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女公關又吸又喝猝死 同檯姊妹「記憶混亂」男客撇不關我事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一名高姓酒店女公關在包廂內服務2名男客廖姓、林姓男子時,突然出現抽搐等症狀,送醫後宣告不治。經解剖鑑定,發現高女因高劑量毒品混用,造成急性中毒死亡,2名男客因此被依轉讓禁藥致死罪起訴。不過2人堅決否認有將毒品交給高女,現場也沒人能證明是誰拿給高女,一審台北地方法院判決2名男客無罪,全案可上訴。

酒店小姐,女公關,酒女,中山北路,林森北路,酒店,陪酒,坐檯妹,坐檯,小姐。(圖/記者楊佩琪攝)

▲女公關突然在包廂內抽搐,送醫後不治,體內卻被驗出高劑量毒品,2名男客喊冤與他們無關。(圖/記者楊佩琪攝,示意用)

根據起訴,廖姓、林姓男子於2015年10月25日凌晨2點多,到位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上的酒店飲酒,由高女與另一黃姓女公關接待。席間,廖男帶來K他命,讓高女摻入香菸內點燃吸食,林男也帶了摻有Methylone的毒咖啡包,讓高女以開水泡開飲用。

約3個多小時後,高女突然倒地抽搐,牙齒緊咬,被緊急送往醫院急救,但已回天乏術。檢警進行相驗,發現高女體內有超高劑量Methylone和K他命成分,導致急性毒品中毒身亡,檢方因此將林男及廖男依轉讓禁藥致死等罪起訴。

對於指控,2男堅持沒有轉讓。廖男喊冤,包廂內沒人使用毒品,林男強調,沒有帶毒咖啡包到包廂,更沒有讓高女使用。委任律師則指出,同包廂內的黃姓女公關證詞前後不一,無從證明有任何人「轉讓」,且說出高女本身就有使用毒品的習慣。縱然現場有毒品,也無法排除是高女自行使用或體內本就有殘留的結果。

而黃姓女公關的證詞,讓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顯得弔詭。警訊時,黃女表示現場沒有毒品,之後卻改口,現場有K他命,都是大家自己帶的,除了她,其他人都在用,包括高女也在抽。林男則有帶毒咖啡包,她不確定高女有沒有喝,只知道廖男和林男都沒有邀請她和高女一起喝或是抽K菸。

到了偵訊時,黃女又再改口,沒注意高女到底有沒有抽K菸,但有看到高女在捲菸,因為小姐都會幫客人捲。況且包括自己的印象、酒店員工的印象,都記得高女平時就有在抽K菸。黃女如此不斷反覆的證述,讓法官認為可信度打折。

不過法官發現,黃女當時並非坐在高女身旁,對於高女的行為恐怕根本不清楚,難以確認高女抽K菸是經廖男同意而取用。另檢視所有證詞也未提到高女飲用毒咖啡包,無法證明高女體內毒品成分為林男轉讓造成。

重點是,現場並未扣得任何毒咖啡包,無法證明咖啡包內含有致高女於死的Methylone成分,不能排除高女進入包廂前即有使用,進入包廂後再混抽K菸。加上黃女最後坦承記憶混亂,因此以罪證不足,判決廖男、林男2人無罪,全案可上訴。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