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失明博士/高學歷、年薪百萬人生勝利組 竟一夕之間失明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只要我閉上眼睛,我的夢裡永遠都是彩色的,畫面都是那麼高解析度…」,世界的美景,只會出現在夢裡,一睜開眼,眼前再度一片黑暗,而這樣的黑暗,才是他真實的人生。他是39歲的甘仲維,總是戴著墨鏡,不是因為愛耍帥,而是他的雙眼已經完全看不見,但他曾是人生勝利組,擁有高學歷,28歲前年薪百萬,沒想到一夕之間失明、失業、失婚,人生跌落谷底。

即使看不見,現在的甘仲維是科技達人,專門研發「關懷科技」,幫助更多障礙者,他還能使用智慧型手機、親自回覆訊息,甚至成為交通大學第一位失明後還取得博士學位的學生,到底怎麼做到的?

失明博士,甘仲維(記者郭奕均攝影)

▼▲甘仲維雙眼看不見,但他擅長利用輔具,用智慧型手機、讀資料通通難不倒他。(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失明博士,甘仲維(記者郭奕均攝影)

採訪時,甘仲維在助理的攙扶下,手持白手杖走進辦公室,原以為像他那樣,擁有超高學歷、人生歷經風雨的人,說起話來應該非常有主見(難親近)吧,但他從頭到尾笑臉迎人,即使他看不到你,但他總是用最真摯的態度回應你,而且有求必應,回答任何問題都很用心,「需要我從哪邊開始走嗎?這個速度還可以嗎?」,協助我們拍攝畫面時,也是超有耐心,一次又一次重新拍,他都用盡全力配合。

人生勝利組 光明前途一夕之間變成黑夜

「訊息我都是自己回的,智慧型手機我一樣能用啊」,原來科技,本來就是他的強項,只是使用的方式不同罷了。甘仲維從美國名校加州大學畢業,回台後取得交大資管所碩士,人生第一份工作就進台積電,後來被雅虎挖角,負責台灣首頁製作,當時他才20多歲,年薪高達百萬。

學歷好、擁有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甘仲維當時還有個交往10年、論及婚嫁的女友,事業、愛情兩得意,根本就是人生勝利組,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同時他還在持續攻讀交大資管所博士、傳播所碩士,而且他語言天份超強,精通中文、英文、台語、客家話、廣東話、馬來文。

「很多人都說我是少年得志吧」,沒想到一夕之間,光明的未來,瞬間變成無盡的黑夜,他失明了。「那天就是個平常的工作天,我一樣抱著電腦去開會,跟國外視訊連線,但我開完會一走出來,我眼前就突然黑掉了」,原本想說,應該是眼睛使用過度,或是太累了,休息一下會好吧,「結果20分鐘過去,我的視力始終沒有改善,我才驚覺,大事不妙。」

看了醫生才知道,他罹患急性青光眼,眼壓超高,視神經幾乎壞死,需要馬上開刀,「但一開始不覺得有這麼嚴重,因為我想說現在醫療這麼發達,怎麼可能會治不好或失明呢…」,結果甘仲維花了兩年、開了11次刀,終究徹底失明,「我大概開到第五、六刀時,我就已經看不到了,但我那時心情比較緩和,因為在漸漸失明過程中,有種掉下山谷、一直往下墜的感覺,直到完全看不見,我發現撞到谷底了,this is the worse,不會有更差的結果了。」

失明博士,甘仲維(記者郭奕均攝影)

▲高學歷、高薪的人生勝利組,一夕之間失明,墜落無止盡的黑夜。(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失明後失去一切 人生像被黑夜吞噬

失明那一年,甘仲維只有28歲,一個年輕人,懷抱大好前途,一夕之間全毀,論及婚嫁的女友最後也離開了,「我失明、失業、失婚、失學,我覺得我好像失去一切了,還覺得我過去所有努力都是白費的,像是我幹嘛念那麼多書?現在看不到了,也沒用了,而且不管我的經歷如何,大家都只會看到我的障礙,而不是我的能力。」

夢裡的彩色,彷彿都在提醒他現實多殘酷,他睜開眼,連一點光都看不見,眼前的黑暗就像無底深淵,慢慢將甘仲維吞噬,「我常問上帝,你究竟要我學些什麼?我做錯什麼了嗎?我明明還會捐錢做善事、樂於做公益,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人生失去希望,甘仲維也更一度失去活著的勇氣,「但當你看不到時,竟然連輕生都很困難,總不能請家人把我扶陽台邊,請他們把我推下去吧…。」

