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商業周刊/電影被羅浮宮典藏 蔡明亮:每一處都是鏡花水月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趙敍廷/商業周刊

2年造訪羅浮宮24次,假如金氏世界紀錄有「短期內參觀羅浮宮最頻繁的人」,導演蔡明亮拔得頭籌的機會,肯定很高。2005年,羅浮宮邀請蔡明亮拍電影,首度將第八藝術納入典藏。其實24次算保守估計,如今蔡明亮回想,直到2008年底電影正式開拍,「在羅浮宮裡做了將近3年的功課,館方叫我去我就去,平均每隔半個月或1個月。」

在電影圈,蔡明亮被歸類為藝術掛,但面對羅浮宮藏畫7,500幅,要一個美術史外行,反覆的逛,是耐性與毅力的考驗。

▲導演蔡明亮。(圖/翻攝自北師美術館臉書)

▲法國羅浮宮。(圖/皇家國際運通提供)

蔡導笑說,剛開始是「過目即忘」,到了不記得第幾次,才看出端倪,「我突然理解羅浮宮的畫,代表了反叛史的過程。每隔一段時間,藝術就會呈現僵化,接著是一波波反抗,從神權過渡到皇權,最後邁向自由。」其中,展示西班牙畫派的展廳和集中19世紀法國繪畫的紅廳最令他印象深刻。17世紀西班牙畫家雖為宮廷服務,卻也勇於為底層發聲;而紅廳的精神,則可以名畫〈領導民眾的自由女神〉為代表,身穿黃衣的自由女神揮舞法國三色旗,帶領革命群眾的畫面,你一定有印象。

《臉》是電影片名, 對著迷法國電影的觀眾來說,觀賞《臉》是很亢奮的,因為蔡明亮網羅了當代影史公認的重量級法國演員。楚浮是影響蔡明亮最深的法國導演,《臉》最經典的一幕,是楚浮人生中不同階段關鍵的3位女演員,破天荒聯袂出現!在細節與擺設最令蔡明亮讚歎的拿破崙三世廳裡,同桌飲酒聊天。

▲電影《臉》劇照。(圖/翻攝自開眼電影網)

這廳平常只能隔著警示線參觀,為了得到入內拍攝許可,劇組格外小心,連椅子都得包塑膠套,上面再墊個墊子才能坐。蔡導透露了一個小故事,「做場景陳設時,其中一位演員珍妮‧夢露一屁股坐在一張沒有保護的椅子上,館方人員要求她起來,她卻說,『這不就是張椅子嗎?』結果那個人也不敢怎樣,我叫她乾脆別起來了,就拍她坐在那兒。」

《臉》上映後,有人批評蔡明亮浪費,因為電影所呈現,並非大眾「想看」的羅浮宮。事實上,電影裡的場景幾乎沒離開過羅浮宮,只不過半數以上的情節,是在天花板上,以及被蔡導稱為「羅浮宮心臟」,連消防保安人員都很少進去的古老下水道。

比較接近觀眾期待的畫面,其中一幕是女主角和舞群在杜樂麗花園裡唱歌跳舞,蔡明亮就地搭景,選了樹木比較密集的區域,擺了十幾面鏡子,利用反射,把花園一小角營造成森林的感覺。李康生和另一男演員的對手戲,則在灌木叢裡拍攝。蔡明亮非常喜歡杜樂麗花園,「它的空曠感特別吸引我,我常在花園裡坐著看人。最後一個俯瞰鏡頭,我選在最大的水池邊完成,因為這電影到最後,就是在講鏡花水月。」

▲電影《臉》劇照。(圖/翻攝自開眼電影網)

《臉》既非羅浮宮導覽片,更保證符合你對蔡明亮電影「看不懂」的印象,但蔡導並不介意,因這恰好反映他對藝術欣賞的觀念。他曾邀觀眾夜宿美術館,也帶行為與裝置藝術作品參與歐洲各國藝術展,他認為,「欣賞不應過頭,最好三分清醒、七分投入,不必十分投入。像我創作時要保持冷靜,其實觀眾也是,出神無所謂,那代表有自己的想法,不被眼前作品所控制,而令人出神的創作,往往比較持久。」

▲電影《臉》劇照。(圖/翻攝自開眼電影網)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