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映重整竟然是林郭文艷主導的戲 究竟演哪齣?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華映重整竟然是林郭文艷主導的戲 究竟演哪齣?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今周刊

「華映重整風暴」持續在台灣資本市場延燒,這場令人嘆為觀止的風暴,創下許多驚奇,包括來催款的子公司董事長,竟然與宣告重整的華映總經理是同一人,一人分飾兩角的荒謬戲碼,到底在演哪一齣?

而債權銀行董事長更直言:「華映最壞時期已過,可以不需走上重整之路!」
這場風暴是人為操作,還是局勢使然?是壓垮大同集團的巨石?還是反而重啟大同經營權和解談判的契機?

2018年12月13日,大同集團旗下的面板廠中華映管與太陽能矽晶圓廠綠能,同一時間爆出財務危機,其中華映向法院提出重整緊急處分,綠能則向經濟部提出債務協商,為這場已打了兩年多的大同經營權之爭,丟下兩顆深水炸彈。

不過,就在這場風暴爆發後不到一個禮拜,12月19日,位在台北市中山北路3段上的大同大樓17樓,有了一場關鍵性的會面。會面的主角,一方是大同公司現任董事、也是在大同資歷超過40年的重要老臣張益華,大同龐大的土地資產多年來由他總管,他是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身邊最重要的左右手。

▲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圖/今周刊)

另一方,則是足以代表市場派的「新大同」公司董事長楊榮光,這個小組的辦公室原本就設在大同大樓裡,屬於大同集團的「相關外圍組織」。也因此,自大同的經營權之爭開打以來,他被公司派視為「唯一可以信任、談話」的市場派成員。

當公司派、市場派還在場外劍拔弩張,這兩人在大同大樓裡悄悄碰了面。據熟悉內情者描述,張益華顯然有備而來,開口就說:「戰到這樣焦土政策,股價也都跌,兩邊全都死。」

楊榮光則回應:「是啊!何必搞成這樣,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並順水推舟,「乾脆兩邊公正、公開來談,大同董事會共九席,應該三分天下,其中三席應該找社會公正人士擔任,剩下的才是我們雙方。往後大家都應該為大同公司的利益著想。」這場關鍵會面,是否為雙方兩年多的戰火,打開一扇可以稍作喘息的窗口?還得看往後的發展。

華映自導自演?

林盛昌雙重身分 引發市場雜音

市場上的揣測並非空穴來風,就連這次兩家公司的重災戶—某位債權銀行董事長都直言:「華映應該不需要重整,銀行債務從7百多億元一路減債減到2百億元。」他說,「華映已經走過最壞的時候,怎麼現在卻來這一套?」

根據華映的官方說法,是因為「積欠大陸華映貨款33億元人民幣,其中逾期貨款20億元人民幣,因此,大陸華映和其第二大股東福建省電子信息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福建信息)均來函催告清償,導致(台灣)華映另一子公司華映百慕達向香港民生銀行的貸款無法順利展延,將產生違約」。

其中驚奇之處有二,一是原來華映公司必須重整的主因,竟是自己子公司「大陸華映」和「大陸華映的第二大股東福建信息集團」催款引起。更有趣的是,台灣華映在2018年12月13日聲請重整之際,這家來催款的大陸華映董事長是「林盛昌」,他不只是台灣母公司派任的董座,同時也是「台灣華映的現任總經理」。

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大同內部緊急察覺林盛昌的身分衝突,12月18日晚上,大陸華映緊急公告,「林盛昌因個人因素辭去董事長、董事,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一場華映重整風暴,又重新整頓了大同公司的經營權戰役籌碼。如果真如市場傳言,居中有人為刻意操作的痕跡,那麼,目的恐怕是達到了;但這個目的的代價,是大同18萬股東跟著陪葬。

這場戰役不僅是大同兩派人馬的惡鬥,恐怕也是台灣資本市場最肆無忌憚,也最慘烈的一役。

(閱讀全文…)

本文為精采摘要,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49期)。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華映、綠能後 大同還有未爆彈?  

從輝煌到崩壞 大同、華映給台灣什麼啟示?   

重整也救不了 華映、綠能恐走上關門一途    

面板寒冬襲 華映取消外籍員工加班、薪資減半  

大同董事長林蔚山請辭 太太林郭文艷接任  

  • 華映驚傳財務危機 裁員63人
  • 王光祥提3保證 爭取大同經營權
  • 愈跌愈買?市場派股東王光祥加碼大同
  • 華映綠能財務危機 大同如何克服亂流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