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聊天聊太爽!她轉頭「啪」一聲燈全關…「詭異畫面」冒出

  • A-
  • A
  • A+

文/陳為民

我有一個朋友經常熬夜工作,回到家又窩在電腦前玩線上遊戲,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偶而會看到自己沒辦法解釋的現象,於是他求助眼科診所,檢查結果是所謂「飛蚊症」,患者經常會看到身邊有小飛蟲之類的東西飛來飛去要是繼續讓眼睛這樣下去,更嚴重還會看到更大的黑影……。

陳為民/翻攝自臉書

▲陳為民。(圖/翻攝自臉書)

「袖袖」今年就要滿二十歲了,是北部某校夜間部美術班的學生,有著可愛的大眼睛和口潔白的牙齒,笑起來天真迷人,在班上也是人緣極佳又開朗的小女生,民國99年3月,老爸終於給全家買了間房子在台北市林森北路附近,房子不算大,雖然舊了點,但室內經過粉刷和本身就是裝潢業者的老爸巧手後,家裡看起來也温馨明亮。

老爸給三十幾坪的房間硬是隔出四姐弟一人一間,雖然都很小,但也可以讓四姐弟都有各自獨立的空間。

暑假很快的來到,既使不用上課了,本來就習慣晚上活動的袖袖,還是白天睡覺晚上活動,窩在房裡聽音樂、玩電腦,不等到太陽出來是不會上床。

學期結束的那天晚上袖袖就和同學玩到天亮,此後差不多天天玩、拼了命的玩!連續十幾天以後,這天袖袖累了,沒有約任何人也沒答應任何約,一個人在家玩msn,凌晨三點十五分,袖袖和朋友正聊得開心,「凍!」的一聲,電腦螢幕突然從彩色跳成一片黑

「該死,當機!」

袖袖正要檢查主機,房裡的電燈和轉動的抽風扇都同時停了,這下可好,電腦是完全不能玩了,而天亮又還早,可惡!

幸好住在鬧區,而且又是台北夜生活區,外面的五光十色、家裡雖然沒電但並不算太黑,袖袖起身打開門要查看是不是只有她房裡沒燈,才打開房門,一個很小的黑影在眼角餘光閃了一下,那是客廳要轉進廚房的轉角處。

家外面本來就光影閃動,霓虹招牌、路過的車輛,家裡一到晚上本來就有一些光影閃來閃去,所以她也不以為意,走到廁所門口,她還是很自然的順手摸了門外的電燈開關,「啪!」嘿,燈竟然亮了!

女孩子不懂電器,她只是很興奮這下又可以上線和朋友聊天,於是很快的上完廁所,自己倒了點水就迫不急待的又跑回房間,剛走出廚房,她又看到一個黑影閃了一下!就像是有人躲在牆後不斷偷探出頭窺看的感覺,影子的高度又不像是老鼠之類的,很快的在爸媽房前的牆面下閃了一下,不過那沒有引起袖袖太大的注意,因為影子閃的實在太快,快到袖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睛有問題!

她還是進了房門並且在關上門後很快的坐回電腦前面,線上的朋友一個都沒少,都還在聊天打屁,像袖袖這樣的年輕女生還不斷的在網上找資料和音樂忙的不得了!但她突然發現電腦螢幕又有狀況了,畫面呈現很奇怪的閃動,顯示器本身像畫框而螢幕畫面則像畫紙被輕微的隨意移動一樣,她沒碰過這種狀況,立刻詢問了朋友們,結果也沒一個人能確實明白這種狀況該如何排除,不過讓她不安的是她發現,她只要問人,把字打好一按Enter畫面就會立刻跳一下然後恢復正常。

「我的螢幕怪怪的,好毛喔!」她在螢幕上打出這樣一句。

「沒事啦別怕!可能是網路的問題啦!」朋友安慰她也沒什麼用,她也發現只要不管她隨它閃動就沒事,至少晃動的程度不大她還是可以使用電腦,聊著聊著也就忘了、也不那麼怕了,接著她在螢幕上打出「等等」然後出去廚房喝水。

習慣窩在電腦前的人都知道,坐下去就不想起來,不過萬一不得已要離開桌子時定會把一連串想的到的事情盡快一下做完,袖袖也是一樣很快的倒了水,拿了煙、給手機充電,然後跑近廁所……。

上完廁所洗了手,剛把門打開,她看到了一個小孩子,泰然自若的走過她面前,邊走還邊抬頭看著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小孩往廚房走了進去,袖袖的角度有些死角沒辦法看見廚房全貌,於是就在小孩走進廚房的死角她才想起來要跟上去看看,她十九歲排行老二、最小的弟是國二,眼前這個小孩有影子、立體、腳步聲,但是她也非常確定她家沒有這樣大的小孩!可是走進廚房看,廚房裏一切如常半個人都沒有!她寒毛豎的拼命打冷顫,趕緊跑回小房間關上門、棉被整個蓋著發抖的身體和整個頭……。

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了,看看錶,糟!快七點,趕緊爬起來準備趕去學校,那天到校已經都第一節課快上完了,但最後一堂課才剛開始,全校就大停電!那天幾乎是在一片歡呼聲中下的課!同學小鳳自願要用摩托車載她回家,兩個小女生就騎著小「晡晡」慢慢的兜回家,路上袖袖一直覺得頭疼的厲害!從後頸一路痛到前面的額頭,只是認為好像是快感冒的感覺而且急速的心悸弄的它有點喘不過氣來!

