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掩蓋真相!偵查不公開成擋箭牌 警恐嚇民眾又大案小辦

  • A-
  • A
  • A+

記者楊忠翰/綜合報導

《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在今年3月15日修訂通過,並於三個月後的今天正式施行,然而檢警實際演練已有數月之久,不但偵辦過程亂象頻傳,還出現與法條無關的擴權行為,甚至利用資訊不透明之便,暗中進行「大案小辦」的吃案作為,媒體一旦失去監督功能,無疑催生「警總時代」再臨,受害的仍是一般大眾;法條本身是中性無害的,端賴人如何去施行,檢警是否能秉持「為民服務」的初衷,真心為被害人找出兇手才是重點,而非揮舞著「偵查不公開」的大旗,將真相藏於重重黑幕之中!

今年4月6日晚間時分,知名直播主連千毅以一句「都是吃屎的」怒嗆三重蘆洲角頭,引發對方群情激憤,隔天凌晨3時許,三蘆角頭率眾前往連千毅公司堵人,還一舉砸爛公司樓下信箱,由於現場離總統府僅有400公尺之遙,警方隨即展開調查,並於當天上午召開記者會,卻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提供聚眾人數,然而直播畫面中出現8部車,以每部車坐滿4人來計算,現場至少有32名不法份子,警方竟表示:「沒那麼多啦!我們已經抓10個人回來,你們如果這樣寫,我們怎麼可能抓得完?」,可見當時警方為了便宜行事,才會拒絕公開真實人數。

連千毅嗆三蘆角頭「都吃屎」 兄弟人殺至總統府旁堵人示威(圖/翻攝自YouTube)

▲三蘆角頭率領大批人馬前往重慶南路叫囂。(圖/翻攝自YouTube)

無獨有偶,今年4月24日晚間時分,1名44歲的黃姓男子,慘遭債主押回租屋處痛毆致死,警方獲報後連夜追查,並於隔天上午召開記者會,同樣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透露案情內容,記者只好自行前往現場採訪,並向當地民眾調閱監視器畫面,孰料,警員竟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恐嚇屋主,還要求對方洗掉兇手逃離影像,然而該法條並非針對民眾而是檢警,民眾亦擁有自家監視器畫面所有權,警方蠻橫不講理的作法,不但與「偵查不公開」毫無關聯,還擅自擴張自己執法權,實不可取!

台北市黃姓男子因債務糾紛遭人圍毆致死,他的父親還出面控訴兇手拿枕頭悶死兒子(翻攝畫面)

▲四名惡煞打死黃男後逃離流動賭場。(圖/翻攝畫面)

不僅如此,當時黃男父親見到記者時,神情哀戚表示:「我兒子是被詐賭的!」,正當他想說出更多內幕時,卻被警員強行推進警車,不准他再多說半句話;記者積極查訪後發現,警方誆稱兇手僅2到3人,但監視器影像拍到的卻是4人,而且黃男陳屍地點竟是流動賭場,與黃父說法不謀而合,顯然黃男死因與賭債有關;再者,賭場業者不但隨意攬客聚賭,還肆無忌憚地追債打死人,命案發生到現在已兩個月,警方只帶回1名嫌犯,案情迄今仍未水落石出,令人不禁懷疑有內情存在,警方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掩蓋真相,如何能對得起「白髮人送黑髮人」的黃父?

台北市黃姓男子因債務糾紛遭人圍毆致死,他的父親還出面控訴兇手拿枕頭悶死兒子(楊忠翰攝)

▲黃男父親想接受採訪卻被警方阻止。(圖/記者楊忠翰攝影)

警方隻手遮天不只這一件,1名30歲的王姓男子,先前洗劫賣淫女子遭判刑;孰料,他出獄後竟故技重施,先重回老地方尋找私娼,並佯裝與對方性交易,再拿出辣椒水猛噴私娼眼睛,然後強搶對方性交易所得,私娼嘗試搶回手提包,反遭王男痛毆一頓;私娼不甘平白遭搶,冒著被裁罰的風險報案,派出所原本受理強盜案件,卻因偵查隊長強勢介入,只好改為恐嚇取財案件,讓該名私娼當場傻眼,不但遭裁罰最高的12000元,案件還被「大案小辦」。

王男來到台北市萬華區閒晃,並持玩具槍及辣椒水洗劫女子(翻攝畫面)

▲黃男持辣椒水攻擊私娼後搶劫財物,警方竟以恐嚇取財送辦。(圖/翻攝畫面)

更加諷刺的是,專案人員在12小時內逮到王男,並在他的手機對話紀錄中發現,王男向朋友炫耀:「我昨天剛搶了1個站壁的!」,偵查隊長仍堅持只辦恐嚇取財罪,連檢察官都不禁致電詢問:「這不是很標準的強盜案嗎?你們怎會這樣移送?」,尤有甚者,後來警方召開記者會,依然堅稱王男涉犯恐嚇取財罪,未來警方只要拿出「偵查不公開」當擋箭牌,「大案小辦」的情況就會一再發生,媒體失去第四權的監督能力後,損失最大的仍是被蒙在鼓裡的社會大眾!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