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觀察手札/加泰隆尼亞示威抗議活動 複製香港模式?

  • A-
  • A
  • A+

記者鄧崴/香港報導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在過去一個禮拜,上演了和香港極其神似的暴力抗爭;大約50萬加泰隆尼亞人上街焚燒垃圾桶、呼喊口號,目的是為聲援2017年幾名推動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的領袖,遭當局重判9到13年刑期一事。

抗議的行徑,既視感之重。行程包括「學生罷課」、「機場靜坐」;而警方的反制措施也是對民眾使用武力、揮打警棍。這讓《新浪網》評論,香港示威者的暴力手段,很可能直接傳染西方社會。西方社會擔心與否?雖然不是本篇文章討論的重點;但香港最近幾個月來的劇本,或許可以解讀西方社會「不告訴你的隱憂」。

消失的國界SET GO(圖/鄧崴)

▲(圖/記者鄧崴)

這一回我赴香港採訪,獨家問到了化名Macoto的勇武派示威者;他在7/1號當天參與了衝破立法會大門的抗爭行動:「當時手上除了拿鐵鎚,還有拿剪刀;因為那個玻璃有膠膜,要用剪刀剪開」。

香港在七一過後,民間吹起了「移民」的討論潮;七月我到香港採訪時,很多14到19歲的年輕人告訴我,由於家中經濟條件的關係,「移民」並非人人負擔得起的選項;對於大部分年輕人來說,走上街頭反而是符合經濟條件的做法。因此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香港的年輕人選擇透過「合理非」的狀態,替逐漸退色的民主發聲。但三個月來《反送中》風波,衍生了許多支線紛擾,讓整場抗議昇華成「仇中行動」,風貌全變。

Makoto認為,和平、理性的示威行動,早在雨傘運動就已經開始;但對爭取全面民主的港民來說,得到的反饋卻是林鄭月娥特首策動《逃犯條例》,讓「今日新疆,明日香港」的芒果乾熱銷。現階段,Makoto認為上街使用暴力的手段,不僅是爭取民主自由的唯一方式,最高的目標就是希望「港警受傷」。

照片當中Makoto陳列給我們看的,是他上街的基本配備;安全帽、防毒面具,能簡單保護頭部、遮住臉部樣貌,並讓他在警方發射催淚彈時,能夠避免嗆傷;重機盔甲,則是他和警方正面交鋒時,減輕上身受傷程度的工具;「還有手套,當警察把催淚彈打過來的時候,我能把它撿起來丟回去」Macoto最後不忘補上這一句。

消失的國界SET GO(圖/鄧崴)

▲(圖/記者鄧崴)

訪問的隔天,也就是10/12號;香港的媒體拍到有警察在港鐵巡邏時,被人用小刀割傷頸部;也有拍到警察在拘捕示威者的過程中,被民眾飛踢踹倒。不過一天時間,勇武派示威者似乎達成了他們的短期目標,那麼之後的下一步呢?Makoto自然不代表全體的勇武派示威者,他只是這場運動的孤狼;但他投影的是香港街頭的陰暗一角,同時讓還沒被揭穿的勇武派系列行動,更加撲朔迷離。

因此回過頭問,西方國家擔不擔心加泰隆尼亞的暴動升溫?事實上我認為大可以不必擔心,因為加泰隆尼亞即便沒有獨立,他們依舊活在自由的國家;但正是因為香港民運手段正如同病毒,傳染著世界各地,因此香港抗爭的下一步,或許才更是西方國家所擔心的。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