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犯小鬼大忌!玉兔僅因「做這事」…遭「他」譙到當眾崩潰哭

  • A-
  • A
  • A+

記者李依純/台北報導

小鬼(黃鴻升)2017年自立門戶,成立「進化音樂娛樂」公司,第一個簽下的藝人就是出身自《我愛黑澀會》的玉兔。看似毫無關係的兩人,其實在4年前曾共同赴日拍攝電影,在合作過程中,小鬼看出玉兔的努力,「覺得她非常棒,像一個需要再打磨的寶石」。而出身《黑澀會》的玉兔,踏入演藝圈前後超過10年卻始終沒有個人代表作,讓小鬼決定拉她一把。但向來自我要求嚴格的小鬼,簽了玉兔後也用相同標準對待玉兔,更曾直言要對她進行「毀壞式重組」。

小鬼(黃鴻升)自入主「綜藝玩很大」後,圈粉無數,從小學生到阿伯阿姨年齡層的粉絲大小通吃。(記者邱榮吉/攝影)

▲小鬼2017年自立門戶並簽下玉兔。(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玉兔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透露,小鬼在向自己邀約合作時,明白地直言:「他說會盡全力地『打磨』,尤其我在面對改變這件事一定很痛苦,但就是得『毀壞再重組』才會再更往上一層樓。」因為玉兔無論是參加《我愛黑澀會》時期,還是後來轉當通告咖,偶爾接下舞蹈表演錄影單元,幾乎每此都是自己練習表演,很少有老師在教。儘管如此,玉兔仍然能夠將表演做得到位且魅力十足,讓小鬼動心簽下,他解釋:「加上玉兔很認真努力在學習,不會喊苦,永遠都只會氣自己做不好。」小鬼點出「這是一個藝人應該有的態度」。

玉兔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玉兔的工作態度讓小鬼相當讚賞。(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小鬼盡力拉拔玉兔,不僅領著她拍電影、搭檔主持,還預計在今年替玉兔推出個人專屬音樂作品。玉兔也從去年底開始,一面認真上歌唱表演課、一面勤健身,不只為了自己的表現,也不想辜負師兄期待。但當小鬼從合作同事變成自家師兄時,玉兔笑說:「剛開始拍戲認識時都覺得他人滿好,但當他是我師兄時,就覺得有點嚴肅。」她舉例,偶爾和小鬼及兩人共同的經紀人聚會閒聊時,小鬼一開始會在旁默不作聲,做自己的事,「但當我們講到什麼事情,他聽不下去之後,就會突然冒一句『話不可以這樣說』,突然變成上課了」,讓玉兔虧小鬼「私下就是嚴肅哥」。

許凱皓、小鬼(黃鴻升)、玉兔圖/趣你的娛樂提供

▲小鬼、玉兔經常搭檔主持節目。(圖/趣你的娛樂提供)

但玉兔也強調,小鬼的嚴肅是來自於對工作的要求。而她也承認,在簽約沒多久時,曾不小心觸犯小鬼的大忌,被經紀人罵到在公眾場合暴哭,讓玉兔至今仍印象深刻,她回憶:「有次錄節目說好3點到,但我3點5分到,錄影結束後經紀人說去吃飯,結果就在吃飯過程中狂diss我,害我在餐廳大哭,算是一個震撼教育。」原來,小鬼身旁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他相當看重準時這件事,雖然錄影或拍戲製作方都可能有延遲情況,但小鬼認為:「寧願我們早到去等人家,也不要讓對方等我們,因為藝人只要遲到一次就會被記住。」因此才會讓經紀人苦口婆心地提醒玉兔要注意。

玉兔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玉兔曾因遲到5分鐘被經紀人責罵。(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和小鬼合作兩年多來,玉兔大讚小鬼有從內而外散發出的自然魅力,「他就算在拍攝前怎樣玩,但只要一被鏡頭對準就立刻能擺表情,我覺得很厲害」,且擅於觀察的小鬼,總能主動發現身邊朋友需要什麼,但讓玉兔心疼的是:「他是個報喜不報憂的人,有時會替他擔心,我們有次拍戲,他背痛到整夜沒辦法睡覺,而且是前兩三天就開始痛,他不講,我們也都不知道。」她也希望師兄未來能多讓旁人分擔壓力,不要凡事自己扛。

小鬼(黃鴻升)自入主「綜藝玩很大」後,圈粉無數,從小學生到阿伯阿姨年齡層的粉絲大小通吃。(記者邱榮吉/攝影)

▲小鬼報喜不報憂的個性,讓身旁合作夥伴相當心疼。(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