導。

夏林清表示,他再2年就要退休,這個案件與他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所以他根本不必吃案,他也沒有說過這件事情會是壓垮輔大心理系的最後一根稻草。

記者會中夏林清還分享了中國學生傳給他的訊息,文中批評朱生用文革中鬥爭知識份子的方法,假借階級鬥爭之名,謀取自身利益。夏林清表示,他是在白色恐怖的年代長大的,心中對白色恐怖的恐懼,是透過在社會運動中的實踐,而逐步變化,是可以被改變的,我們應該要學習如何去面對。

夏林清表示,朱生的文章讓他最痛的,並不是自身的名譽受損,而是文中的這一段話,「一直講述自己從白色恐怖時期一路走來的運動史的人,果然也最會白色恐怖的操作手法。」夏林清哽咽地說,他只剩2年就退休了,名譽付諸東流是可以的,但他這一輩子的工作,就是要讓台灣的政治走向真正落實民主。

夏林清呼籲朱生,如果有資料可以證明文中的指控,請來找他對話,要是沒有,請來向他道歉。同時也呼籲婦權團體,遇到這類事件時要小心一點,多了解一點事實,不要太快跳出來發言。

★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