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名家/從祭祀文化覺醒,姑娘偶要去陰間繼續做婦運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蕭昭君(本文節錄自《大年初一回娘家——習俗文化與性別教育》一書)

幾年以前,我的一位好姊妹,到花蓮的某個寺廟去觀察,因為她們幾個姊妹和弟弟,計畫將父母的骨灰,放在這一座寺廟。她說,她經過一個地方,「感覺有點怪怪的」,就問廟裡的人這是什麼地方,不料,對方跟她說,這是放「姑娘啊」(台語)的地方,她沒有聽懂,繼續追問,後來才弄清楚原來是安置那些未出嫁的女性的骨灰罐。她們因為沒有後代祭拜,所以放在這裡,據說每年寺廟的人會定期舉辦祭拜法會。朋友說,聽說這些都是「無主的」骨灰。當時,剛好我們兩個人都是單身,所以,我們彷彿就馬上看到自己未來也會在此落腳似的。

由於對這個說法感到好奇,我就問我的父母,台灣人是不是有這樣的習俗,我媽媽的回應是「對啊,古時候的人說『桌上不放姑婆』(台語)」,意思是說「祭祀的神桌上沒有姑婆的位置」。當時,我就反問,那沒有娶妻的男的,那些伯公、叔公,可不可以放在神桌上?我媽媽說應當有。當時,我就說,那不是很不公平嗎?那些姑婆很可憐,為這個家族做了那麼多事,只是因為沒有結婚,後代子孫怎麼可以忘掉她?我的媽媽就說:「古時候的人,實在很古板。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說。」事實上,相信這個習俗的不只是古時候的人,而是我們至今還在奉行它!當時我沒有徹底的認識,原來這樣的文化設計,就是預設所有女人都必須走上出嫁結婚、生兒子的道路上,否則女人死後就只能成為幽魂,不管這個女性生前對家族有多大的貢獻。

▲示意圖/資料照

當時,因為不知道這個習俗是不是只有台灣人才這樣,所以,我就到處去問其他外省的朋友有沒有聽聞這樣的說法。記得一個外省第二代的好姊妹,結婚十多年,選擇不要生孩子,當她聽到這個說法時,跟我一樣不解,她很關切問到:「那我們沒有後代的,會怎樣啊?是不是也要跟那些姑娘們放在那裡呢?」據我所問到的答案,我跟她說:「妳們結婚的人,雖然沒有後代,妳們還是會放到妳先生家的公媽牌,如果妳先生的兄弟有後代,應當還是會有人拜妳啊。」當時,雖然我的性別意識沒有系統地張開,但那種路見不平的感覺,促使我跟身邊幾位單身的女性朋友說:「神經啊,在世的時候已經這麼不公平了,怎麼連身後都還是無所逃於天地之間啊,沒關係,姑娘偶要到陰間繼續做婦運。」

雖然在邁向進步社會的過程中,台灣很多不當的、無關性別的風俗漸漸的被迫面臨修正、更改的命運,例如焚燒金紙,但是,類似「桌上不放姑婆」的性別歧視習俗,至今依然不易撼動。這點可以從我在許多教師研習場合的聽聞,獲得明證。當我在教師研習場合點出這種歧視女性的風俗現象時,往往召喚出相當多的迴響,男男女女的教師紛紛提出許多不同家族卻又是相同習俗的故事,有些家族甚至買地建造安置往生家人骨灰罐的豪宅,以供後代子孫前來祭拜,甚至打造鐵窗鐵門,以防宵小。令人遺憾的是,裡面仍然是沒有未婚女兒、姑婆的位置,女兒們的骨灰罐仍然只有被放到跟其她陌生人在一起的寺廟,在身後形同被家人拋棄的命運。

這種事情不知道就算了,知道後越想越荒謬。古時候女性一生非常沒有地位,現代的女性,生前比她的前輩姊妹,有比較多的機會成就自己。但是,只要傳統的喪葬習俗一日不改,我們這些現代的單身姊妹一旦往生,在家屬將之送往所謂的陰世時,我們的命運就會跟古時候的姊妹差異不大。事實上,在日常生命現實世界,大部分的人其實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某種特定的民間習俗,籌辦喪禮時,可能事先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性別不平等的事,有時候看見了,可能也來不及指正,或是沒有機會指正,更多情況是,在那樣的時刻,不會去追究這種習俗的不當,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各種有權力詮釋祭祀傳統的人,可能是道士,可能家裡老一輩的人,可能是鄰居長者,都會發揮各種力量,維繫這種說不出所以然的性別歧視傳統。因此,一旦家裡有未婚的女兒往生,就會自動的將她的骨灰往靈骨塔或寺廟送,她們沒有機會進駐家裡的公媽牌,沒有人會把她們的名字加進祖先的名單中,這也是一般的族譜當中,見不到女性的另一個原因或結果。

於是,未結婚的女兒們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在陰世流離,嫁入別人家的女兒則面目模糊地只剩下一個父姓的氏,出現在夫家的公媽牌中,例如王媽。如果我們讓未婚的女兒、姑婆進駐原生家庭中的公媽牌,會發生什麼事呢?如果不照往例走,會怎麼樣呢?我曾經這樣質疑,但是並未獲得答案,因為沒有人知道會怎麼樣。我倒是聽說,在喪禮儀式中,掌握著儀式詮釋權的人,經常會用「如果不這樣做,會禍及子孫」來確保特定的儀式得以繼續維繫,大部分的人不願意「冒這個險」,所以,很多不合理的儀式,也就這樣繼續下來。

但是,當性別平等已經成為普世的重要價值時,我們本來就應當在各種民間習俗上,致力成就這樣的理想。從我們這一代,我們有必要正面點出所有祭祀當中歧視女性的地方,進而設法用不同的方法來建構一個性別平等的陰世觀,其中一個就是更改族譜的書寫方式,讓每一個女性有機會以完整的面貌出現在族譜當中,讓家族中所有的女性,不管已婚或未婚,都有機會進駐原生家庭的公媽牌。只要一個家族的祖先人數越多,保佑後代的力量就會更壯大,這不是一天到睌祈求祖先庇蔭的漢人社會最樂見的嗎?

   

本文節錄:《大年初一回娘家——習俗文化與性別教育》一書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