想死也死不了,也無法自己出門、無法自理生活,真是萬念俱灰,「我當時就乾脆任人宰割,你要我幹嘛就幹嘛,你要我吃我就吃、要我睡覺就睡覺,我對人生已經無感,我也不想掙扎,就讓時間慢慢過去吧。」

這樣的絕望、憤怒,甘仲維無處宣洩,只能發洩在最親近的家人身上,「大家一起看電視大笑,問我好不好笑,我就會冷回:『有什麼好笑?我又看不到』,然後氣氛瞬間降到冰點」,家人問要不要出去走走,他也說「你們自己去就好,我去了沒有意義」、「你們要去看電影?是在開我玩笑嗎?」,甘仲維不斷用尖銳的方式表達心中的痛苦,「我想讓他們知道我受傷,而且傷得不輕,所以你們無法幫助我,除非你們能讓我重新看到。」

家人的愛、貴人相助 重拾尊嚴人生

好在家人一直都沒有放棄,不管甘仲維多麼自暴自棄,家人始終用心陪伴,「真的是家人陪伴的力量,深深感動我」,甚至家人還把他帶到一家名叫「回家」的咖啡廳,那間店的老闆娘叫郭淑琪,她也是視障者,但她卻能自己打點一切,服務客人、點餐、送餐、製作餐點…她通通都能做到,「淑琪姐用她自己的故事告訴我,我不該定睛在我失去的東西上,其實我還擁有很多。」

甚至淑琪姐孩總是喜歡打扮自己,化妝、穿上美好的衣裳,「我有次還問她,妳都看不到,幹嘛這樣打扮啊?她回答我說『老娘爽啊』」,就這樣,甘仲維慢慢打開心房,決心珍惜自己還擁有的,並讓自己活得更有價值和尊嚴,「淑琪姐是我人生的貴人,但我們認識才差不多一年的時間,等我下次再看到她時,是我拿著畢業證書參加她的告別式,因為她罹癌過世了,然後我更發現,失明不是最糟的, 後面還有死亡…。」

決定學習獨立、活出尊嚴,甘仲維從生活重建開始,「我把原有的生活習慣做調整和改變」,像是刷牙,這個生活每天必須做的技能,他也重新學習,「看不見要怎麼擠牙膏?我學會先把牙膏擠在指頭上,放進嘴裡,就可以開始刷了」,打破原有的SOP,改變原有的操作方式,以前能做的事,現在一樣能做到,「我現在是眼睛以外的感官都被打開,學會用全心去體會。」

失明博士,甘仲維(記者郭奕均攝影)

▲甘仲維靠著鍵盤上的定位點,還能使用電腦、點字、回復訊息。(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失明還完成論文、取得博士學位 「在黑暗處,發現光」

甚至甘仲維還重返校園,他決定繼續完成交大資管所博士的學位,「沒辦法看書,我就用報讀軟體,把課本『聽』完之後,自己消化,然後利用鍵盤的定位點,一樣能打字」,善於利用科技輔助,甘仲維最後靠自己完成100多頁的論文,拿到博士文憑。

使用手機也是一樣,他一樣是滑來滑去,但他不用看的,而是用聽的,我們看似不可能的事,他都證明,只要有心,就能做到,現在他也在專門協助政府處理資訊問題的資策會擔任產品經理,致力於研發更多「關懷科技」,結合自身經歷過的不方便,加上自己強大的科技背景,希望能幫助更多障礙者。

除了研發科技,甘仲維更透過身體力行,希望自己能鼓勵更多人,「我過去因為家人的陪伴,讓我慢慢走出來,現在換我站出來,去陪伴那些需要的人,給他們一點力量」,他成立粉絲專頁,取名「墨鏡哥」,他常常收到無助的私訊,他都是一一親自回覆,「我希望那些處在低谷的人知道,我了解你,你也可以被了解,只要你願意尋求答案,不要這麼快放棄,我們都陪在你旁邊!」

從一片光明的人生,墜入無盡黑洞,甘仲維曾經失去自己,漸漸地,他學習朝著有溫度的地方靠近,也在黑暗處,找到了光。

失明博士,甘仲維(記者郭奕均攝影)

▲朝著有溫度的地方靠近,甘仲維在黑暗處找到了光。(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