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難為!許騰介甩「邱澤跟班」使壞…反「看劇本就失眠」 | 娛樂星聞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渣男難為!許騰介甩「邱澤跟班」使壞…反「看劇本就失眠」

  • A-
  • A
  • A+

記者李依純/台北報導

36歲的許騰介,8年前他在第一部戲劇作品《小資女孩向前衝》中演出男主角邱澤的好友「保羅」,隨後又在夯劇《螺絲小姐要出嫁》中改當邱澤的特助「關聖君」,接連兩部偶像劇大賣,雖讓許騰介打開知名度,但也被定型成只能演喜劇或小跟班。直至2016年,許騰介客串演出《後菜鳥的燦爛時代》首度挑戰反派,雖然只是個小角色,卻讓他開啟「使壞」開關,如今許騰介在三立八點華劇《必勝大丈夫》中化身渣男,不僅讓觀眾氣得牙癢癢,還有不少網友氣喊「比瑞凡還渣」。

▲許騰介在《必勝大丈夫》中演出渣男「安德生」。

聽到自己被罵「渣過瑞凡」,許騰介沒有一絲難過,反倒略帶興奮地說:「其實有點開心,因為昇豪哥那部戲(犀利人妻)真的很經典,能被說比他還渣,某個程度上這個角色算是成功了。」對演員而言,反派角色,不只鐵定引來觀眾罵聲,對演出者來說,身心靈扛的壓力也相對更大,許騰介坦言前年受邀演出《我的愛情不平凡》中的壞人角色時,一開始壓根無法接受,最後是監製對他說:「好人,大家搶;壞人反而能闖出一片天,而且壞人比較容易被記住,又比較少人願意演,如果你都已經演那麼久的戲,倒不如演個真正的壞人。」

「必勝大丈夫」許騰介娛樂星聞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許騰介因為「好人臉」詮釋反派反而更有張力。(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監製還直言,許騰介一臉「好人臉」,若是能成功挑戰反派,反而能彰顯出演技,這才讓他被說服,也進而開啟「使壞」開關,因而在這次接到《必勝大丈夫》中「安德生」一角時,許騰介沒有考慮便直接答應。但他沒想到的是,「使壞」跟「耍渣」竟是兩件事,在《必勝大丈夫》中,許騰介演出的「安德生」堪稱終極反派,不僅劈腿搞外遇,還逼小三墮胎,甚至出賤招讓小三流產,種種「渣到出汁」的行徑,不只觀眾看得牙癢癢,就連許騰介本人都無法接受,甚至一度抗拒演出,「因為其實很多台詞,不是我背不起來,而是這些話我根本吃不進去,那就是『安德生』跟我本人在拉扯」。

《必勝大丈夫》

▲許騰介一度因為「安德生」太渣而無法入戲。

當劇情走到安德生發現小三懷孕,要求對方墮胎時,許騰介發現自己漸漸無法入戲,他開始不斷反思「真的該這樣演嗎?」、「到底在演什麼?」,但on檔戲的節奏緊湊,讓他只能硬著頭皮上陣,「每天都很悶,沒精神、不想講話,到拍攝現場也很陰沉,這樣的情緒大概有兩個禮拜,那陣子是我最累的時候」。尤其當安德生越來越渣,許騰介甚至連看劇本都有困難,他回憶:「只要看劇本就會不好睡,會一直去想到底要怎麼演,有點像是撞牆期,因為抗拒這角色,連我自己都覺得他是錯的,就踩不過去,變成我演戲時容易不專心。」

「必勝大丈夫」許騰介娛樂星聞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許騰介在《必勝大丈夫》中,獻出許多第一次。(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不只第一次演渣男讓許騰介受不了,在《必勝大丈夫》中還是他第一次有多到爆炸的台詞,以及第一次謊話連篇,恰巧這3點都是許騰介本人在感情中不太能接受的事,因而讓演出時更加困難,他說:「我演起來最不舒服的是,一直在正宮跟小三兩邊找藉口,說服對方相信自己,因為我要一直解釋自己的狀態,對老婆解釋、對小三解釋,所以我台詞好多!」許騰介印象深刻,某次和飾演小三的林萱瑜對戲時,整整1.8頁的台詞竟有1.5頁都是自己的,「亦珊(林萱瑜飾)幾乎都沒有講話,就一直『嗯嗯』,其他都是我批哩啪拉在講,那時我一看到劇本真的覺得背不起來」。

「必勝大丈夫」許騰介娛樂星聞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許騰介因「耍渣」碰上撞牆期。(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好在,許騰介碰上撞牆期時,沒有把自己悶起來,他只要下了戲,就立刻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甩開「安德生」身份,回歸到許騰介本人。除此之外,老前輩蔡振南也以過來人身份提點他,「南哥說他第一次演反派時,自己也受不了,還主動問監製『可不可以讓我死』」,但蔡振南當年不捨劇組砸錢為他的角色搭景,因而心想絕不能辜負對方,硬是將原本只有10集的內容演到70集,他也藉此告訴許騰介:「這部戲如果跨過去,應該未來就通了,如果連演反派這樣的狀態都能扛過去,把這壓力撐住了,之後應該就沒什麼戲不能演了。」

蔡振南、許騰介圖/翻攝自IG

▲許騰介在蔡振南的提點下,跨越心理障礙。(圖/翻攝自IG)

許騰介也在聽完蔡振南的經驗分享後,豁然開朗,直呼:「南哥說得對,這個過了就過了。」且他如今還認為,演出反派、渣男這類城府較深的角色,「以男生來講,其實是很帥的,先不要說他渣不渣,就是會讓男人有一種『味道』」。而向來視梁朝偉為偶像的他,未來最想在大銀幕中挑戰「臥底」角色,「我雖然演過警察,但是是那種很暖的警察,有機會的話想演真槍實彈的警探片,最好是心機很重、城府很深的臥底」,他也希望藉由這次的演出,讓更多人知道自己不是只能演喜劇,也不再只是誰誰誰的小跟班。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