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一帶一路」夾戰略目的 印尼與南太平洋現經濟隱憂

中央社
  • A-
  • A
  • A+

中國10多年來用大筆金援經營南太平洋島國,澳、紐都對中國欲藉此掌握南太戰略要衝的意圖高度警戒。近年歡迎中國資金協助基礎建設的印尼,也出現過度依賴中資的憂慮。

▲習近平26日在「一帶一路」論壇開幕式上演說。(圖/中央社)

中國推行的「一帶一路」去年在南太平洋地區進展快速,自從巴布亞紐幾內亞去年中率先與中國簽訂相關合作協議後,南太島國除台灣6友邦之外,都已加入這項倡議,顯見中國在南太地區靠長期巨額投資建立起的影響力。

根據澳洲智庫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去年8月公布的數據,在南太地區,中國已超越紐西蘭,成為僅次於澳洲的第2大援助國。中國提供優惠貸款,卻也讓這些國家因此背負龐大債務,更加受制於中國。

位於南亞的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積欠中國的債務,2017年被迫將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 Port)租給中國99年,引發可能被轉作軍事港口的疑慮,也促使斯里蘭卡試圖在租約中排除這個可能,但中國仍持續部署在南太的戰略據點。

南太島國東加去年8月曾呼籲其他島國聯手要求中國免除援助貸款的債務,但隨即放棄。去年底還款期限前,東加加入「一帶一路」,換取和中國重新協商償債條件,得到5年寬限期。

研究中國政治的紐西蘭坎特布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教授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近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訪問時指出,中國與東加交往具戰略意圖,目的是取得玻里尼西亞上空的衛星定點。

中國加強與斐濟、巴布亞紐幾內亞、萬那杜等國的關係,則被認為看重他們地處戰略要衝的港口。

以萬那杜為例,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太平洋島嶼計畫主任普賴克(Jonathan Pryke)去年接受澳洲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訪問時指出,中國對萬那杜的投資最令人關注的是桑托島(Espiritu Santo)北部的碼頭,雖說是為停泊遊艇,但也可以用來停靠海軍艦艇。

為了抗衡中國在南太平洋勢力的擴張,澳洲已經提出「走近太平洋」計畫(step-up to the Pacific),紐西蘭也提出「重設太平洋戰略」(Pacific reset)。兩國都從提供更多援助金額、強化雙邊協議等方面,加強與南太鄰邦的連結。

相較於南太,中資大舉進入印尼的時間較晚,但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2014年上任後積極推動開放外資,中國已是繼新加坡、日本之後的印尼第3大外資來源國。

根據印尼登加拉戰略研究機構(Tenggara Strategics)去年8月的報告,中國在印尼進行中的大型投資,包括連接雅加達與萬隆的雅萬高鐵、中蘇拉威西省(Central Sulawesi)莫羅瓦利地區(Morowali)以生產鎳與鋼鐵為主的工業區、以及印尼指定與中國「一帶一路」合作的4個經濟走廊。

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正在北京舉行。印尼上個月底提出28項與中國合作的計畫,盼在論壇期間與中國討論,並就部分計畫達成協議,但未說明細節。

登加拉戰略研究機構的報告指出,在北蘇門答臘(North Sumatra)、北加里曼丹(North Kalimantan)、北蘇拉威西(North Sulawesi)的比東港(Bitung)經濟特區以及峇里島(Bali)這4個經濟走廊的合作計畫,包括生產橄欖油、橡膠、鋁、建造港口、機場、物流中心、水力發電廠等。

印尼國家科學院政治研究中心教授安華(Dewi Fortuna Anwar)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指出,投資基礎建設的回收時間長,西方國家興趣不大,因此主要投資者是日本、中國。印尼一直很小心處理外資議題,例如中國承建雅萬高鐵後,連接雅加達、泗水的鐵路興建權就優先給日本。

儘管如此,安華說,印尼是否過度依賴中資的確引起關切,而中資一貫的輸出模式也引起很多批評。

安華指出,中資的輸出模式與來自台灣、日本、韓國的資金不同,中資以興建、營運、BOT模式(興建-營運-移轉)進行,最終才將成品給印尼,過程中對印尼沒有產生附加價值的「乘數效果」,例如沒有技術轉移,中資也同時帶進中國勞工,沒有增加本地的就業機會,反而帶來社會衝擊。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