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中共操弄資訊有「在地協力者」 陳柏惟:中國對台混淆視聽

  • A-
  • A
  • A+

生活中心/林彥君報導

台灣研究團隊IORG(Information Operations ResearchGroup) 今(20)日舉辦「解密中國對台認知戰:資訊操弄及網絡分析」記者會,美國在台協會(AIT)發言人孟雨荷表示,不實訊息對民主制度構成很大威脅,台灣的研究報告能協助民主國家認識他們的對手,也盼他國能汲取台灣經驗和研究。

▲IORG共同主持人王希也提到,本份報告所指出「在地協力者」現象,並非針對任何特定人物或組織,目的是提醒台灣公民社會對資訊操弄的防衛意識。(圖/IO研究室提供)

IORG團隊指出,中共對台資訊操弄成功的關鍵因素是「在地協力者」的投入,例如部分政論節目名嘴、主流媒體及 Facebook 專頁,其客觀行為顯然有助於受操弄資訊的傳播。IORG也認為,因應中國對台資訊操弄最根本有效的方法,是提升台灣公民社會的資訊判讀能力與促進公民參與。

▲IORG團隊指出,中共對台資訊操弄成功的關鍵因素是「在地協力者」的投入。(圖/IO研究室提供)

IORG 共同主持人游知澔強調,報告中對「在地協力者」的定義,與個人的主觀意願無關,取決於客觀行為上是否協助中國操弄資訊的傳遞。IORG共同主持人王希也提到,本份報告所指出「在地協力者」現象,並非針對任何特定人物或組織,目的是提醒台灣公民社會對資訊操弄的防衛意識

逢甲大學資工系助理教授王銘宏認為在資訊操弄研究中,最難的是封閉群組中的資料汲取,因為涉及到個資、隱私等疑慮,因此也是未來台灣相關研究所需要突破之處。

▲IORG認為,因應中國對台資訊操弄最根本有效的方法,是提升台灣公民社會的資訊判讀能力與促進公民參與。(圖/IO研究室提供)

國立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則表示,資訊操弄是中國在地緣政治架構中,爭取霸權的手段,目的是講述「中國的威權模式比西方的民主模式更好」。而要解決根源性問題,除了健全的民主制度,更必須強化社會信任,以及培養社會對多元和差異的包容性。

台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陳婉宜則以基金會先前發布的「2019 台灣民主價值與治理」民意調查為例,68.7%受訪者表示假消息的流傳會影響自己的公共事務的判斷,更有91.7%的受訪者認為假消息的流傳,會影響其他民眾對公共事務的判斷。

立法委員陳柏惟指出,最近幾天在斐濟發生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外交衝突,也是中共放假消息說台灣先動手。他表示,其實中國不是要你相信、或不相信某事情,而是要讓你搞不清楚訊息的真假。

▲陳柏惟指出,最近幾天在斐濟發生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外交衝突,也是中共放假消息說台灣先動手。(圖/IO研究室提供)

最後 IORG表示,目前已在台灣各地舉辦超過30場工作坊,參與者近1000人,除了分享研究成果,也提升公民社會的資訊判讀能力。IORG呼籲政府單位、學術單位、新聞媒體、社交平台、事實查核民間機構等等單位,釋出更多公開資料與開放資料,以促進對認知戰的研究。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