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滯留印尼國際難民 向澳洲等安置國使館求援

中央社
  • A-
  • A
  • A+

滯留印尼的國際難民23日前往澳洲大使館陳情,希望澳洲給予安置,卻遭印尼外事警察警告,若違法將遣返他們。澳洲使館派員接下陳情信,難民結束陳情,下週將轉往其他使館。

印尼,國際,難民,澳洲,援助

▲阿富汗難民胡塞尼(左)23日對出面接受陳情信的澳洲大使館官員(右2)說,難民只是在尋求澳洲大使館幫助,尋求幫助不是犯罪,印尼外事警察主管海爾雅托(右1)卻威脅要把難民遣返回國。海爾雅托不滿,打斷胡塞尼的談話。(圖/中央社)

來自阿富汗、伊拉克、索馬利亞等國的難民日前再度聚集聯合國難民署(UNHCR)駐雅加達辦公室外抗議,要求聯合國正視他們申請到第三國安置的權利,公平處理所有個案。

這群難民當初因各種理由隻身來到印尼,家人仍留在戰火頻仍的家鄉。他們指控UNHCR優先處理攜帶家眷的難民,程序不公。UNHCR先前對此回應,因第三國緊縮接納難民的數額,只能優先安置最弱勢的難民。

自20日起在UNHCR辦公室前發起24小時靜坐、絕食抗議兩天後,這群難民在23日轉往澳洲大使館遞交陳情書。

阿富汗難民胡塞尼(Zabihullah Hussaini)告訴中央社記者,下週將繼續到美國、紐西蘭及加拿大等國駐印尼的大使館遞交陳情書,因為這兩週寫給他們的陳情書,都沒有收到回應,「我們做得到的每一步,我們都會去做」。

胡塞尼說,有17名難民參與絕食,7名難民在兩天後被強制送醫,使得絕食不得不中斷。UNHCR也安排官員與他們在附近的地點對話,但「很多問題仍沒有回答」。他們會後再回到抗議現場,卻發現抗議地點已被車子占滿。

今年23歲的阿富汗難民塔希爾(Tahir)說,7年前隻身來到印尼,是因為父母親希望他有比較好的生活,但在這邊的生活非常困難,「很黑暗,我們沒有生活,沒有希望」。

塔希爾表示,到印尼後,他原想要坐船偷渡到澳洲,但澳洲政府曾經公開表示,希望難民不要偷渡,而是到UNHCR登記等待安置。但是已經7年了,沒有得到任何安置機會。

因絕食被強制送醫的阿富汗難民賈德(Ahmad Jawed)說,有些這3年才到印尼的難民家庭已獲安置,沒攜帶家眷的難民卻苦等7年,很多人誤以為像他們這樣的難民是來享樂的,「我也有家庭,我有3個小孩,我已經7年沒見到他們」。

難民聚集澳洲大使館外舉標語陳情不久後,主管外事的印尼警察海爾雅托(Haryanto)要求難民留下姓名等資料後離開,提醒難民不要在印尼犯罪、違法。

海爾雅托說,「如果你們成為罪犯,就無法去澳洲。我必須警告你們,請你們了解印尼政府的立場,你們守法,我們會收容你們;你們不守法,我們會把你們遣送回國。你們把陳情信給我們,我們留下你們名字,你們就離開」。

胡塞尼對海爾雅托說,「我們是來尋求幫助的,就這樣而已」,無意要傷害任何人或犯法。過去以來的陳情一直都很和平地進行,「我們尊重印尼的民眾、警察及政府」。

隨後澳洲大使館一等秘書出面接受陳情信,承諾會把陳情信帶回去,對記者的提問不願回應。難民也結束陳情離去。

印尼,國際,難民,澳洲,援助

▲印尼外事警察主管23日要求向澳洲大使館陳情的難民留下姓名後就離開。他說,如果難民不守法,就會把他們遣送回國。(圖/中央社)

印尼,國際,難民,澳洲,援助

▲一群隻身來到印尼的國際難民自20日起在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前發起24小時的靜坐與絕食,7名參與絕食的民眾兩天後被強制送醫,絕食中斷,難民轉往安置國大使館陳情。(資料照片)(圖/中央社)

印尼,國際,難民,澳洲,援助

▲阿富汗難民賈德說,隻身來到印尼的難民並非沒有家庭,他有3個小孩,已7年沒見到他們了,不知道何時才能等到第三國安置,也在思考是不是要回去阿富汗。(資料照片)(圖/中央社)

印尼,國際,難民,澳洲,援助

▲阿富汗難民塔希爾說,父母7年前將他送到印尼,希望他能到澳洲安置,有比較好的生活。他呼籲澳洲政府接納難民,難民就在澳洲的邊境,澳洲有責任安置難民。(資料照片)(圖/中央社)

追蹤三立新聞網 :
0920-午間頭條搶先看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