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時代」的眼淚 反噬的「力量」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王時齊

兩位時代力量的台北市議員,淚眼汪汪地發表退黨聲明。一年以來,這齣戲碼已經上演好幾次了,乍看之下還以爲是重播,只是主角每次都不同。

▲時代力量的明星戰將台北市議員林穎孟(左)和黃郁芬(右)日前宣布退黨。(圖/資料畫面)

太百案讓民進黨受傷,更讓時代力量正式走下搖搖欲墜的神壇。想起來諷刺,當初高聲嘶吼的高道德標準,如今成為檢視自己最好的量尺。因爲心口不一的假掰,讓之前掀起的改革千層浪,成為反噬的力量、滅頂的海嘯。 
回憶時力在最不可一世的時候,經常展現出「全台灣只有我在做事」、「全台灣只有我有理想」的氣魄,把其他大小政黨踩在腳底。其實所有的政黨,都有道德理想之士,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總是樹大必有枯枝。 
時力原本以為自己家沒有這本經,現在發現原來真的有,而且這本經居然這麼難念,喉頭裡苦到吞不下去、又吐不出來。時力終於體會到之前自己帶給其他政黨的苦,是怎樣的滋味;原來一個政黨要符合高道德標準是這麼困難,嘴裡雖然不承認,但心裡很清楚現實政治是怎麼回事。

▲時代力量(圖/翻攝自時代力量臉書)

但最苦的,是支持時力的覺青們。原來,跟著「神」反亞泥、打徐旭東、打財團,竟是為了另一個財團的經營權爭奪。原來,自己所支持的政黨,和自己所鄙夷的其他政黨差不多;甚至更糟,至少從沒聽說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廉政會,在討論內部弊案時還要簽保密協定和本票。 
還有那些被邀請來參加一場要價200萬的進步學者們,竟然不自覺地成為政黨募款工具,和一家財團打另一家財團的棋子。如果當時有拿出席費,等於拿到李恆隆的錢,這時候只能在家裡吐血。
代理主席的邱顯智,昨天在臉書上貼了一篇反省文,他說「時代力量的處理,卻給人一種拖泥帶水的感覺」。拖泥帶水四個字,其實是避重就輕了,幾天前在法院外帶可樂恭迎涉貪黨主席的戲碼,不要說是高道德標準,連低標都談不上。

▲徐永明涉收賄案,日期宣布"即刻退出時力"(圖/資料畫面)

但是他也說,「時代力量的問政風格,確實會給人一種見到黑影就開槍的印象,有時候,也會產生烏龍」、「迴避不了社會觀感、雙重標準的質疑」、「在看到報導就開槍,跟靜待司法調查之間,應該有一個比較合宜的點,可以一視同仁,用來檢視他黨與本黨」。這幾句話,應該給予肯定,畢竟以前的時力黨主席們,這種自我檢討的話是說不出口的,只會牽拖別人、猛力嘶吼、或者躲起來。
 
邱顯智不是什麼有魄力的領導者,也和黨內的「昌明粉」不同流,在立場相近的同志相繼退黨後,他的路線是否能主導未來黨的發展,不會被昌明粉反撲,值得觀察。但他的反省的態度,算是改變的第一步,至少比國民黨有出息多了,明明收押的人數最多,江啓臣只會高喊反別人的貪腐。

▲圖中的林亮君、吳崢、黃郁芬、林昶佐、林穎孟及蕭新晟皆已從時力退黨。(圖/翻攝自蕭新晟臉書)

 創黨黨證號碼前五號的大概全都退黨了,很難說出「希望時力莫忘初衷」這種噁心的話,只能恭祝昌明粉路線的時力還能找得到人當黨主席,繼續走昌明路線了。

《作者簡介》王時齊,資深媒體人,前電視台記者、主播、晚報記者,現任政論節目評論員、專欄作家。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