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台灣生育率「敬陪末座」 泌尿科醫師揭背後原因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全球出生率不斷下降,少子化是目前許多國家必須正視的社會課題。但除了個人觀念不願生子外,仍有許多夫妻正為了懷孕生子而苦惱。而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求子」大部分由女性主導,男性通常擔任輔助角色。

TENGA,日本,備孕,不孕症

▲圖/TENGA提供

根據TENGA日本備孕調查,僅有六成日本男性對「備孕」有積極作為,日本診間案例更發現,男性對於「不孕」前往求醫感到不自在,主要還是由女性著手「備孕」計劃及攝取相關知識。在價值觀上與日本也有異曲同工的台灣。TENGA為此進一步訪問輔大泌尿科張孟霖醫師,也再次應證目前「求子」的前置資料搜集或是不孕症的治療,仍是由女性積極的準備,男性則多為被動配合,顯見求子路上仍以女性佔據主導地位。

TENGA針對日本已婚男女所做的備孕調查顯示,近九成(85%)的日本女性會積極攝取備孕相關知識,但男性卻僅有六成(66%)。進一步調查日本男女對於另一半的備孕知識滿意度發現,八成(85%)男性滿意自己另一半對於生育的相關知識,但女性卻僅有六成(65%),相差近20個百分點。換句話說,日本女性對於另一半的備孕知識相對較不滿意。然而,日本擁有射精障礙的男性高達270萬人,日本醫師也指出「懷孕」男女都須各負一半責任,若兩方態度保持不一致,對於生育上將會造成阻礙。

TENGA,日本,備孕,不孕症

▲圖/TENGA提供

 

針對男性在備孕上的消極態度,進一步了解發現前三名原因包含,第一,必須經常出入醫院 (66%);第二,擔心經濟負擔過大(50%);第三,對生育不夠瞭解(40%)。此外,也從日本診間案例發現,日本男性對於前往婦產科就診持害羞態度,即便願意檢查也是由另一半帶著檢體前往,且僅有一半的男性願意一同前往聽取報告。由此可以看出日本男性對於求子擁有迷思及心理障礙,無法敞開心房正視自己的問題,更選擇迴避此事。

TENGA,日本,備孕,不孕症

▲圖/TENGA提供

除全球面臨生育率下降的危機,根據最新調查數據,台灣平均每位婦女僅生下1.218個小孩,生育率在200個調查國家中「敬陪末座」。對此,輔大泌尿科張孟霖醫師表示,「普遍在華人社會裡面,生兒育女的壓力通常會落在女方的肩頭上,在台灣也不例外。且根據過往經驗,有時候因為個人面子尊嚴問題,許多患有不孕症的台灣男性病患不太會主動求助醫生,甚至許多男病患是被另一半強迫,才會勉強踏進診間的。」

張孟霖醫師補充,很多時候大家首先把焦點放在女方,當女方做完一輪檢查後發現無異常時,才轉而檢測男方並檢查出問題,往往都耗費許多時間。當你拖得越長,對女方是越不利,因為就會有高齡產婦的問題增生。

建議男方多體諒另一半,如果拚孩子卻一直沒有結果,建議可以同時兩邊都進行檢測,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如果剛開始真的拉不下臉求診,也可以選擇在家檢測。透過市面上就有在販售的產品事先做自我觀察,如發現異常,再求助醫師也不妨是一種折衷辦法。

張孟霖醫師也提醒,若在準備懷孕期間,男性有服用治療禿頭的藥物的話,也可能會影響生育功能。若持續備孕超過一年,都沒有任何消息就有可能患有不孕症,建議及早就診治療。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