小鳳倒沒啥特別狀況,還在袖袖的家聊天到兩點半才離開,袖袖送走小鳳又一個人上樓,頭還是不停的疼陣停一陣,正要轉上樓,又一陣極強的心悸,她感到極不舒服,於是回到房間立刻就躺下,她很快就睡着了。她睡的很沉也很舒服,很快就覺得舒服的清醒,但沒想到 看看時間才四點半,早上?晚上?

房間是老爸自己用木板隔出來的,讓每個孩子都有一間,她這間沒有窗,走到客廳一看天是黑的,所以應該是凌晨,也就是説她才睡了兩小時左右,這真是不可思議,她從來都是日夜顛倒,一但倒在床上以後沒有十個八個小時是沒辦法醒的更別提這樣快速的戰鬥覺!

接著她走往廚房,又是那個小孩!

小孩正對著她走過來,腳步和緩、速度正常不急不徐的朝她走來,小孩抬起頭看著她走來,臉上沒有表情又好像有一點笑,反正袖袖只是有點瞬間停滯的感覺自己的動作非常非常的緩慢到自己莫名的害怕!

小孩一直看著她,錯過她的身後袖袖跟著轉頭……不……不……不見了!狹小的走道裡、就轉個身,就轉個身小孩就不見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敢跟爸媽説,當然也不敢跟任何人講。

隔沒幾天的半夜一點多,袖袖跟平常一樣在房間裏玩msn,突然有個同學打出:「好無聊喔,要不要出來?」

這些夜貓子同學的很快就決定要碰面,反正大家都有摩托車,要去哪很自由,見面再決定!沒多久這群同學男男女女總共七個人就集合在一起了,騎著車東晃西晃,袖袖給小鳳載,小鳳跟著騎,後來,來到了一個袖袖也不知道正確地名的海邊,更高一點的山上就是墳場。

「不要在這邊玩吧?」

「有什麼關係,墳場那麼遠又那麼黑……。」

一群人在海邊其實也沒幹麻,就是很隨興的在沙灘上嘻鬧,她也沒堅持,反正就是聊天嘛,不過,今天袖袖卻非常不習慣同學們的對話,其實同學們的對話方式一點都沒改變,但袖袖今天卻覺得他們講太多髒話了,雖然她自己也這樣,但她心裡卻感覺,此刻似乎應該對死者之地有些尊敬才對……。

她心裡這麼想,自己也這麼做,但是她並沒有説出來阻止同學們,畢竟大家都是出來玩,而且自己平常也這樣,就算突然要説也很奇怪吧,她終究沒説,還是跟著大家一起嬉鬧,還是開心的不得了!沒多久,大家就往市區騎去,可是才一上路,她又覺得那個從後頸疼來的頭疼,該死的上來了,而隨後她最不想的心悸也果不其然的再次襲擊!

小鳳把車停在袖袖家門口發現他臉色很難看,很擔心的要送她,但袖袖還是堅持要一個人上樓,袖袖強撐起身體走上五樓,一打開家門頭就奇蹟似的不疼了,她正覺得輕鬆的脱掉外套走回房,心裡還想著趕緊上網,開了電腦覺得有些心安,同學也都回到家,而且都還在線上,又坐下來聊了好久。

「我洗澡去囉!」

「好吧, 那我也去洗澡好啦,掰!」

換好了衣服進了浴室,該死的頭疼又起來了,雖然輕多了不再那麼疼,不過一陣子一陣子的疼也真夠煩人,蓮蓬頭噴出的水都因為頭疼而感到是一陣冷一陣燙,洗完澡後她一打開門就嚇了一跳,那個小孩又出現了!

小孩是從廚房客廳的方向往爸媽房間走去的,小孩還是一邊走一邊抬頭看她,這次小孩的眼神很特別,好像有種哀傷的感覺,樣子還是一個很正常活生生的普通小孩,袖袖全身感到僵硬,身體冰冷,魂飛的讓她無法思考無法感覺!

