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好應景?「真的不要想太多,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歌單!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攝影者andronicusmax, Flickr CC License

文/Blow 吹音樂

農曆七月,中元節普渡即將到來,好兄弟姊妹們難得可以在這段時間出來散散步,見見家人,甚至大快朵頤飽餐一頓。

去年吹音樂的鬼故事專題,才聽到許多音樂人分享遇到的超自然事件,這次吹音樂響應節能減碳,搜羅了一些氛圍、主題或意涵令人不安、詭異的獨立佳作,在沒有晚風的悶熱夏夜裡,提供你源源不絕的陣陣寒意。

不管信或不信、擁有的是哪一種信仰,祈願各位時時感恩,心存善念,逢凶化吉,出入平安。

  鬼肆-3ROC

中國成都說唱(Rap)組合因農曆七月所寫下這首歌,將所有令人發毛的好兄弟經驗和故事,組成這首 flow 流暢、陰氣逼人的作品:「明明自己還是單身你還沒有另一半 為什麽總覺得周圍老是有人在看」、「不敢拉下被子露出頭即便全身是汗 萬一真有東西吊在床頭那該怎麽辦」,當你不知道鬼故事該講什麼的時候,聽聽這首歌,每個八拍都可以讓你鬼話連篇。

  死男孩-白目樂隊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白目樂團同名 EP 作品〈死男孩〉寫下一種潛藏在腦海中,扭曲著愛、慾、死的控制狂 DNA。佔有慾極強、殘暴異常,在白目血淋淋的歌詞下直言不諱,由節奏中營造出一種無道德拘束的幽默感,猶如驚悚黑色電影《瘋流美:活人生切》。這種熱情而真切的瘋狂,以愛為名的肢解行動,在真實世界中從來不曾缺席,儘管那不一定真的造成肉體的死亡。

  老王頌-薄荷葉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如果不仔細聽薄荷葉這首三拍單曲,還以為是什麼清新宜人的小情小愛,但若仔細聽主唱林倩所唱的歌詞:「好想把妳撕裂成碎片 在溫暖冬陽中血花翩翩飛」、「慢慢咬開那脆弱的肺泡 讓它輕巧爆裂在舌尖」、「把剁下來的可愛手指 小心翼翼藏進冬衣口袋」、「那雙迷人閃耀眼睛 就浸泡在福馬林溶液」,獵奇詭異程度滿點。額外補充,你知道電影《人肉叉燒包》的真實事件疑犯就是姓王嗎?

  躺在你的衣櫃 ( 王舜 Edit Mix ft. Albee)-王舜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這首陳綺貞代表作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認為與情殺、戀屍情節有關,許多陳氏歌詞暗號更成為論文研究與心理分析的對象。儘管她曾解釋毛衣其實代表愛情,「送毛衣」代表身體的接觸或性,但從「你的身體跟著我回家了、我把它擺在我的床邊」、「它曾經被你暫時借給誰、它現在靜靜的躺在我的衣櫃」充滿腹黑的詩/屍意。此版本女主唱為聲音較童稚的 Albee,配上王舜的電子節奏,比起荒蕪深刻的原版,多了一分迷失在摩登霓虹中、冷眼旁觀末日的任性與妄為。

  手上的麻繩 (feat. 程璧)-邱比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這首由邱比寫給中國旅日民謠唱作人程璧的作品從歌名就不是這麼光彩正面。邱比曾解釋麻繩其實是借代絕望的愛情氛圍,勒頸一般令人窒息;但歌詞中「把終點抵達了、我活著」以及「把體溫都散失了、把河水染紅」不免讓人覺得一人已吊在樹頭、另一人則投溪殉情未遂,在程璧空靈的歌聲下,潛藏著一股令人不安的情緒。

  末班車-槍擊潑辣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槍擊潑辣在〈軟土深掘〉成功營造了詭譎氛圍,〈青梅竹馬〉又詮釋了癡漢病態執念,而〈末班車〉則是應景的意外身亡戲碼、第一人稱的靈魂出竅怪談,農曆七月末班車也千萬要注意,不要讓不對的東西跟著回家。第二張專輯《黑色蓮花》日前推出,依舊保持著另類的黑色風格,純粹的黑色與混沌。但整體來說最靈異的應該是貝斯手兼主唱子豪的手指了,不管是樂團的哪首作品都能帶來一定程度的驚嚇,是非常驚悚的存在。

