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靠畢業歌受注目!「沒有才能」西門町遊蕩 被路人當作迷路

  • A-
  • A
  • A+

記者劉建偉/台北報導

高三時寫了熱門畢業歌《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的「沒有才能」,為了這首收錄在新發行EP《烏鴉烏鴉》中的歌曲《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重回當時自製第一支MV的花蓮景點,相較於之前與同學們邊拍邊玩,這次「沒有才能」特地請來曾入圍金曲獎的JIZO執導,場景橫跨台北及花蓮,把「沒有才能」從花蓮到台北念書一年來的心情具體呈現在MV中。拍攝時正逢三人期末考週,白天上山下海拍攝,晚上回到房間立刻轉回學生身份埋首苦讀,深刻體驗到學生歌手的辛勞。

▲「沒有才能」因寫畢業歌受注目。(圖/華研國際)

在花蓮長大的新人迷因饒舌團體「沒有才能」把離開家鄉到台北念書,把對未來的迷茫與想家的孤單心情寫成新歌《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這首純靜且溫柔的歌,編曲上以LoFi風格作為整首歌的取向,是「沒有才能」加盟華研國際後的第一首創作曲。他們特地將這首簽約後的第一首歌當作時光膠囊,放入首張EP《烏鴉烏鴉》中,提醒自己不管未來有多遠,都不要忘記當初喜愛音樂的那股悸動。

▲「沒有才能」。(圖/華研國際)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的MV也是依循這樣的概念來拍攝,一行人回到了家鄉花蓮,也重遊了學生時期自拍MV的景點。這次其實是「沒有才能」第一次正式拍攝的MV,一切對他們來說都很新鮮,對JIZO導演團隊的專業也很佩服。MV分別在台北和花蓮兩地拍攝。飾演主角的裴拓有一幕在台北西門町到處轉的戲份,演繹出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裡,自己孤單一人的感覺,結果演得太自然,竟然真的被好心路人關心他是不是迷路了。

回到家鄉花蓮的拍攝內容則是完全不輕鬆,光是一幕在海邊奔跑嘻鬧的戲份,烈日下三個人來來回回跑了三四十次,手中用來拋向天空的筆記本都被拋到破爛了才完成。三人還換上高中制服,回到裴拓和碩美的母校花蓮高中,本想回味往事,沒想到學校正巧在施工,才離開一年,記憶中的場景就變了模樣,讓他們不免感到遺憾。收工後「沒有才能」也瞬間從歌手變回學生身份,即使白天拍攝相當疲憊,晚上還是打起精神為當時正在進行中的期末考K苦讀,蠟燭兩頭燒,十分辛苦。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