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拜登招牌外交策略 美中關係日益惡化下能否奏效受關注

中央社
  • A-
  • A
  • A+

有望披民主黨戰袍角逐今年白宮大位的前副總統拜登目前民調顯著領先。外界開始好奇,拜登善於運用「戰略上的同理心」進行有效外交,但不知能否套用在日益惡化的美中關係上。

▲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 (圖/翻攝自拜登臉書)

「紐約時報」報導,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2008年大選挑拜登(Joseph Biden)當副手,一部分是要借重拜登來彌補歐巴馬欠缺的外交政策經驗,且跟共和黨陣營的副手裴琳(Sarah Palin)相比能高下立判。

為充分顯露這點,拜登辦公室秀出一份他生涯見過來自大約60國近150位各國政要的「局部名單」,包括9位以色列總理、6位俄國領袖、5位德國總理、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及前南非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等。

● 副總統任內與習相交 昔日資產成今日包袱

「紐約時報」指出,時光倒回歐巴馬總統任內,當時國安團隊得知中國共產黨將欽定新領導人,歐巴馬的幕僚想多瞭解習近平是何許人也,副總統拜登似乎是眾人心中最佳諮詢人選。

2008年習近平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自然與拜登成為兩國的同等層級對口人。歐巴馬與幕僚期盼拜登的迷人魅力及多年來跟各國領袖打交道的經驗,能讓他穿透習近平照本宣科的官方表象。

據部分前任美國官員表示,從2011年初起的18個月,拜登與習近平在美中兩地至少8度相見。兩人正式會面、散步,甚至在中國偏鄉的學校投籃,在只有翻譯陪同的情況下,私下共同用餐的時間超過25小時。

參與過幾次這類會面的前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羅素(Daniel Russel)表示,儘管不時會秀一段困擾翻譯的愛爾蘭詩歌,拜登仍很快與習近平建立私交。

羅素說道:「在立刻攀上私人關係、讓習近平敞開心扉方面,他相當在行。」多名當年幕僚透露,拜登獲得的見解,特別是習近平威權主義意圖的分析評估,之後成了歐巴馬作法的依據。

對於被現任總統川普破壞性外交作法搞到雞犬不寧的選民而言,拜登想兜售的不光是政策願景,還有他長年與外國領袖相交、說服乃至抗衡的過往經歷,他自己或許會稱之為非正式外交風格的力量。

去年12月拜登告訴支持者「現在檯面上的主要國家領袖,我全都跟他們打過交道,他們認識我,我也認識他們」。前國務院高層官員麥格克(Brett McGurk)表示,拜登一直透過採取「戰略上的同理心」在進行有效外交。

● 外交重實用 拜登應不致自斷退路

紐時分析指出,拜登是外交政策實用主義者,而非意識形態倡導者,觀點也長年緊抓民主黨主流。依拜登前幕僚、後來當過國務院發言人的魯賓(James Rubin)的說法,拜登作法是基於一種「了解對方需要什麼」的信念,認為了解一國領袖跟了解該國同樣重要。

但目前習近平已在挑戰拜登這種做法的底線。拜登現在雖然批習近平為「惡棍」,但他過去欠缺對習近平可能成為「惡棍」的公開警告。

隨著美中關係越來越惡化,他也面臨質疑,為何不在歐巴馬政府時代做更多的工作讓政府制定強硬對中策略,也會讓人不解為何他的「戰略同理心」沒有配合更多的戰略眼光,這些都是川普陣營拿來猛攻的重點。

在與習近平相交之初,拜登盛讚對方是一個以「開誠布公且坦率」而讓他印象深刻的朋友;如今習近平在西方的聲譽惡化,加上川普的政治施壓,拜登談及習近平時已開始用「惡棍」、「沒有任何民主意識」等更嚴厲的措辭。

紐時分析認為,除非拜登踩剎車,否則所有這些發展都可能預示兩人之間的敵對關係。但拜登還是有耐人尋味的說法:「上帝保佑,我可能要跟他交手,我現階段還不想弄到沒有退路。」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