  Where's Emily-Mary See the Future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儘管瑪莉看得到未來,但艾蜜莉應該是連明天的太陽都看不到了。歌曲中,恐怖情人撫摸著倒地求饒的獵物,慢慢感受著心跳停止,準備將大體肢解、烹煮果腹。「你的養分與我的細胞共存」、「我的身體裡有你高貴的墳」食人的犯行讓獵物獲得永生,卻對獵人是嘉勉儀式,歌詞最後「破繭而出的我長出翅膀 深藍的幻想」,像極了犯罪電影中那種摸索、靠著獵食逐漸進化的病態殺人慣犯,靠著吸收他人的生命超凡入聖。

  山海-草東沒有派對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山海〉音樂性十分傑出,更在導演劉立以電影語言敘事的 MV 推出後,讓人猜測歌曲與「墮胎」有所關連。狙擊與砍殺,猶如服用墮胎藥的階段,再仔細觀察,更能在男主角檢視手中的刀刃時,發現動作如看驗孕棒一樣。絨毛熊點燃瞬間,是女主角被迫接受的象徵,燃燒中的足球看似是男主角早已下好的決定,一意孤行,因此重創的愛情,也隨兩人的純真一同劃上句點。歌詞與影像交織,前往山如子宮般孕育肉身的母體攻擊,將胚胎意識和靈魂返還於大海,那未出世的少年即使渴望著降生、與父母迎接美好結局,卻沒辦法如期。最終這個「他」只能接受,你所寄託的父母現在給不起迎接新生命所需要的一切。

  過世的丈夫陰魂不散-Tizzy Bac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農曆七月避免深夜十分在鏡子前梳頭,不然瞻仰到他人的儀容可不是什麼值得留念的體驗,尤其是這首歌曲中曾經親密的煩人鬼魂:死去的丈夫。這首歌的故事在夜半時分發生,安排在《易碎物》專輯的第十二首,惠婷從台灣懸疑戲劇《玫瑰瞳鈴眼》及鬼片中汲取許多元素,用詭異又帶著幽默的詞句,致敬這張同名於美國作家尼爾.蓋曼短篇小說集。刻意呆板的貝斯、脫離正道的爵士鼓編排,讓這首歌聽來死氣沈沈,像極了女主角煩人的死老公一樣,你我都能依稀在腦海中見到那靜靜坐在鏡子前的寡婦,怨嗟著惱人的丈夫怎麼死了還要來糾纏的嘴臉。

  塑膠袋裡的牙齒-漂流出口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塑膠袋裡的牙齒〉歌詞中的「羚羚」,是都蘭部落大人編造出來嚇唬晚歸的小孩、不存在正統傳說的鬼怪,像是雷公偷肚臍、指月亮會割耳朵的小故事一樣。早在還未公佈 MV 就已經讓歌迷聽到三分鐘前奏如著魔般狂喜,這首歌從名稱開始就是一連串的畫面拼貼,狡詐的吉他與狂妄的銅拔鼓點,還有殭屍一般律動的貝斯聲線,讓專找著有朝氣的小男孩、調皮的女孩的虛構惡靈極度立體,碧海兄妹的邦查語唱著典型的鬼故事,從小小聲的呢喃到歇斯底里的嘶吼大爆炸,不由得讓人畏懼這虛構的惡鬼,有朝一日會像安娜貝爾一樣,以訛傳訛,弄假成真。

  水草-梁香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令人不自覺隨之舞動的電音作品,猶如歌名水草一般悠悠擺盪,開頭與結尾臨摹著水中聲音傳導,展開了這場悸動於水底癡心派對。本是敘述愛上地面上搖滾樂手的人魚,她用記憶換了雙腿,上陸地後卻遺忘來時目的,歌詞最後好似諷刺地被梁香賜了溺死的結局。歌詞唱道「沉到水底的微笑」、「窒息的頭髮與水草纏繞」,並在水下迷戀來自陸地上棄置的垃圾、菸灰、舊衣服,即使乍聽淒美浪漫,但仔細一想,在水面下有個什麼東西在癡癡的等你,真的很像抓交替啊!

  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昏鴉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瘋狂的至極渴望自己即可成就自己,亦是病態殺人者成為永生的開始。還記得《se7en》最後一個需要被完滿的藝術品嗎?昏鴉的存在如一夥怪人集結成的幽暗馬戲團,怪胎秀、扭曲的小丑、直通地獄的雲霄飛車,而且美感獨特的他們並不想當置身事外的藝術家,而是要成為永垂不朽的藝術作品:「在此請你吃我的胃」、「在此請你吞我的肺」,喝骨灰水還要人家外帶心臟當午餐,真的可以跟剛提到的 Marry See the Future 送作堆。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