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魔術師吳何遭嗆辱中!只因「武漢封城」4字 陸網揚言攻擊

  • A-
  • A
  • A+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台灣魔術師吳何,在2015年拿下義大利國際魔術大賽「近距離紙牌部門」魔術冠軍,也是亞洲第一位近距離魔術冠軍。但今年3月他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辦的「808魔術大會」中,所表演的一段紙牌魔術,提到「1月23日是武漢封城」,卻被控訴「辱中」,就連他的家人、朋友都受到網路謾罵,揚言要在下次的魔術大會上攻擊他。

吳何在臉書上表示,這兩天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來自對岸的文章,作者是中國魔術圈的其中一個很大的代表人物,稱他的表演用詞污辱了中國、污辱了武漢人。

▲魔術師吳何遭恐嚇。(圖/翻攝自吳何臉書)

吳何表示,被指控的,是3月8日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辦的「808魔術大會」中的表演中(3月14日在臉書發表),當時他提到「1月23日是武漢封城,所以東西都不能動。」卻遭批「辱中」,是一個沒有同情心的表現。

吳何指出,當時他加入這段的背景,是因為有太多人沒有注意到疫情的延燒,出門不戴口罩,甚至還有人想出國玩,例如他的媽媽。

他想用這段表演提醒大家,讓大家注意,否則之後連魔術都沒得看,所以才用魔術失敗做為結尾。「如果連『武漢封城』4個字都不准提,你要我相信中國沒有隱匿疫情?」並曝光他在中國比賽時,所見到的殘酷真相。

   吳何臉書全文:(本文獲得吳何授權刊登)

這兩天突然收到了一封來自對岸的文章,作者是中國魔術圈的其中一個很大的代表人物。文中強力的控訴我的表演用詞污辱了中國、污辱了武漢人,而且非常『沒有人性』。(具體指控為我在3/14日發表之演出片段。)

緊接著,出現各種私人訊息攻擊我與我的家人、朋友,各種網路謾罵,說下次魔術大會要打我、吐我口水等,甚至還弄了集資,跟真的一樣。該”大人物”同時用截圖、刪減等方式扭曲我的原意,並翻譯成英文,試圖影響國際魔術師們對我的觀感。依照他的名聲,用更陰險的手段、甚至真的對我人身傷害也不會太意外。(有沒有感覺很熟悉?)

身為十四萬萬人認證『沒有人性的魔術師』,接下來我要說出一些非常泯滅人性的話,為了說出這些話,我願意下地獄。如果你沒準備好窺視地獄的樣子,請不要讀下去。

2013年,身為大學生還在學魔術的我,懷抱著見大世面的心態去了中國北京比賽。他們地大物博、花錢不手軟,高手非常多,我結識了一群好友。初賽,我幸運地獲得了冠軍。下個月複賽,對手是一樣的人、一樣的內容,我帶著輕鬆心情與些許的自信,準備迎戰。賽前一晚,當地的朋友偷偷跑來找我,說了:『因為你不熟大陸,怕你難過所以跟你說。今天我經過領導開會的地方,聽到他們說這次冠軍要給北京。這其實很正常,畢竟他們要做給上面成績。』聽到這,身為一個學生,還沒見識過社會險惡,說不難過絕對是騙人的。但我非常感謝他,至少願意告訴我真相,至少讓我知道我沒有那麼糟。當然,最後我是第二。

2014年,亞洲魔術大賽,韓國官方做了一份非常漂亮的海報,主題是ONE,代表一個團結的亞洲,並放了各國選手以及他們的國旗作為背景。結果沒幾天,新版海報出現,國旗背景消失,整個海報突然變很空。後來比賽期間開始,各國的人會帶著國旗,在開幕式幫選手吶喊。我當然也就理所當然帶了。結果,”大人物”和他的小弟們說了:『把那些拿旗子的給我記著,我要他們永遠來不了大陸賺錢。』並且發了一篇文章,把我們一一點名。

2015年,FISM世界魔術大賽,義大利。我運氣很好地和Shin Lim同分,獲得了冠軍。後來發表了感言,感謝家人、朋友,以及孕育我的土地,臺灣。結果感言被他們辛苦翻牆搬回去,大大地抨擊,說我是叛徒、可恥、傻逼,緊接而來的當然就是問候我家人的私訊。

其實到這邊,我都還好。可以理解生長環境的不同、教育的不同,導致他們價值觀和我們一定有所衝突,這些衝突長久以來會讓人鬱悶、讓人憤世忌俗、甚至讓人害怕自己的不同。雖然很可惜,單純是個人意見,但中國已經沒有我第一次去感受到的那種美好,也許真的不是適合我久待的地方。但我依然和那裡的朋友們保持一定程度的聯繫。

直到某一天。

一個中國的朋友給我看了一些他發想的魔術。我覺得非常厲害,就鼓勵他去參加比賽、磨練經驗,未來不久絕對能展露頭角。他無奈地跟我說算了吧,沒什麼機會。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好幾個比賽、大會,都是由那個”大人物”所控制,沒跟他有點關係、討他喜歡,根本不可能得獎,甚至連參賽都可能有問題。我說那國際賽呢,國際賽他不可能可以影響吧。他說很難講,而且至少他把持了某種程度的選手推薦權。

到這裡,我才大吃一驚。原來,我從來沒在國際賽遇到幾個我印象中超強的中國人,是有原因的。中國地大物博,還有5G、淘寶跟微信支付,照理所資源跟速度都遠超我們,沒道理9年來臺灣能打到五尊獎盃,而且年年成績都有所成長?我們理所當然要被慘電才對啊?