然後小孩做了一個動作,一個普通到不行一般人很常做的一個動作,但是讓袖袖驚嚇到個最極限!他經過袖袖面前以後又回頭對著袖袖揮了兩下手,那個回頭揮手的畫面讓袖袖感到前所未有的顫慄!而且讓她覺得好像有什麼啟示……。

她很快的跑回房間,不但關門還鎖上點了一根煙趕緊在電腦前坐了下來,一條浴巾還蓋在濕淋淋的頭髮上,「有聊」果然是件好事,很快袖袖就從剛才的驚嚇中恢復到完全沒事的狀態,浴巾依然蓋在頭上,一邊打字、一邊單手擦乾,但浴巾依然蓋在頭上……。

她玩電腦的時候一定也同時開著音樂,大約五點半吧,正聊的起勁呢,電腦螢幕又奇怪的微微閃動了一下,心裡突然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湧上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覺得自己應該往左邊看!」

她變得非常緊張、緩慢的把視線一公厘、一公厘地移向左方,漸漸她就發現有個黑影站在狹小房間左側的書架前……。

頭上的浴巾檔了很多視線,所以她必需把自己的頭抬得更高,不但沒有增加安全感甚至讓人更加害怕,有如困在浴缸內而浴簾外有黑影一樣,終於,她看到了……。

狹小的房間裏,不過就半公尺左右的距離,深咖啡色長褲,淺咖啡色西裝上衣的一個男人,男人背對著她站在書架九十度角,轉著頭瞪她……。

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用了最快的時間撲倒在床上快速的蓋緊了棉被……抓得好緊,閉著眼睛直到老爸下午三點多敲門她才醒過來。

「妳怎麼跑進棉被不跑出房間?」我聽她講到這裡忍不住要打斷她。

「啊~不然我要去哪?」

也對,一個從沒離過家的小女生驚嚇的狀態,雖然家裡有狀況,不過,它還是家,一個提供安全保護的家……至少它應該是,她還是家,三經半夜,如果是你……能去哪?

以後連續幾天,晚上十二點以後,這個穿淺咖啡色上衣的男人每天都會出現,就只是背對著她什麼也沒做,但是卻讓袖袖很是驚恐無措,終於有一天,男人沒出現了,整晚都沒出現,袖袖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走出房門正要邁步……小孩子就站在她面前,那還是讓袖袖感到發毛,但她也終於可以看見這是一個小女孩留著不長的頭髮不仔細看也像是男的,小孩舉起了右手揮動,並且用一個讓人恐怖到骨子裡的聲音,她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孩子的童音居然那麼令人發麻的聲音……。

「我…不…能…住…在…這…裏…了…再…見……!」超噁心的聲音。話説完小孩轉身又往廚房走去,接著消失在黑暗裏,小孩的一切動作都正常,但在袖袖眼裡卻像是過了有一個鐘頭,奇特的是此刻的她卻完全一點害怕都瞬間消失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種不安,一種説不上來強烈的不安。

外面忽然聽到有鑰匙開鐵門的聲音,外面的光線透出老爸的身影,他知道袖袖就站在眼前,但他卻異常的不但沒看看袖袖一眼更連鞋都不脱就直接進房間,隨後袖袖知道老爸幫人做擔保結果對方落跑,連帶他們家也破産必需要連夜跑路……。

後來袖袖相信,有一種小精怪住在家裡,如果家裡要出不尋常的大事,小精怪就會預先出現,因為之後老爸又帶著全家東搬西遷,光轉學就轉了六次,好不容易直到去年底才還清有債務,新家在樹林一棟老舊公寓,雖然家計仍靠兩姐妹和老爸的零工錢養活一家子人很是辛苦,至少是實在的温飽渡日。

美國樂團黑暗堡壘及嘻哈歌手五角來台演唱會那晚上,袖袖看完演唱會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一點,推開門照樣飛進房間開電腦,然後快速的衝進廁所、廚房,其實她剛才一開家門就注意到,牆邊好像有個影子被發現偷閃躲進去的樣子,在客廳轉角,然後好像她進家門、房間廁所廚房,這一路上好像都有這樣的影子在她四週繞,直到她要邁進廚房才發現…好像真的是……!

在廚房她開亮了燈,一邊動作一邊打量四週低矮的地方,倒完水她轉身正要離開,小孩又出現了!這次他只出現了三秒左右,袖袖看到它的表情,瞬間有了一種莫名的安心感,小孩是一張好淺的笑容,很奇怪的感覺,這小孩竟然又出現在這!

第二天,老爸一早就被通知要去上班,他終於找到一個全職的工作,家裡也終於進入穩定,袖袖還是怕這些東西,而且她也不解,家裡有神桌怎麼還會這樣,但另一方面她相信萬一不小心再看到那個小孩子出現向她揮手…希望不要……。

▲陳為民出新書。

●本文由陳為民新書《話鬼 鬼王陳為民靈異事件簿》授權提供,請勿轉載、複製取用。

關鍵字: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