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嫌新聞無聊!視網膜走下主播台…轉戰綜藝竟「想被告」 | 娛樂星聞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嫌新聞無聊!視網膜走下主播台…轉戰綜藝竟「想被告」

  • A-
  • A
  • A+

記者李依純/台北報導

24歲的網紅視網膜,2015年成立「眼球中央電視台」,靠產製、播報惡搞諷刺新聞一舉成名,更在去(2018)年以本名陳子見入主《華視新聞》午間時段,升格為真正的主播。但視網膜的主播生涯在短短10個月內結束,期間還曾爆出慘遭同事排擠、收視墊底等傳聞,進而被誤解成讓他離開主播台的原因。視網膜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坦言從小就有主播夢,「但最後實在覺得新聞很無聊,想說不然去做節目好了」,他將在3月底推出全新綜藝《今夜造口夜》,更放話「希望至少可以被告一次」。

網路紅人陳子見(視網膜)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視網膜將推出綜藝節目《今夜造口夜》。(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視網膜自小便對新聞有憧憬,「覺得新聞記者、主播是可以影響很多事情的工作」,也因此他在接到華視新聞邀請時,欣然答應,但他笑說在當了近1年的主播後才發現:「原來那不是我的夢想,原來從小到大都『夢錯想』,但就沒有遺憾,也很開心我認清這件事情。」視網膜事後分析,可能因為自己先行踏入框架和規範相對較少的網路世界,而後進入傳統電視圈「難免感覺束縛很多」,自己在播報上也時常自我矛盾,變得更加放不開。

視網膜(陳子見)圖/翻攝自臉書

▲視網膜自網路產製「眼球中央電視台」起家。(圖/翻攝自臉書)

被叩上「短命主播」頭銜,視網膜坦然表示「沒什麼意見」,但他自認在這10個月內已做足許多新嘗試,也完成不少夢寐以求的事情,「從網路跳到傳統電視媒體這一路上,沒有什麼成功或受挫,就是學到很多事情,對自己的未來更清楚,感覺很多方面的能力都提升,眼界也變得更寬」。如今,視網膜改推脫口秀綜藝《今夜造口夜》,將過去近1年在主播台上習得的談吐、訪談技能,運用在新節目中,他明顯感受到:「因為專訪過一些大人物,所以現在無論做《眼球》或接下來的節目,在跟人對談的節奏或感覺上,都抓得比較好。」

視網膜(陳子見)圖/翻攝自臉書

▼▲視網膜自認10個月的主播生涯,讓他學到不少。(圖/翻攝自臉書)

視網膜(陳子見)圖/翻攝自臉書

視網膜去年從網紅跨行當主播,今年再從電視新聞跨領域到電視綜藝。他透露,其實早在去年4月時,華視就找上他所屬的團隊,密謀打造《今夜造口夜》節目,但當時華視的長官認為「新聞主播又主持綜藝節目會角色混淆」,讓視網膜決定先以新聞工作為主,不過他笑稱:「最後實在覺得新聞很無聊,所以去年11月中的時候就跟長官說,新聞播到12月底,改去做節目好了。」而如他所願,《今夜造口夜》內容豐富又多元,除了訪談之外,還有遊戲及喜劇串場,未來甚至有望走出攝影棚拍攝外景,讓視網膜興奮表示:「這個真的是我很樂於接的挑戰,應該說我期待度更大,因為是自己的節目,團隊也是自己的人、熟悉的戰友,從整個棚景、議題到來賓都能討論。」

網路紅人陳子見(視網膜)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視網膜期許自己在新節目中能「再賤一點」。(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今夜造口夜》主打以偏戲謔的綜藝模式,探討生活各式議題,視網膜則笑稱:「我們都說是一個沒有尺度的節目,電視台也願意讓我們幾乎毫無尺度地去測試NCC究竟有沒有認真在上班。」但目前已預錄幾集的他,自認還需要再放開一點,甚至脫口:「想要再賤一點!畢竟要造口業,就是要做到會得罪人的程度。」至於對節目有何期許,他想了幾秒後,突然放話:「希望至少可以被告一次吧,我覺得既然都叫『造口業』,如果沒被告感覺很不成功,而且被告就有新聞、就會紅。」

網路紅人陳子見(視網膜)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視網膜希望《今夜造口業》至少能被告一次。(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