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齊柏林/劉克襄嘆天公沒有疼憨人 深厚的人文素養無可傳承

  • A-
  • A
  • A+

記者邱明瑜、陳則凱/台北報導

齊柏林導演在他53年的歲月中,累積了1,600小時的飛行時數,以及上百趟的飛行經驗,他用鳥的姿態及高度記錄了台灣的面貌。在他走後一年,他的啟蒙導師生態作家劉克襄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感慨的表示「齊柏林是個古意的人,很遺憾天公無法疼惜憨厚之人,他的生態攝影作品中所蘊含的人文素養,在台灣幾乎沒有人能超越他,但卻來不及傳承下去了。」

齊柏林以鳥的姿態及高度記錄台灣,而當初讓他走上這條路的契機也是因為「鳥」。聊到與齊柏林導演的結緣過程,現任中央社董事長同時也是生態作家的劉克襄,指著電腦螢幕上的照片,「他在專科時代因為《旅鳥的驛站》這本書,裡頭收錄的一張照片受到啟蒙,那張照片是我在1983年4月時蹲在關渡沼澤區拍攝候鳥生態的畫面。因為那本書裡的那一張照片打開了他對生態環境的視野,也開啟了他踏入生態攝影的大門。」

▲齊柏林受到《旅鳥的驛站》的影響,而投入生態攝影。(圖/劉克襄提供)

▲齊柏林受到《旅鳥的驛站》的影響,而投入生態攝影。(圖/劉克襄提供)

時光倒退10年前,2008年齊柏林在一場聚會中見到了他的啟蒙恩師劉克襄,「他緊緊握住我的手,一直喃唸著,感謝我當年給予的啟發。」劉克襄至今回想起來,似乎還能感受到齊導當時的手勁及溫度,「他一直就是一個這麼古意又憨厚的人。」在那之後劉克襄曾找齊柏林去大學校園演講,不過事後齊導卻跟劉克襄透露演講的過程讓他感到很挫敗,因為學生對他的平面作品並沒有興趣,還有人在打瞌睡。也因為這件事情,讓齊柏林重新思考到底該用什麼樣的媒介去引導年輕人關注生態環境的重要性,而這也是他後來他決定投入拍攝動態影片的契機之一。

▌看更多追憶齊柏林專題報導 https://goo.gl/NGdzqL

▲一張劉克襄老師在關渡拍鳥的照片,開啟了齊柏林不同的視野 。(圖/劉克襄提供)

▲一張劉克襄老師在關渡拍鳥的照片,開啟了齊柏林不同的視野 。(圖/劉克襄提供)

其實齊柏林並不是學環境生態出身的,他曾經說過「以前都用純粹的美感去拍攝台灣。後來才知那些沒被選用的、不漂亮的影像,幾乎都是台灣經濟發展、大規模開發建設之下,所留下來的負擔。」他毅然的在2011年那年,辭去了原本公職身份,全心投入環境空拍的工作,他覺得如果再不做,就來不及做了。齊柏林因為空拍的關係,幾乎全台飛透透,對於台灣的地貌結構,環境生態,他如數家珍,劉克襄認為「很少生態攝影師能夠像他一樣,他不僅是個飛行家,更是一個空中地理學家。他知道哪裡的檳榔栽種最壯觀,哪一塊西瓜田佔據河床的面積最誇張,哪一處海岸的舖設消波塊最離譜。」在地面上到處跑的劉克襄與在天上到處飛的齊柏林,兩人一談起環境生態很容易有共鳴,劉克襄不諱言說很少有人能跟我如此契合的呼應,那是齊柏林累積多年深厚的空中地理學素養,台灣應該沒有第2人了。

劉克襄記得4年前,曾應齊柏林之邀,搭乘直昇機到北海岸探看核四廠,但那一次之後劉克襄完全不想再搭第2次直昇機了。「飛到金瓜石附近的山谷,或許是因地形變化,突然間迅速上下陡降,彷彿隨時要炸裂開,或者下一秒就要墜落。」那次經驗後,劉克襄更深刻了解每一次的飛行對齊柏林都存在著不可預期的風險,因此只要得知齊導要飛出去空拍時,心中總不免替他擔心掛念!

▲齊柏林累積了數百次的飛行經驗,對台灣地貌的改變如數家珍。(圖/劉克襄提供)

▲齊柏林累積了數百次的飛行經驗,對台灣地貌如數家珍。(圖/劉克襄提供)

很遺憾的天公無法疼惜憨厚之人,齊柏林高大的身軀裡藏著開闊的胸懷,與敏銳的眼睛,用盡了所有的熱忱去紀錄這塊土地。早在2013年《看見台灣》電影推出之前,齊柏林與劉克襄兩人就合作了一部《鳥目台灣》短片,裡面收錄24個單元,透過齊柏林的空拍影像,鳥瞰台灣的城鄉風景,包含了許多土地、歷史相關的故事,都在短片中清楚呈現。

劉克襄認為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有第二個齊柏林了。他深切感慨,齊柏林所累積的上百趟空拍經驗,以及深厚的空中地理學素養,卻因為突然的一場意外,沒辦法被傳承下去,是非常的可惜。在他走後一周年,善忘的台灣人,還有多少人記得台灣土地所發出的求救聲,有多少人還意識到我們的環境出了什麼問題,在齊柏林逝世周年之際,也許我們可以再次透過《看見台灣》、《鳥目台灣》去發掘這些年台灣發生了什麼樣改變,而這將也是我們懷念齊柏林導演最好的方式之一。

▲劉克讓長期觀察台灣生態,與齊柏林常有極佳的默契與共鳴。(圖/劉克襄提供)

劉克讓長期觀察台灣生態,與齊柏林常有極佳的默契與共鳴。(圖/劉克襄提供)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