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少龍性侵6女「無法進入」還嫌「陰氣太重」 怨不是愛我嗎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自稱「五教共主」的「少龍」徐浩城被控性侵未遂、猥褻共6名女子,遭台北地檢署起訴。算算6女共被侵犯14次。誇張的是,有女子遭少龍強制性交時,因無法達逞,被少龍痛斥陰氣太重、濕氣太重、邪氣太重無法與道主合而為一,但女子因怕修行不成又危害家人而隱忍不敢聲張。

▲少龍被控性侵、猥褻6名女子共14次,無法得逞時,還嫌女子陰氣太重。(資料照/記者楊佩琪攝)

根據起訴,徐男於2016年6、7月間成立「仙女班」,表示要自信徒的女兒中,徵選20歲到30歲,沒有男朋友也無性經驗的處女當「仙女」,「終身獻身為師傅道主的新娘」住在規定的道場內,進入其所開設的電子檢測公司「太一」任職,以達完全控制,斷絕與外界所有聯繫,連家人都不能見的目的。

而為了讓女兒入選,不少信徒紛紛帶著女兒北上到台北的道場參加「甄選」,過程根本宛如古代后妃選秀。徐男還頒布「道宮宮女新生活規則」,並恐嚇如不配合,無法順利靈修的話,除了自己恐「灰飛煙滅」外還會禍及家人。使得被選上的仙女們根本不敢反抗。

其中A女於2016年6月間被選為「仙女」,因曾要求想與家人見面,遭徐男痛斥違反「不思親」的規定,還連累其他仙女得通通下跪向徐男道歉。2017年2月初,徐男「召見」A女到辦公室,要求A女跪在地上,並在訓斥完畢後突然對A女強吻、擁抱,A女嚇得不敢動,卻被徐男抱怨「為何身體硬梆梆?」

3月間,徐男又召見A女,這次直盯著A女的胸部說「我喜歡看」,接著解開A女的外衣、內衣強吻其胸部5、6秒後又強吻、擁抱A女。A女雖非常恐懼想反抗,但又怕影響家人和自己的靈修,因此不敢忤逆。

▲曾自稱「不舉」的少龍,卻要求信徒把自己的女兒貢獻當他的「仙女」,徵選過程猶如後宮選妃。重。(資料照/記者楊佩琪攝)

另名於2016年7月間,被安排進入的仙女班的B女,也因為思念家人而遭徐男訓斥且刻意疏遠。2017年2、3月間,徐男召見B女,並同意B女重返仙女班,讓B女感動到哭泣。

但下一秒,徐男突然對B女強吻1分鐘,再解開B女的內衣強吻胸部,待B女離開時,還撫摸其身,不斷詢問「有沒有感覺?」B女完全不敢反抗,只得回答有。

沒想到徐男因此更大膽,於同年6月間再度召見B女到辦公室,拿出毯子鋪在地上,命令B女脫掉衣服後躺下,隨即趴在B女身上企圖性交,但因故未能得逞。之後多次召見B女想「達陣」但全都失敗,反而責怪B女「陰氣太重、濕氣太重、濁邪氣太重」無法與道主合而為一。

除了B女,少龍幾乎同時期將魔手伸向另名C女,召見C女時欲親吻「被猶豫」,徐男立即斥責「你們不是都留言說很愛我嗎..仙女就是我的新娘..」等語,C女因此不敢違抗,任由徐男強吻長達2到3分鐘。

約半個月後,徐男因發現C女私下與其他男生見面而再度召見,此次直接命令C女脫去衣服,赤裸上身供其吻乳並以手抓,強調是「幫妳提升靈性」。幾日後又召見C女猥褻,並表示「下次如有機會要跟妳做愛、把精液射給妳是幫妳提升最快的方式」等語。

除了A、B、C3女分別遭猥褻、性侵未遂外,另還有3名女子也被徐男以各種理由召見,利用女子皆不敢反抗,猥褻得逞。

檢方認為,徐男利用被害人自小即進入「華興靈修中心」,視其為精神寄託、心靈導師,形塑自己為至高無上之「神」,以「道主」自居,卻猶如披著羊皮的狼,摧毀、瓦解被害人的信仰、自尊,還於被害人勇敢提出質疑時,以抹黑、霸凌等方式公審被害人,絲毫不見悔意,因此就其涉妨害性自主部分起訴,並建請法官從重量刑。

★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