原來,中國很多人才人才被埋沒的原因,就是這位”大人物”以及和他類似的人存在啊。

我又繼續問,那你們都知道他有問題,他又不是真的在變魔術的人,為什麼還可以過得這麼爽?為什麼你們怕他怕得要死?

他淡淡告訴我:”大人物”把持了一切,藉由和黨、和領導的關係,利用國家大把財產,拿去幫自己做公關、大撒幣給一堆名人背書。拿人錢軟,收了他的錢,哪裡敢不支持他?久而久之,假的關係也會變成真的。他也能夠順理成章打壓別人。(這裡感覺又很熟悉了...)

我問道,這麼瞎的事情真的有可以持續這麼久?是只有魔術這樣嗎?其他職業呢?老師?醫生?研究人員?演員?

他回答:在中國...恩,抱歉,在大陸,這就是會發生。任何行業越是往上爬,遇到越多。講道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絕大多數大陸人應該還是友善的。但你懂的,我們人多,只要1-2%糟糕的人,就足已塞滿你們臺灣。

對話到這,我打一股冷顫。後面當然就還是回到魔術話題。
漸漸地,我瞭解了。我明白為什麼“大人物”這麼討厭我。我不紅、也沒什麼錢,說厲害嘛其實也還好,幾個有趣的作品而已,感覺無利可圖。有必要討厭到特地寫文章找我麻煩?

原來,他覺得我沒有人性,是有原因的。人性嘛,見錢眼開,趨炎附勢。身為第一個亞洲人近距離冠軍,我怎麼可以不想去中國賺錢?怎麼可以看到他不去攀附?這還算是個人嗎?這還算有人性嗎?

對不起,我沒有見錢眼開、我沒有趨炎附勢、我沒有仗勢欺人、我沒有巧言令色、我沒有狐假虎威、我沒有人窮志短、我沒有青蠅點素。對不起,我真的是一個『泯滅人性』的魔術師。

即使不賺他的錢、不鬧他的場,也不去干涉他亂搞,乖乖地在臺灣做我熱愛的魔術、用我的魔術讓更多人關心社會,這樣還能惹到”大人物”的話,那我真的不知道這世界有什麼美好價值,所有聖賢書本、經典,應該都是假的吧!

回到我的表演本身。

我被指控:在表演中提到『1月23日是武漢封城,所以東西都不能動。』是一個汙辱中國、污辱武漢人、對武漢死者的不敬、沒有同情心的表現。

▲魔術師吳何遭嗆辱中,只因提「武漢封城」。(圖/翻攝自吳何 Horret Wu臉書)

先不論我用字遣詞沒有扭曲事實的內容,當時加入這段的背景,是因為有太多人沒有注意到疫情的延燒,出門不戴口罩,甚至還有人想出國玩(例如我媽)!我想用這段表演提醒大家,讓大家注意,否則之後連魔術都沒得看。所以才用魔術失敗做為結尾。如果連『武漢封城』四個字都不准提,你要我相信中國沒有隱匿疫情?

無論如何,假如還有武漢的病人、死者被污辱到、不開心的話。

我發誓一輩子吃素,償還我的罪孽,表達對生命的尊重。
之前記者問我,我不怕被對岸封殺嗎?不怕以後都不能過去賺錢?

老實說,一點也不怕。

因為在臺灣,我不需要用大量的錢或權力來贏得別人尊重,或是來使喚別人。

我的女朋友,不會因為我無法給她奢侈的生活而離開。

我的朋友,不是因為錢財所以接近我。

我也不會不變魔術就死掉,因為我不是廢物。

我想身為”大人物”的你,很難理解吧?

也常有人問我,你就這麼討厭中國嗎?

老實說,我還蠻喜歡中國的。畢竟我家裡是經營真的中國古董傢俱店,我到大學之前都是睡硬梆梆羅漢床長大。甚至我的撲克牌也融入了一些中國文化象徵。

BUT,這個中國,指的是那曾經輝煌,知道讀聖賢書所學何事的中國文化,不是這種被“大人物”玩弄得很開心的中國。
所以,”大人物”,別假了。

我們不是不認識,不是沒有聯絡辦法。你覺得影片不妥,可以私下跟我溝通,叫我下架。但你沒有,你選擇先扭曲事實,讓全中國、全世界都討厭我。我完全感受不到你哪裡對肺炎病患有同情與尊重。只感受到滿滿的惡意與心機,最黑的那種。

希望你有勇氣讀完,找到你那可能僅存的良知。用你莫大的財富、莫大的權力,去幫助你們廣大土地上需要幫助的人們。

不要毀掉別人的未來,不要毀掉中國魔術的未來。

當然,你有所不滿,我依然歡迎你任何指教。我不怕你笑我窮、不怕你笑我醜、不怕你笑我胖、不怕你笑我魔術變得不好。

因為我有一顆MIT的心,它不是玻璃做的。

時代不一樣了,我不會成為屈原,這篇也不會變成離騷。

解封後第一個大型典禮 「台北電影節」今晚登場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