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是唯一解方?」小燈泡父痛失愛女 兇嫌律師願別體會 | 社會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死刑是唯一解方?」小燈泡父痛失愛女 兇嫌律師願別體會

  • A-
  • A
  • A+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前年內湖發生隨機殺人案件,兇嫌王景玉持刀殺害女童小燈泡,消息一出震驚全國。而王景玉的委任律師黃致豪近期也遭起底,發現他同樣是鄭捷、華山分屍兇嫌的辯護律師,遭批專門替「魔鬼」代言,引發不少爭議。對此,黃致豪接受媒體訪問,正面回應外界的質疑。

▲砍殺小燈泡的兇嫌王景玉,此案二審結果將在今日宣判。(資料照/記者潘千詩攝影)

昨(2)日晚間播出的《有話好說》節目中,以「鄭捷小燈泡華山分屍…為何總幫兇嫌辯護?」為題訪問到黃致豪。被問到為何願意替這些兇嫌辯護?黃致豪說,不管是鄭捷或任何人,「只要這個被告覺得他需要找我辯護的時候,原則上只要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我不會去拒絕」,他也說不會因為兇嫌的長相、貧富、社經地位,「也不會因為他的罪刑重不重大來幫他辯護」。

黃致豪認為,最重要的是「兇嫌需不需要協助」。他也坦言,他可以理解外界對他的觀感不佳,但回首接案的歷程來看,「第一個,這些案件不是我去找人的」,部分是法扶或者廢死來尋求協助,「只要我認為,作為一個律師我有這個義務,提供他在法律上最重要的協助時,那我就必須要做,否則我做這個職業一開始的信念,就等於白費了。」

▲律師黃致豪。(圖/翻攝自PTSTalk YouTube)

談到該不該廢死,針對小燈泡父親劉大經在臉書的貼文,許多人對於罪犯假釋出獄再犯,感到恐懼。對此,黃致豪表示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也是個父親,也是有人性,透露他覺得最難的是,打開卷宗看到被害者照片的那剎那。他坦言能夠理解劉大經所說的「我有一部份的生命,早就隨著小燈泡生命的逝去也一同死去」,也但願永遠不要體會,但他也強調,整個社會本來就是有很多不可預測的風險的存在,人類永遠無法克服,很可能以隨機殺人、八仙塵爆等各種方式呈現。

▲小燈泡父母。(資料照/記者潘千詩攝影)

若是如此,黃致豪認為,「坦白說,在我理解劉先生他的考量的同時,以我對社會整個體系的了解,我會想要這樣講,就是說,當我們認為這個風險其實是根本來講沒有辦法去規避、或者永遠有存在的可能性的時候,死刑真的是唯一的解方嗎?」

主持人說,若王景玉30年後出獄,「台灣社會任何一個人,還是得面對王景玉的這個風險,我們值得嗎?」黃致豪認為,長久以來,台灣的社會體系已經耗費太多無謂的時間,在討論很多事情該做或不該做,但卻忘了「如果我們在20年之前,開始改革教育、獄政制度的話,如果我們在王景玉第一次精神疾病發作的時候,整個精神體系就進來,建立蔡英文總統所謂的社會安全網的話,如果我們給精神科醫師、護理人員好一點的待遇、多一點的資源的話,通報系統建置好一點的話,我必須很坦白的講,今天不會有這樣的案件出現」。

點我看詳細影片:https://goo.gl/T84cvr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