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港民活在毒氣中!1萬顆催淚彈釋放 全香港活物都遭殃

iNEWS
  • A-
  • A
  • A+

記者鍾宇皓、鄧崴/香港報導

「發射催淚彈」已經成了香港週末的例行場景,從今年6月以來,港警統計至少發射9400發催淚彈,而外媒則預估上萬發;除了前線記者被嗆得眼睛紅腫、頻頻咳嗽,立場新聞的記者甚至被醫院檢查出罹患氯痤瘡,間接證明催淚彈中含有戴奧辛。不過香港警方一開始面對氯痤瘡的問題,先是否認,到後來稱發射催淚彈是必要之惡;但更讓專家擔心的是,除了一般民眾的生活恐怕受到影響,催淚彈中的有害物質,也恐怕會深入土壤、植物,毒害全民。

▲港警統計在香港至少發射9400發催淚彈。(圖/翻攝CNN)

CNN記者:「又一個星期,又一個週末的混亂,每個週末的場景似曾相識,強硬的示威者拿著尖銳的物品以及汽油彈攻擊警方,警方則以催淚彈反擊。」

CNN記者團隊:「接著他們開始發射催淚彈,我想我們剛又聽到了催淚彈的發射,警察對他們施放了多枚催淚彈,警察就是一回又一回的發射催淚彈。」

從6月修例風波8月全面爭民主,乃至如今三罷逆權運動,警方發射萬枚催淚彈,非但沒把示威者打回家,反而打出了新問題。

▲催淚彈的氣體相當刺激,會造成皮膚刺痛。

三立特派記者鍾宇皓:「我正上方的天橋已經發射至少20顆的催淚彈,氣體可以說是相當的刺激,一旦長久待在其中,不但會呼吸不順,就連你的皮膚也會覺得相當的刺痛。」

香港公民記者:「刺刺痛痛的感覺!」

前線記者猶如吞下一大口哇沙米,嗆到咳嗽、眼淚狂飆,這還只是小Case,香港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抗爭前線採訪5個多月後,被診斷罹患氯痤瘡。

▲戴奧辛中毒可能會罹患氯痤瘡。

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我的上臂長了很多膿包,有一堆很密集的膿包,附近還有小小的深色痕跡,現在還不算太影響我工作,就是很癢很癢。」

凹凸不平、又癢又痛,時而分泌惡臭的油性分泌物,這就是氯痤瘡的威力,2004年正在競選烏克蘭總統的反對派領導人尤申科臉上長出大量氯痤瘡被毀容,事後證實同樣是戴奧辛中毒造成。

港行動部高級警司:「我不是專家,我不知道燒完出來,我只知道燒完出來的就是CS。」

▲港行動部高級警司表示,不知道催淚彈會造成戴奧辛中毒。(圖/香港電台提供片段)

警方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打出的催淚毒氣CS,曾被一篇解放軍發表的論文證實,在不同溫度下會裂解成不同型態,但都有個共同點,有毒而且致癌。

港行動部高級警司:「氯痤瘡是嗎?我其實是一個機動部隊的教官,當了很多年,我接觸的CS分量多過任何人,我都沒有感受過氯痤瘡。」

偏偏醫生證實氯痤瘡的發生是因人體累積高濃度戴奧辛,這等同說明香港每一枚催淚彈中,可能都還有戴奧辛的存在,讓人民週週籠罩在致癌以及氯痤瘡的得病風險邊緣。

黃大仙居民周燕萍:「施放了大量催淚彈,我很擔心,不敢開窗,一開窗就聞到氣味,全部窗都關了。」

▲香港民眾每日都活在恐懼中。(圖/翻攝RTHK 香港電台)

沒上街的居民人人自危,因為週週上演的示威衝突,讓香港彷彿成了毒氣島,但關上了窗,專家仍舊擔心戴奧辛早就汙染植物、土壤表面,甚至水中沉積物。倘若路上及海洋生物攝入,那麼終有一日會成為餐桌上你看不到的危機。

RTHK主播:「人體吸收之後有可能致癌、影響生殖系統,建議當局應該要把該批水果丟棄,特別是提子或者已經切開的水果。」

香港示威者:「我很害怕,我哭了出來,讓我哭得不是因為催淚彈,讓我哭的是為何這政府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尤其警方使用武力是不留餘地的。」

▲施放催淚彈造成的有害物質,恐怕會債留子孫。(圖/香港電台提供片段)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香港政府,過去半年來和示威者比誰的火力強。聽到戴奧辛過量的消息,警察打太極,稱那是示威者處處放火惹的禍,發現無法掩飾間接毒害香港的人禍,竟又扯出汽車廢氣比較。

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有很多人說放催淚彈會釋出二噁英(戴奧辛),就像開車為什麼要用石油呢?這需要做一個平衡,如果我們可以用催淚彈去阻止暴徒,繼續焚燒塑膠造成更大的傷害,那我們為什麼不做呢?」

已然成為毒氣室的香港,有毒物質落地漸漸深根,港人爭民主只因自由被蠶食鯨吞,但跟「老大哥」對賭的,除了是這一代的血與淚,恐怕還有後代的身體健康。(紀又寧整理)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